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71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时候真话是不太好听,不过真话就是真话,听的不顺耳那也是真话。”说话的时候,独孤狐再次对着黑大个子将手里的长剑甩了出来。除了斩断砍山刀那一下之外,几乎和刚才一摸一样,长剑在黑大个子的身上留下了另外一个贯穿的血窟窿。长剑穿身而过的力道也再次将这位前任妖王带着,摔倒在地上。
  看着黑大个子再次爬了起来,老鬼物轻轻的摇了摇手。伸手将长剑召唤了回来,握着长剑对前任妖王说道:“陛下既然来了,那就把性命也留在这里吧。我听说另外一个百无求曾经想要和归不归同归于尽的,现在正好可以了却他们父子二人的夙愿了。”
  老鬼物说话的时候,心里却是在诧异。
  面前这个黑大个子两次被自己的长剑贯穿,第一次因为砍山刀的阻碍,长剑变向躲开了要害还能理解。可是第二次为什么还被它躲了过去?自己明明照着心口的位置下手的,为什么现在又被它躲过去了?
  “我是妖王,不管你怎么说我都是妖王……”前任妖王大叫了一声之后,再次从地面上爬了起来,随后踉踉脸跑的向着独孤狐的位置扑了过去。

  “陛下这又是何苦?”独孤狐微微一笑之后,手里的长剑第三次对着黑大个子甩了出去。这次老鬼物瞄着它的哽嗓将长剑甩了出去,这时黑大个子的身体有意无意的直了起来。它竟然避开了咽喉的这一下,长剑刺穿了前任妖王的胸膛。随后飞了出去。
  黑大个子又走了几步,长剑从后面再次刺穿了它的身体。和之前几次一样,再次完美的错过了前任妖王身上所有的要害,穿过了它的身体之后,便飞了出去。
  黑大个子的目标并不是独孤狐,它一边走一边痴痴的看着妖神的身体。心里还想着再次掌控这个皮嚢,看到前任妖王越走越近,独孤狐的心里也开始不自在了起来。它终于收起了长剑,对着黑大个子打出去了一个火球……眼看着前任妖王就要被大火烧到的时候,被长剑钉在地上的小任叁突然大叫了一声,随后它双手将插在自己脚面上的长剑拔了出去。看着独孤狐要对黑大个子下手,当下一个火球对着独孤狐喷了出去……

  两个火球撞在了一起,发出了耀眼的光芒。独孤狐看着疼得眼泪直流的小任叁,说道:“原本想把你两个小东西留在最后的,既然你已经这么拼命想要先走,那我也不留你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独孤狐将手里的长剑对着小任叁甩了出去。此时的小家伙疼的直打哆嗦,已经没有可能去躲避这一剑了。而唯一能救它的曹石头已经自身难保,除了眼睁睁看着小任叁死在长剑之下之外,其他什么也做不了……
  就在长剑就要刺中小任叁的前一刻,一道闪烁着秋水光芒瞬间飞到了人参娃娃的面前。一声金属向击的声音响起来之后,独孤狐的长剑被斩断,随后光芒继续向着老鬼物的位置飞了过来。
  在光芒出现的同时,老鬼物已经反应了过来。它也不理会面前的小任叁和‘百无求’了,猛的回头要对着吴勉下手。刚才光芒飞进来的时候,它看的清楚那正是斩鲲身上散发出来的光芒。白发男人不知道通过什么方法已经恢复了,现在是最后的机会,要趁着吴勉刚刚恢复的时候先下手。
  就在独孤狐回身的同时,一个它最不想听到的声音响了起来:“干的不错,可惜了,你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声音响起来的同时,老鬼物的脸上已经被打了一巴掌。瞬间将它打倒在地,还没等独孤狐爬起来,那柄闪烁着秋水一样光芒的长剑已经到了它的近前。剑尖抵住了老鬼物的脖子,只要它再有爬起来的动作,剑尖就会向刚才刺穿‘百无求’身体那样,刺穿它的脖子。
  这时候,独孤狐看到吴勉已经可以活动了,虽然动作还是有些僵硬,不过确确实实已经重新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
  “你还真是做什么都差了那么一点点,差一点做了大方师,又差一点做了阎君。最后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看着一动不敢乱动的独孤狐,白发男人脸上露出来它招牌一样的笑容。看了一眼另外一个‘百无求’之后,吴勉继续说道:“你也别动……那个皮囊不属于你了,看着就好……触碰一下那个皮囊你就可以陪着这个老鬼一起走了。”

  此时,趁乱的‘百无求’已经到了妖神的皮囊前。它已经抬起了手要抚摸这个曾经属于自己的皮囊,听到了吴勉的话之后,‘百无求’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手缩了回来。
  看到‘百无求’不敢再动妖神的皮囊,吴勉将目光转到了独孤狐的身上。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现在我们该算算这笔账了……老鬼,你的阵法不错,差一点我就死在当中了。如果刚才你第一个对付我的话,现在就不是这样的局面了。你还是太贪心,先冲着阎君去了……”
  “还以为今天是上天眷顾我,原来这次又被它耍了。就好像以前那样……”独孤狐看了一眼吴勉之后,继续说道:“每次都是这样,它先是给我一点希望,当我以为大事就在眼前的时候,再一脚把我踩在脚底下。每次都是这样,你说的对,每次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说到这里的时候,老鬼物叹了口气,随后冲着吴勉微微一笑,说道:“我更加没有想到这阵法会失效,当初这可是为阎君了徐福大方师特制的。想不到会被你破解掉……”
  “为了徐福特制的阵法……真是个好笑话,哈哈哈……”吴勉好像听到了好笑的笑话一样,旁若无人的笑了起来。笑了几声之后,他走到了小任叁的面前,也不顾它鲜血淋漓的脚,直接将这个小家伙抱了起来。
  随后白发男人抱着小任叁走到了独孤狐的面前,先是用他特有的笑容笑了一下之后。随后继续说道:“是什么时候的徐福?几千年前的那位大方师吗?你们以为现在在海上钓鱼的大方师,和当初你见过的徐福还是一样的存在吗?难怪你总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独孤狐明白吴勉话里的意思,这套阵法还是当初带着它前往妖山,抽离妖神魂魄的那位阎君摆出来的。而且当时还请了独孤狐来一起规划,当时它已经算是内定的阎君接班人。独孤狐已经成了鬼物,在公在私都应该帮着阎君完善这套阵法。
  当时地府已经知道徐福炼制成了长生不老之药,这么逆天的丹药不能让它流传在世间。阎君便打算借着请徐福大方师来地府结盟的时候,将这位大方师囚禁在这阵法当中。只是想不到后来徐福先一步去和妖山结盟,后来知道了长生不老药只是对极少人才能起到作用,加上阎君易主这个计划便在没有提起。

  老鬼物比谁都知道阵法的威力,它心里也明白这套有些过时的阵法或许对付不了现在那位徐福大方师。不过想不到竟然这个白发男人也可以从阵法当中逃脱,看起来独孤狐有些太迷信自己的本事了……
  “现在你赢了,你怎么说都有道理。”独孤狐有些颓废的看了一眼吴勉,随后继续说道:“动手吧,既然败了把我认命……”
  日期:2018-11-12 06:1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