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4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这里时,一滴泪水从她的眼角滑落,她用手轻轻拭去,笑容凄然,却依旧倾城。
  “当然,我说这些不是在埋怨他的不公,因为就像你说的那样,你父亲的痛苦不等于我的幸福。萧晋希望我能安安心心做他的小女人,好好的将小鸾培养长大,而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让我放弃之外别无他法。
  只可惜,我是个蠢女人,心狠,自私,贪婪,善妒,我不光想要他给我的温暖,还想要彻底的解脱。
  许是他终于累了烦了,这才在昨晚突然把你带到这里来,希冀着你的身份和智慧可以与我达成和解,最不济也能把事情局限在我和陆翰学之间,避免将来你我之间的冲突。
  你看,在这种时候,他依然还是在维护你。
  遗憾的是,你虽然很像他,终究都是个女人,你没有他的心胸,也做不到像他那样洒脱,同时,他也低估了我心肠的坚硬程度。
  说到底,他口口声声有多了解女人,不过是一厢情愿罢了。”
  听完这番话,陆熙柔的心情复杂极了,温暖、感动、懊悔、气恼、愤怒……不一而足,像一团乱麻,让她烦躁到了极点,特想大喊大叫几声发泄一下。
  忽然,一丝鲜血从巫雁行的嘴角溢出,她这才发现这个女人的脸色已经有些隐隐的泛青,心中不由大骇,豁然起身大喊道:“来人!花雨!花雨你在哪儿?”

  巫雁行掏出手帕把嘴里的血吐进去,绝美笑容不变,只是颤抖的双手和额头吐出的青筋还是暴露了她此刻正在承受怎样的痛苦。
  陆熙柔喊了半天都没看到人影,亭子周围只有清凉的秋风。“巫雁行!你想做什么?你以为你死了有人会替你报仇吗?简直可笑!小鸾还是个孩子,以姑***手腕,分分钟就能忽悠的他乐不思蜀,而花雨那边,你以为在萧晋的手底下,她还能保持杀人的习惯多久?”
  巫雁行咳嗽了一声,笑着摇头:“陆熙柔,你也太小看我了吧?!我巫雁行就算再不堪,也不可能让自己的儿子继承痛苦。更何况,我的儿子天资高绝,心思剔透,一定能想明白她母亲这么做的用意,所以,你不用害怕,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那花雨呢?你喝的可是她下的毒,如果她因此而自责终生,以她那乖戾的性子,还有可能如萧晋所愿的变成正常的孩子吗?”
  巫雁行一呆,眼中就浮现出了愧疚之色,喃喃道:“到底还是做不到干干净净的走。唉……只能寄希望于萧晋费心了,替我跟那孩子说声对不起!”
  “要说你自己去说!”陆熙柔转身就跑出了亭子找人去了。
  巫雁行从袖子里摸出一粒药丸放进嘴里,就着茶水咽下,然后转过脸,目光越过湖水假山房舍,不知落在了何处。

  片刻后,她沾着嘴角的血迹在石桌上写道:“如果有来生,请一定要养一只猫,对不起,主人!”
  石桌上字迹的最后还画了一个猫耳朵发卡,歪歪扭扭的,像是幼儿园小孩子的美术作业,很可爱,只是断断续续的暗红色血迹让它看上去又充满了阴暗诡异的味道,使人忍不住心里一阵阵发凉。
  萧晋坐在石桌前,眼睛死死的盯着猫耳发卡,仿佛石雕一样,一动不动。
  巫雁行没有跟陆熙柔玩什么花招,为避免西园寺花雨及时拿来解药,她甚至还吞下了自己亲手调配的剧毒。
  很明显,她想死很久了,可他却一直都没有发觉。同样,她虽然喜欢被羞辱和粗鲁的对待,但就像她第一次挑选“道具”时特意选了挑逗和奖励性质的羽毛一样,她骨子里其实只是一只渴望关爱害怕孤独的猫。
  她不喜欢被打,一点都不喜欢,只是对那种被绝对支配和掌控的感觉着迷。十四岁的时候,她其实还是个孩子,可她却爱上了一个男人,爱的刻骨铭心,也被伤的体无完肤。
  仇恨让她迷失了自我,也只有痛苦才能让她得到片刻安宁。事实上,她是一个比秋语儿还要更像藤蔓植物的女人,没有了大树,她生不如死。
  她真正喜欢的,是毫无保留的呵护、宠爱,就像一只宠物猫一样,安静时可以赖在主人怀里打呼噜,调皮时有一根羽毛逗她开心。
  做人有什么意思?她只想当一只猫。
  而这一切的一切,他非但不知道,还一厢情愿的想要劝说、调和,初衷真的全都是为了她好吗?他骗不了自己,他真正想要的,不过是自己身边人的和谐,不愿意夹在她和陆熙柔中间难做人罢了。
  巫雁行放不下心中的仇恨,又不愿意让他深陷左右为难的境地,唯一能做的,只有自我解脱。
  若论起自私,谁能比得上他?
  亭子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是陆熙柔。“死变……萧晋,巫先生醒了。”
  仿佛一块亘古存在的石头突然动了,抖落一地青苔般的哀伤,萧晋站起身走出亭子,与她擦肩而过时说:“麻烦你回去告诉陆叔叔,如果他想不出办法获得雁行的原谅,龙朔知府就是他政治生涯的终点。”
  陆熙柔娇躯一僵,眼眶迅速泛红,转过身对着他的背影大叫:“他是我爸!”
  “同时也是一个罪人!”萧晋脚步不停,头都不回。
  女孩儿的眼泪终于止不住的滑落,慢慢蹲在地上无助的哭了起来。
  西园寺花雨低头跪在巫雁行卧室的门外,小小的背影上写满了委屈和倔强。萧晋叹息一声,走上前说:“花雨,想要保护重要的人绝对不是错误,你是个好孩子,也做得很好,只是方式有些欠妥而已,后面的事情其实跟你完全无关的。

  况且,现在你师父已经没事了,听话,别跪着了,知道你们岛国人为什么普遍个子很矮吗?就是因为跪太多了。”
  西园寺花雨一动不动,对他伸出的手视而不见。
  “好吧!你觉得你有罪,想要得到你师父的原谅,那麻烦你跪的近一点好不好?她的身体元气大伤,现在虚弱的很厉害,就算对你说了什么,你跪在这儿也听不到啊!来,哥哥也是一个罪人,我们一起进去乞求她的原谅,好不好?”
  西园寺花雨终于抬起带着干涸泪痕的脸,小手放进他的掌心站起来,开口却依然杀气十足:“我要杀了陆姐姐。”
  萧晋一笑:“傻丫头,‘陆姐姐’这三个字喊的这么顺口,你下得去手么?”
  “怎么下不去?我不但要杀了她,总有一天也会杀了你!”
  “是是是,我等着你杀我,只是希望那一天你能看在我这么喜欢你的份儿上,别让我太痛苦,好么?”
  说话间,他牵着小萝莉的手推开房门,绕过屏风,看见巫雁行那张毫无血色但依然美丽惊人的脸时,心口就是一痛。
  西园寺花雨又跪在了地上,还是一声不吭。
  郑云苓把完了脉,将巫雁行的手放回被子里,对她微微一笑示意没什么大碍了,就起身离开了房间。临走时她看了萧晋一眼,目光十分复杂。
  “花雨,”巫雁行开口,无力的声音中依然带着严厉的语气,“你的《毒经》抄写完了吗?”
  西园寺花雨摇头:“没有。”

  日期:2018-09-03 06: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