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47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郝景龙点头,“就是不知道他们这是第一次联络,还是早就彼此搭上了线,下面的人还在查。”
  萧晋闭目沉思片刻,睁开眼就掏出支票簿,唰唰唰写了张一千万的支票撕下来递给郝景龙。“走私渠道整合的事情交给汪雨伯去做,你先把重心转移到南州那边,浩州那里可以暂时不用太过理会,只需派个机灵点的人把这张支票交给姚虎臣的亲信范德祐。记住,派去的人一个多余的字都不要说,但不管他收没收下,都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郝景龙不明白萧晋这么做的用意是什么,但老板不讲,他也明智的没有多问,将支票揣好:“您放心,耗子不会让您失望的。”
  萧晋点点头,又道:“对了,南州那边,孙志毅有没有给他哥哥戴绿帽子的事情要查,人贩子的事儿也不能松懈,甚至要放在第一位,懂吗?”
  “明白!所有拐卖小孩子的家伙都该死,您就是不说,我也不会懈怠的。”郝景龙狠狠啐了一口唾沫,明显人贩子在他这种底层混混眼里都属于垃圾的行列。

  出了茶楼,郝景龙开着他的M3先行离开,萧晋刚坐进自己车里,就听小钺冷冷地说:“有人正在偷偷窥视我们,需要我解决掉他们吗?”
  “不用,几个小杂碎而已,还没资格脏了你的刀。”萧晋无所谓的摆摆手,“走吧!去安保基地。”
  然而,当他来到基地的时候,柳白竹却告诉他陆熙柔说有事儿要办,一整天都没来上班,拨打那女孩儿的电话,通了,但紧接着就被挂断。
  不接电话,说明女孩儿还在生气;电话能通,就代表她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无需担心。这是专属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绝对默契,不是互相了解到极致的人根本不可能领会。对此,萧晋除了苦笑等待之外,别无他法。

  与此同时,雁行医馆后院的湖边小亭内,陆熙柔正与巫雁行相对而坐,西园寺花雨跪坐在旁边的一个小蒲团上,正在优雅的烹茶。
  虽然从小就被当做杀人机器培养,但西园寺一树不希望她的人生里只有杀人,所以对她进行了不少“大和抚子”式的教导。没办法,这小鬼子只知道他们岛国的所谓“淑女教育”。
  “看来,我那一年多的病痛折磨,还远远不能让巫先生满足。”陆熙柔声音冰冷,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像极了萧晋。
  巫雁行倒是一如既往的傲慢:“陆翰学让我痛苦了将近十七年,今后还不知道要延续多少年,而你中毒的那一年半里,他还升了官,你说我怎么可能满足?”
  “那好,这是你和他之间的事情,我们暂且不谈,先单说你和我。”

  “陆小姐是想要我对让你中毒的事情负责么?”
  “为什么不?我爸是我爸,我是我,如果你非要说什么‘父债女偿’,那也该只针对我才是,可你的目的依然还是报复他,再把我牵扯进来,不觉得太过分了么?”
  “我明白陆小姐的意思了,你是想说,只要我放弃对陆翰学的仇恨,你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曾经中毒的事情也一笔勾销,是吗?”
  “没错!”陆熙柔抿抿唇说,“你是他首徒的母亲,我是他的挚友,你我相争,最难做痛苦的人必然是他。巫先生,我没你年长,阅历可能不如你,但我了解萧晋,他不是一个好男人,却是一个万中无一的好伴侣,和他在一起能够获得怎样的幸福,我想你应该也是憧憬过的,何必为了十几年前的年少无知而一直拖延耽搁下去呢?
  诚然,已经年过三十的你依然美艳倾城,有他的药霜在,再驻颜十年绝对不成问题,可十年的时间就很长吗?你多坚持一天,从他那里得到的幸福就会少一天,就算最终你复仇成功了又能怎样?我爸的痛苦,不代表你的幸福!”
  “至少我可以解脱。”
  巫雁行咬起了牙,看上去有些愤怒,但这恰恰说明了她的心已经不再平静,陆熙柔很敏锐的体会到了这一点,嘴角的微笑就又浓了几分。
  这时,西园寺花雨倒好了茶,恭恭敬敬的双手捧着茶盏放在陆熙柔面前,用前所未有的甜甜笑容说:“让您久等了,姐姐请慢用!”

  “谢谢你,花雨酱!”
  自觉已经掌握主动权的陆熙柔对小萝莉笑笑,端起茶盏刚要喝,却不料巫雁行突然伸手抢了过去,然后仰脖一饮而尽。
  陆熙柔呆住,西园寺花雨却是大惊失色:“师父,这茶里有……”
  “跪下!”巫雁行放下茶盏一声厉喝,西园寺花雨表情挣扎片刻,低着头跪在了地上。
  “我有没有说过不经允许不准擅自带毒物在身上?”
  西园寺花雨抬起脸,杀气十足的看着陆熙柔:“我想保护师父!”
  巫雁行一怔,心就软了下来,但还是沉声训道:“你还是个孩子,师父不需要你保护!现在马上滚回你的房间,抄写十遍《巫氏毒经》!”
  西园寺花雨抿抿唇,起身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还没往桌子上放,就听巫雁行又道:“收起来,师父的事情不用你操心。记住了,下次若是再敢违背师命,家法伺候!”
  小萝莉低着头离开了亭子,陆熙柔这才目光玩味的开口:“虽然我知道你们师徒俩不是在演戏,但我还是想问:有什么用吗?难道你觉得喝了花雨给我下的毒,就算是救了我一命么?”

  巫雁行脸上的冰冷已经褪去,眼神也变得柔和起来,清澈如水,只是淡淡一笑,便让陆熙柔觉得仿佛百花齐放一般,美艳不可方物。
  “你说的没错,放着幸福不要偏死死抓住痛苦不放的我确实非常愚蠢,萧晋在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就说过我已经蠢的不可救药,我一向都很认同他的话,尤其是这一句。
  因此,陆小姐,我劝你还是不要再浪费心思了,如果陆翰学仅仅只是负了我,可能我早就在萧晋的忽悠下放弃了,可他不是,他害死了我没出生的孩子,还害的我今生彻底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我就是死,也不会放过他的。”
  陆熙柔大惊,她只以为巫雁行是父亲当年欠下的风流债,怎么都没想到事情会这么复杂和残酷。

  杀死一个女人腹中的胎儿,还让她失去了生育能力,不管是不是故意的,这笔债都不可能随随便便还清。
  沉默良久,她苦笑了一声,摇摇头说:“明白了,我低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对不起!今后巫先生要怎么做,尽管出手就是。不过,作为我父亲的女儿,无论如何我都不可能袖手旁观,还请见谅。”
  言下之意,既然事情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那只有咱们两个真刀真枪的做一场了,输赢各安天命。
  不知道巫雁行有没有听出陆熙柔的决绝,只见她微微侧着脑袋看了女孩儿一会儿,说:“怪不得他会那么的偏爱你,原来你真的和他很像。知道么?从他知道我和你父亲恩怨的那天起,他就一直在千方百计的想要解决这件事,或威逼,或柔情,甚至不惜用小鸾的感情绑架我。
  我知道他是为了我好,也不止一次险些把持不住,你知道最后我都是因为什么而清醒过来的吗?因为他没有找过你,没有找过陆翰学,他想用他的付出来弥补我的痛苦,却从来都没想过让你让步和委屈。”

  日期:2018-09-02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