《城市中那诱人的爱情》
第274节

作者: 莱亚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晴晴。”萧鹰把苏晴晴拉到了一边,有一些事情还是不要让更多人知道的好,“你现在去派人专门盯着陈夫人,另外把咖啡里的咖啡拿去化验,看一看是哪一种毒药。我现在需要看一看卷宗了,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等我把案子查清楚。”
  “你有了线索?”
  “还不确定。我还是老样子,猜的。不过等化验结果出来吧,我相信一定是我想要的结果,如果真的,无异于给我多增加也一份破案的信心。”
  “你觉得——”苏晴晴想到了萧鹰心的猜测,他想来很大胆,想的都是普通人想不到的地方,也许他这种人能破案的原因在于此了吧。
  “嘘——”萧鹰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天机不可泄露,泄露了不灵了。”
  随后两个人回到了警局。

  苏晴晴早打好了招呼,要一份卷宗,负责保管卷宗的警员带着两个人进了档案室。档案室还是个世纪建造的,大门是木头的,刷了一层深深的红漆,经过岁月的侵蚀红漆变成了暗红色,。还有一些已经脱落,红门外边是另外加去的一道防盗门。
  “苏局长,要不是你们查案子用得到,估计没有人来这里了。”负责管理的警员边开门边说道,“这里的卷宗和档案实在是太多了,几乎全部都是个世纪的,进入了新世纪,孙局长一来下了一道命令,利用拨款新建了一个档案室,后来绝大部分要找的资料都能在新档案室里找得到,这里倒是被人遗忘了。”
  萧鹰跟着进了门。
  几盏昏黄的灯光艰难的照亮了两间房子大小的档案室,除了几个狭窄的通道,剩下的地方都被巨大高耸的木质书架占了,所有的书架都有厚厚的一层灰尘,还有几个面结了蜘蛛。

  “这里不打扫的吗?”萧鹰问道,按理说这么重要的地方应该打理得很好才是,可是面前的凄凉让萧鹰怀疑是不是眼睛出现了问题,这里倒像是一间工具间。
  “谁愿意整天打扫呢?这里虽然不大,可是都是一些珍贵的档案,打扫起来费时费力,新来的年轻人自然不愿意在这种地方工作,所以能半年打扫一次很不错了;再说了,这里常年没有人来,谁愿意打扫一个没有人光顾的地方呢?给谁看呢,是不是?”
  “的确,有了互联,很多东西都能从互联找到了。”
  “每一个架子都有时间,你们要找哪一年的案子,找找书架可以了,在档案袋的表面还有时间和里面记录的案子,你们找吧。”

  萧鹰马投入了寻找,苏晴晴跟在萧鹰的后面给他打开了手电筒。
  好一番寻找,萧鹰才锁定了世纪九十年代的架子,长长的一个书架,一个个档案袋的翻。因为面布满了灰尘,萧鹰不得不把档案袋面的灰尘拭去,最后找到要找到的卷宗之后,两个人都成了一个大花脸。
  这份卷宗的厚度远远超过了其他的,足足有四五本书厚。
  如果是一件普通的案子,历史自然不需要过多的书写,后人对这一段时间更不会浓墨重彩,既然这一件案子记录了很多的东西,那么它一定很不同寻常;萧鹰看着档案袋的标签写着的一行字:一九九五年七月二十四号。这是二十五年前的案子了,二十五年前到底放生了什么,要从萧鹰手的厚重里面去发现了。
  “走吧,我找到了。”萧鹰轻轻的拍了拍卷宗,把面的灰尘拍掉。
  出来之后,苏晴晴去登记处等急了一下,毕竟是例行公事,这是规矩,不能乱。
  “你能不能帮我问一下你的长官,他是从那个年代过来的人,问他一下负责这个案子的人都有谁,现在还有谁还在海。”萧鹰希望从当时办案的专案组成员的口找到一点的线索,在卷宗里面记录的都是一些盖棺定论的东西,可是这一件案子的疑点一定都没有完全的解开,卷宗里面是不会记录的,萧鹰想少走一些弯路,看一看他们当时办案是不是有自己的疑问。
  “好。”苏晴晴答应了下来,“还有咖啡的化验结果,一有消息我马通知你。”
  “一件案子收手吧,此结束。另外派出去的丨警丨察们辛苦了,也回来吧。我会尽量的把东西搞清楚,还有孙局长那边,有消息也一定要告诉我。”
  两人此别过,萧鹰回家研究档案,苏晴晴继续工作。
  苏晴晴在自己办公室门口转了一个弯,然后去了孙宏达的办公室。
  “苏局长。”孙宏达刚刚忙着处理今天晚发生的陈麟案,看到苏晴晴进来了,马站起来,“坐。”
  苏晴晴坐下之后,接过了孙宏达递过来的一杯水;孙宏达也很会来事,他的背后是有人的,要不然不能在这个位置干十年,不过和苏晴晴打好关系对他只有好处没有一点坏处。“苏局长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是不是为了刚刚的案子?”
  “有一些联系吧。我的人有了一些线索,不过想问您一件案子。”

  “要问我一件案子,我负责一件案子的时候那是好久了,你确定你要问的是一件老案子?”
  “正是一件老案子。”
  “你是说曾经的老案子没有真正的完结,埋下的恶果多年之后长成了,是不是?”孙宏达脑海闪过曾经满是疑点的一件老案子,当时他们种下了恶果,如今真的有了报应?
  “应该是这样。我的人是这样说的,可能他发现了一些线索吧,刚刚他要去了那一年的卷宗,不过他说能和当年办这件案子的警员探讨一下,我来这里是为了这件事情。”
  “当年的老案子?”孙宏达低声喃喃道,苏晴晴的一席话让他更加的确定,当年某些不能说出来的秘密,今天被人利用了,害了人。“当年的老案子吗?”
  “对。一桩二十五年前的老案子。”
  孙宏达的身体震了一下,仿佛猛然触电一般。果真是这样,当年他们草草的结案,二十多年过去了,还是要旧事重提,孙宏达仍然要面对当年犯下的错误,他也是如今的帮凶之一,还死了人。
  “你想问什么,说吧。”孙宏达瘫倒在椅子,仿佛耗尽了所有的力气,说完气喘吁吁,额头浸出细密的汗珠。
  “当年的专案组成员现在还能找到几个?我的人说他想要面对面的谈。好像他知道一些细节,不过我很想知道当年的案子到底破还是没破,破了的话现在的案子怎么会是当年的延续呢?没有破案的话为什么不查呢,还光明正大的写进了卷宗里。我真的不明白。”
  “我告诉你当时的情况吧。我是当时专案组的组长,整件案子都是我在负责的。”该要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孙宏达知道逃脱不了,他现在有了一种负罪感,每死一个人,他身的罪孽会加重一分;能给孙宏达些许安慰的,便是所有的实情,他知道什么,说什么,哪怕是当年所有人想要埋藏的秘密,他的人格会随着真相大白破裂,可是带着负罪感苟且的活下去是对当年的死者和现在的死者的不公平,放纵凶手逍遥法外愧对身的衣服。

  “您?”苏晴晴瞪大了眼睛,愣在了原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