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603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眉头一皱,他这是指谁?指我?我对这新任宗主有什么兴趣?
  “话不多说,我此告辞了!”

  苍天道人这么一说,他带了他的草帽,转身要离开的样子,我冷冷说道,“话说清楚!”
  苍天道人停了下来,声音也继续传了出来,“门主应该知道我说的是谁,他,我也同样好!”
  “什么意思?”我问。
  “他自己知道的,而且我要是猜测得不错,他如今是你的新心腹,现在他应该在你身边吧!”苍天道人缓缓转过头来。
  眉心的黑光突然闪烁了几下,我眉头一皱,以他心智猜测出这点我丝毫不意外,只是他直接将这点点破了,让我微微有些意外了。

  但不管怎么说,对付他,我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我没有回答他。
  “他短短一年不到,他能成长到这个地步,也是我始料未及的,我刚才说了,他自己知道的,还有他……”
  而苍天道人说到一半,突然不说,而是直接走了出去。
  我眉头紧锁了,我自己知道什么?还是他的意思是,除了那天晚在茅山正宗杀苍天道人的那个晚,我与他有过“一面之缘”之外,他还另外的见过我?
  还是那天晚,他从我身看出了什么?
  他最后还想说说什么?这个人,我到底认不认识?

  我沉吟起来,通过山洞重新回到了唐曼的木屋,这个新任宗主位仪式去不去我现在有些犹豫了,的确刚才他的一番话勾起了我的好心,似乎在说这个新任宗主同样也对我好一般。
  我不知道这种感觉有没有错,反正让我犹豫起来
  而且不知道是为什么,对于擎宇这个人,我的好心更重,总是感觉心有什么东西拉着我探索他的一切事情,这种感觉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但如此一想,这茅山正宗我突然想再去一次了。
  将请柬重新打开,日子是在三天后,我盯着日期沉吟起来。

  仔细的想了一个晚,我决定去,一方面是我想看看这茅山正宗新任宗主到底是谁,另外一方面,我想查一查有关擎宇和他夫人的一些事。
  至于到底去不去茅山正宗,看看这所谓的新任宗主,这点还是最后考虑吧。
  第二天早的时候,我收拾了一下,准备提前坐车去茅山正宗附近看看。
  不过我提前给苗疆雨打了一个电话,让她的万信行给我查一查有关擎宇的情况。
  她接电话后,声音有些歉意,说有关张道陵的消息她现在还没头绪,我这才想起来之前让她查张道陵的事,不过她首先这么说,让我有点不好意思了,毕竟找她帮忙,我还一点钱都没给她,而且她打算和我术门合作,具体事宜我也没有去谈。
  对她挺愧疚的。

  简单的说了几句,我将要她查的事说了一下,雨听我要查有关擎宇的,他有些语气有些诧异,似乎很好我怎么突然查擎宇做什么,但她没问,只是说会想尽一切办法帮我查到我想要的东西。
  我自然急忙说感谢,我准备挂断电话,里面的雨犹豫了一下问我唐曼在不在,我一愣,问她问唐曼做什么,她缓缓说道,“次我跟门主谈了一下,她对我不计前嫌了,反倒主动问我要不要和术门合作,我当然愿意了,她对我的一些计划赞同,我的意思是如果可以,我过去再见见她,将具体的一些事再仔细的说一下。”
  她这么说我诧异了,难怪那时候在苗疆的时候,雨与唐曼还单独聊过一会,而且还通话过一次,原来谈的是这些事啊。
  或许感觉雨也是一个女人,唐曼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想拉雨一把,应该是这样,看来唐曼的心真心一点都不狠,反倒异常的好……
  我只能说唐曼现在在处理别的事,现在没时间,等一段时间才行,雨听了之后微微有些失落,“嗯,麻烦跟门主说一下,我雨心还是把她当做我的门主,这点永远不变。”
  第五百六十七章他们的家()
  听到雨这么说,我心触动了,毕竟她现在已经单独出去了,而且将她的万信行经营得有声有色,在阳间崛起,成为阳间首屈一指的组织,我想也只是时间问题。
  毕竟雨的能力挺强的,又是女强人类型的,这点我还是较看好的,她前途这么好,还想继续认唐曼为门主?
  这点是我意想不到的。
  “嗯,我会将这话告诉她的。”我轻声说道。
  雨准备挂断电话,我想到了什么,便是说了一句等等,雨问我怎么了。
  我想了想说道,“你帮我查另外两个人。”
  “谁?”雨问。
  “其实也不是查,而是你有你自己的信息线索点,我想让你帮我注意这两个人,有消息之后,告诉我一声行了。”

  “没问题,你说。”
  “第一个,姓朱,这个是只僵尸,而且道行也是僵尸王的境界了,他身有一把古朴的佩剑,第二个,姓左,名叫一名,这个人应该是与这只僵尸王一起的,而且这左一名还会带一个女人,这个女人是他的女朋友,一脸古像,这古像你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我话还没说完,雨诧异的问,“这个左一名不是次你们去张嫣陵墓的那几个人?”
  我一愣,对啊,那时候我跟天展与尹芳去张嫣陵墓的,也是术门带的路,这雨也身为当时的术门高层,自然也知道这事的。
  “你要找他?”雨问。
  我嗯了一声,现在唐曼已经离开这里十多天了,一点线索也没有留下,这是让我忍不住担心起来,毕竟当时的卦像显示,唐曼可能会被他们两个人阴的。
  如果知道他们两个行踪了,说不得我也能知道唐曼的行踪的,唐曼已经好几次在我最危急的时候及时出现了,我心对此十分感谢。
  这次我不说去救她,也或许帮不到她什么忙,但我只是想与她站在一起,算是并肩作战吧。
  毕竟她对于左一名与朱由校来说只有一个人,太孤单了,身边一个能说话的人都没有,我不想她这样。

  “行,这个左一名我见过一次,我会让人注意的。”雨点头说道。
  接下来简单的说了几句,电话挂断,我看着唐曼的房间门,心叹气,只能希望雨能有一点线索吧,能让我找到唐曼。
  这么干等,有种如坐针毡的感觉。
  下意识走到了她房间门口,门还没打开,一股独特的清香便是从里面散发出来,这是她身的味道。

  手都放在了门锁,我还是没有开门再进去,心无奈之下,我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
  出去坐车,去火车站,周周转转的到了茅山正宗附近的那家术门名下的酒店。
  离次过来的时候也有接近半年了,这家酒店如今生意挺好,营业额之类的算是之前多了一倍之多,看来我次选的人不错。
  加这几天茅山正宗的宗主仪式,所以附近有档次的极酒店都住得七七八八了。
  阳间的大小门派有许多,很多门派能带人过来捧场,多半也是想抱茅山正宗这只大腿,当然,有些太小的门派也只能抱抱腿毛之类的了。
  这也是门派的生存之道,没办法,大吃小,小的想活只有找靠山了。
  我在这家酒店住了一个晚,第二天一早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