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4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你还不赶紧回房继续?今天完不成三遍,不许吃饭!”
  小萝莉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却只是低头起身,萧晋眼尖,发现她似乎又哭了。
  “还别说,你的那套变态教育方式,对于同样不正常的花雨酱似乎蛮有效的嘛!”在床边坐下,他故作轻松的说。
  巫雁行怔怔的看着他:“我以为我精心调配的药丸已经够毒了,没想到还是低估了‘阴阳灵枢针’的神奇。”
  “你知不知道我这会儿特别的想抽你?是真的抽,不是满足你性癖的那种。”
  巫雁行笑了:“就知道你会生气,不过你没有对陆熙柔太冲动吧?!要是你们因此而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那我这场罪可就白受了。”
  萧晋摇头:“放心!我想通了,这件事从头到尾都不是你的错,也不是小柔的错,让你们中的哪一个去承受被迫做出选择的痛苦,都是本末倒置,从头到尾,受惩罚的都应该是作恶的那个人。对不起!没想到一直以来在你面前扮演了一个该天打雷劈的圣母婊角色,希望还没有让你太讨厌。”
  “我倒是真想讨厌你。”说着,巫雁行的手从被子里伸出来,他连忙握住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可是啊!你是小鸾的师父,还总想当他的爹,为了孩子,我还能怎么样?凑合着边讨厌边喜欢呗!”

  “你终于承认喜欢我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巫雁行眼中浮现出回忆的神采,“还记得你唯一一次召集我们开平易风险董事会会议的那天么?”
  萧晋想了想,目光就变得温柔无比。“记得。”
  “你当时给我描述了一个凄惨无比的未来,之后还问我要不要老了之后身边有个拿着鞭子的老头儿,我当时太蠢了,明明心里大声喊着要要要,嘴里却拒绝了你,最后还换来了一顿抽。”
  生与死,是所有人这一生都无法逃开的永恒主题。有人说,只有真正经历过生死的人,才能看清自己前方的道路。这句话是否绝对,萧晋不知道,但他知道,死过一次的巫雁行变了。
  仿佛脱胎换骨一般,这个女人身上原本一直缭绕着的那股子傲慢与阴郁全都消失不见了,变得安宁、喜悦、温柔、可爱,没有了愤怒,没有了傲娇,虽然那种印在骨子里的可笑“贵族”意识还在,但却一点都不讨人厌了,感觉就像个被娇生惯养长大的大小姐,年过三十,依然天真,依然少女。
  如果说之前萧晋对她的喜欢是由欲生情,那么此时此刻,他是真的怦然心动。
  两个人一坐一躺说了很久的话,不是只有情话,还有很多没有任何意义的废话,但他们说的很开心,好像一对兴趣相投的陌生人刚刚成为朋友,又似乎故友久别重逢,有太多太多的心里话要讲给对方听。
  不知不觉,窗外的天色暗了下来,贺兰艳敏送来了晚饭,萧晋喂巫雁行喝了一碗鸡汤,便用按摩的手法让她沉沉睡去——毒药对她的身体元气损伤太大,不能太过劳累。
  走出巫雁行所住的小院,他点燃一支烟,刚抽了几口,郑云苓便无声的来到了他的身旁。
  “为什么喜欢你的女人都这么痴情呢?”
  看着手机屏幕上的字体,萧晋苦笑:“或许……我是老天爷的私生子,对我更偏爱一些吧!”
  “所以这一切都是命运使然,与你无关?”小哑巴的样子看上去似乎有点伤心,也有点气愤。
  萧晋静静的看了她一会儿,问:“你想让我说什么?大骂自己是混蛋加人渣,哭着跪在地上忏悔,然后再扇自己几个耳光?”
  郑云苓完全没有料到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一时间呆愣在那儿,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萧晋摇摇头,视线重新落在不远处灯光下漆黑的湖面上,深吸口气,道:“其实,我是真想说这一切都不是我的本意,起码不是最初的本意,除了沛芹之外。
  我和彩云一开始只是姘头的关系,玉香干脆就是个意外,巧沁、初瑶、沈甜、夏愔愔和田新桐她们,我是拒绝的;和董雅洁只是打算营造出亲密的朋友关系,和裴子衿是各取所需,和辛冰以及菁菁都是策略使然,贾雨娇那里的初衷更不过是满足内心深处的一个遗憾罢了。
  你看,如果我坚持了下来,如果我的意志足够坚强,那我肯定有资格被称为是天底下少有的好男人。可是啊!我压不住自己的贪婪,也控制不住自己的**,她们都太好了,好到轻而易举就把影子印在了我的心上。
  所以,我成了一个足以被全天下女人所不齿的渣男。要怪她们太痴情吗?不,无论是谁,不管她是否对我穷追猛打死缠不放,错的都是我,也只有我。
  这一切已经成为了既定事实,改变不了也无法改变。是的,我对雁行的险死还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可我所能做的补救也只有加倍的好好待她,没有第二条路可走。

  如果你觉得我应该做出什么保证来避免今天这种情况再发生的可能,我可以马上对天发誓,但那对于你又有什么用呢?难道我遵守了诺言,你就能得到安慰、就能坦然的继续认为我是一个大好人么?”
  说到这里,他转回脸来,目光灼灼的看着小哑巴的双眼,接着道:“不,其实你心里很清楚,只要我还没有做出足以让你恨我的事情,无论怎样你都会原谅我,纵容我。因为你也是一个痴情的姑娘,因为你也喜欢我!”
  郑云苓的娇躯瞬间绷紧,两抹红晕迅速爬上了脸,眼神也变得慌乱起来,想转身逃跑,双脚却像被钉在了地面上,手足无措半晌,刚要低头打字,手机就被萧晋抢了去,人也被拥进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里。
  她忘记了反抗,忘记了挣扎,大脑一片空白,眼睛睁得圆圆的,看着萧晋越来越近的脸,忽然心里一酸,眼泪就涌了出来。

  萧晋停住要吻她的动作,默叹一声,松开了手臂。“对不起!这两天我心里的火气比较大,做什么都没有耐心,如果冒犯了你,可以扇我几个耳光,但千万别太生我的气。”
  小哑巴抹抹眼睛,摇头,伸手要回自己的手机,低头踟蹰片刻,忽然踮起脚尖在他脸上轻轻一吻,然后红着脸对他温柔笑笑,转身离开。
  他傻呆呆的摸着脸上被亲吻的地方,望着女孩儿越走越远的背影,心中一片柔软。
  他没有说错,无论他做了什么,郑云苓都会原谅他,纵容他,因为这个姑娘是龙朔第一个爱上他的人,也是爱他最久的那个人。
  这时,手机响了,来电显示是陆熙柔,正当他以为又要费一番口舌哄这个姑娘时,听筒里传出的声音却只有冷静和肃杀。
  “今晚孤儿院有异常,他们要行动了!”
  噌!心中一直被压抑着的火焰和郁闷一下子就冲了上来,萧晋舔舔嘴唇,狞笑道:“好!让下面的人密切跟踪监视,喊上贺兰鲛,我们在南州会合,今晚老子要大开杀戒!”
  挂断电话刚要走,他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道纤细的童声:“你要去杀人?”
  转过身,就见西园寺花雨小小的身子从灯光的阴影中走出来,秋天的夜风将她额前那刀切一般的齐刘海吹得来回摆动,却无法吹熄她双眼中的光芒。
  日期:2018-09-03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