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93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宣传部长韦升宏自觉前阵子与书记市长不够友好,急于弥补,遂微笑道:
  “如果方市长真能找到这样的亿万富翁,想必大家都乐见其成。”
  蒲英江也打着相同的主意,道:“招商引资不代表非得强强联合,说白了就是拿别人的钱做自己的事。”
  成槿芳听得面沉似水,扫了马天晓一眼。
  马天晓会意打算硬着头皮上,不料梅秋抢先道:“依我看只要投标方同意坚持地方丨党丨委领导,给予南泽厂充分自主的经营权就行。”
  几位中间派出人意料倒向方晟,窦康为首的本土派却保持沉默——经过前面几次交锋,他们意识到两个年轻领导并非如外界想象的纯粹靠家族力量,的确有两下子。
  另一方面方晟亲自出面干预,逼迫市工商局同意注册主营业务为农副产品收购的商贸公司,使得窦康等人如临大敌,打算全力应战。
  因此不想无端卷入与己无关的南泽厂纷争。
  吴郁明也敏锐地察觉到局势发生变化,立即道:“梅书记说得对,坚持地方常委领导是前提,南泽厂拥有自主经营权也是原则,不妨把这两点作为投标方必须作出的承诺。大家对方案还有什么意见?”
  “我想提个建议……”耿大同出人意料道,“南泽厂是国企,国资委拥有百分之五十一股份,在这样的基础上,为什么一定要引入单一大股东?可以多引入几个股东组成董事会嘛。我甚至觉得百分之五十一都不是底线,降到四十五、四十、三十五都没事,只要保证第一大股东就行。”

  这一步迈得有点大,连方晟都颇感意外,脑中急速思考其利害关系。
  梅秋质疑道:“有了董事会,南泽厂还有自主经营权吗?事事都得经董事会批准,战略规划、重要事项也得董事会拿,等于多了个婆婆。”
  “董事会是对一股独大的制约,防止经营层急功好利等短视行为,当前成熟的国企都逐渐过渡到股份制。”耿大同辩道。
  “股份制的确是现代企业最科学的管理模式……”吴郁明目光闪动,显然被耿大同说得心动。

  成槿芳没听明白耿大同的话,但直觉局势越乱对国腾油化越有利,连忙说:“可以试试呀,为什么不试?”
  窦康、蒲英江等人不太了解股份制真正内涵,均没有发表意见。
  方晟的优点是混乱局势下能处乱不惊,牢牢掌握事态核心要旨。此时吴郁明立场有所松动,窦康等人稳坐钓鱼台,成槿芳则大力促成,自己孤掌难鸣。
  “大同市长给南泽厂招商引资提供了新思路、新方向,值得探讨,”方晟将语气重点放在“探讨”二字上,然后说,“看来不能急于确定方案,还得立足于更多可能性的基础上广泛调研,征集意见,回头把方案退给市招商局继续完善吧。”
  “嗯,这样也好。”吴郁明道。
  这期间方晟跑了两趟省城。一趟公私兼顾,到省委组织部、发改委、国资委等部门办理市招商局升格手续,顺便和徐璃温柔了一回;一趟纯粹应邀,姜姝连打三四个电话召唤,说这样的日子继续下去要得抑郁症了,方晟不敢怠慢,驱车数百公里给她“治病”,连治两个回合,她的病情大有起色,方晟却累得如老牛喘气。

  每天夜里,鱼小婷总是如田螺姑娘悄然来到他卧室,悄然身无寸缕钻入他被窝。搂着丝滑冰凉的**,方晟仿佛穿越到江业的旧时光,那时她也是这样,悄悄地来,悄悄地走……
  鱼小婷在欢爱方面始终保持奇特的性情——不象樊红雨每回直至榨干为止,也不象徐璃欲迎还拒,更不象安如玉极尽挑逗诱惑之能事。她沉默而顺从,一次、两次乃至三次都可以,什么都不做也可以,仿佛只要被搂在他怀里就是享受。
  欢爱的过程也跟别的女人不同。赵尧尧和徐璃性格很冷,但欢爱时完全放下冷傲的外表;樊红雨则是激情四溢,方晟经常要拿毛巾堵她的嘴;白翎和姜姝都很注重欢爱时的交流,有点小动作会增添不少情趣;安如玉从头到尾只有一个字,妖,妖得他难以自持。
  鱼小婷却和平时一样冷静而淡定,全程无声音无交流,唯一能判断她是否到达巅峰的是就是指甲力度,掐得越深说明越兴奋,如果掐出血来那就是极度激动的标志。
  按说男人都喜欢欢爱时有互动,喜欢看到对方兴奋的模样,鱼小婷这种表现会被认作索然无味。然而很奇怪,方晟却觉得她如大海般包容和安全,仿佛安静的港湾能容纳他的狂暴和波涛巨浪!
  鱼小婷是真的心甘情愿做绿叶,做躲在他背后的小女人。

  如她所说,除了方晟之外唯有她知道他到底有多少女人,有多少孩子,包括最隐秘的爱妮娅和樊红雨!
  有时候被别人掌握**并非坏事,尤其是鱼小婷这样值得信任的,反而加深两人的感情。
  只有一点让方晟觉得烦恼:大概因为闺蜜的缘故,鱼小婷总喜欢处处与徐璃比较,甚至探究某些连方晟都难以启齿的细节……
  这期间鱼小婷试图去香港探望越越,来到边境附近即发觉情况不对,当机立断撤回!
  FBI的承诺有区域限制,在内地不敢大张旗鼓出手,到香港就难说了。只要抓住鱼小婷,任凭外交方面怎么打口舌仗都不在乎。
  这也给鱼小婷提了个醒,所谓两年安全期并不靠谱,必须时刻做好应敌准备!

  赵尧尧体谅鱼小婷身为妈妈的痛苦,考虑带越越回京都,让母女有机会团聚。方晟说京都眼睛更多,一旦被发现赵尧尧带的女孩不是楚楚,又将生出闲言飞语。还是不要惹事!
  坚强如鱼小婷也黯然难过了好几天,经方晟反复安慰才略有释怀,毕竟爱妮娅面临同样的痛楚……
  仔细研讨耿大同提出的南泽厂股份制方案,蔡雨佳认为建议本身符合当下企业现代化管理的潮流,以董事会制衡经营层也科学合理,然而以鄞峡现状和南泽厂实际情况,存在最致命的可能性是:
  股东秘密串连或股份转让!
  因为面向社会招商引资,进入董事会的股东难以把控,客观存在个别人利用不同身份掩护,这样会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多名股东实质为一个控制人,利用一人一票制操纵董事会,如同常委会书记虽然有一票否决权,南泽厂本身作为第一大股东固然能否决或强行拍板,但经常如此的话就会影响董事会正常职能发挥;二是股东之间转让控股权,使得董事会变成第一大股东和第二大股东抗衡的局面,直接影响经营层的管理和日常经营活动。

  “限制转让呢?比如招标书里可以注明三年内不得转让、出售股份。”方晟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