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89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个新年,李沧海过的可谓志得意满,有万芳的宠信,有新的项目上马,又成了全市创业杰出青年,真可谓是名利双收,一切都看上去那么顺风顺水,或许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老婆索菲娅的肚子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索家二老虽然盼着抱孙子,却知道女儿的脾气,倒也没多说,可李家老两口儿不明就里,电话里问儿子好几次,让李沧海有些挠头,只好说些不着急、顺其自然的话来应付父母。

  过了年,安若素那边有了消息,说钱云良眼看到点儿,市里也不打算动他了,直接调了一个年轻的副行长走了,空出来的位置嘛,自然是内部补位,安若素那一百万也着实发挥了作用,这个女人如愿上位,却把李姝娟闪了一下,信贷科长的位置,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半大老头儿占据了。
  李沧海虽然替李姝娟惋惜,却也乐得接受这个事实,钱云良不动,加上安若素上位,李沧海在市行显然就更吃得开了,李姝娟当不当这个信贷科长,也就意义不大了。
  安若素为此事还专门给李沧海打来电话解释,告诉他自己本意是推荐了李姝娟的,可别的领导说她资历太浅,而自己刚刚上来,江山不稳,也不好太执意提拔自己人。
  李沧海没有多说,这个女人的话,本就不能全信,至少在李沧海看来,那个老头子,要么是安若素和别人交换利益的结果,要么就是她自己的亲戚,总之,事已至此,再说什么也没什么意义。想到这儿,李沧海便笑着说:“姐,您说哪去了,您都上去了,我还怕啥?”
  安若素听李沧海这么说,觉得自己已经把这个男人完全从李姝娟手里抢了过来,那种满足感油然而生,也越发的坚定了有权就有一切的信念。
  李姝娟确实有些失落,她本以为自己违心的跟定安若素,她会提拔自己,可到头来,空欢喜一场,
  李沧海本打算找机会安慰安慰李姝娟,只是还没等他行动,却先接到了温晓明的电话。
  温晓明笑着问:“沧海,过年好啊?给你拜年了。”
  李沧海哎呦了一声,连忙喊道:“哥您可别折我的寿,应该是我给您拜年才对啊,这不过了年一直没忙活开,要不我还真想到家里去看看阿姨呢。”
  温晓明笑着说:“自家兄弟,谁给谁拜都一样,那什么,你明天有空没?一起坐坐?”
  李沧海一想明晚确实没什么安排,便回道:“您开口了我就是没空也得到啊。”
  温晓明笑着骂了句:“你小子,说话越来越中听了,得了,大过年的,我也不占用你的时间了,一会儿我让小姚把时间地点发给你。”
  挂了电话,李沧海开始盘算起温晓明的意图来,莫非他是信守诺言,准备正式接收?
  到了晚上,李沧海如约而至,果然见到了温晓柔,心里便有了七八分的把握。
  温晓明见李沧海进来,笑着起身握手,又一把抱住他的肩膀,显得很是亲热。
  李沧海笑着说:“二位温总好啊。”

  温晓柔也站起来笑着问了句:“李总好。”
  温晓明哈哈一笑,拍了拍李沧海的肩膀说:“你小子,都是自家人,别那么客气,要论年龄,晓柔也是你的姐姐吧?”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说:“应该是吧,可女士的年龄,我也不敢问啊。”
  二人被李沧海逗笑,气氛融洽了许多,温晓柔也不似先前那般冷艳孤傲了,让李沧海颇有些意外,暗自感叹当领导也是可以加速一个人的进步的。
  温晓明又拉着李沧海坐到沙发上聊天,却东拉西扯的,没有一句是要接管CH集团的事。
  李沧海坐到沙发上便有些疑惑,暗想自己到了却不入席,难道今晚还有更重要的客人?便找机会瞄了一眼旁边的桌椅,果然发现圆桌旁摆了五把椅子,不禁暗自在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
  见到钱云良和三叔一起进来,李沧海暗暗吃了一惊,令他吃惊的倒不是这两个人的出现,而是钱云良那副春风得意的表情。
  在李沧海看来,上调未果,钱云良应该是极为郁闷的,平日里这老家伙就一副生无所恋的表情,再加上这么大的事,还不得郁闷的要死啊,可看今日他的状态,却要比平日还要高兴的样子。
  温晓明招呼着钱云良坐到主位,他自己坐到了钱云良的左边,三叔则理所应当的坐到了钱云良的右手边。李沧海不想再把自己搞的像温晓明的跟班儿,便挨着三叔坐下,温晓柔则自然而然的挨着哥哥温晓明坐了下来。五个人坐定,温晓明便笑着说:“钱叔心想事成,今天算给您祝贺啦。”
  三叔笑着说:“你小子,越来越有你们家老爷子的气质了。”
  李沧海听温晓明这么一说,突然明白过来,原来钱云良是不想动窝的,怪不得他上调未果反而越发的高兴呢,细想想也是,市行虽然不是什么大衙门,可手里却掌管着大把的资金,身为一行之长,一言九鼎,这恐怕要比他上调半级,弄个闲散无权的副职实惠的多,看来,这钱云良是打算在市行干到退了。

  想明白了这些,李沧海也就轻松了,他看出来了,今天这个局,他就是个作陪的,而温晓明带着他这个妹子,十有八九是想推她一把,让她把自己的人脉都传承下去,以便将来自己离开了接掌帅印。
  因为都不是外人,钱云良也放的比较开,他一边吃菜一边说:“要说进步,其实是好事,但是这个进步,也得分时候,如果我现在四十出头,我肯定想上那个半级,为啥?因为我踏上那半只脚,才能站到上面去,可我现在不一样,我就算上了那半级,一任到期,我也该二线了,高不成低不就的,顶多混个待遇,有什么用?”
  三叔随声附和着说:“就是,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就得讲个实惠,与其上半级天天喝茶聊天,还不如再干它几年多捞点呢。”
  钱云良听三叔这话说了露骨,有意往回拉一拉,摆了摆手说:“也不能说捞,毕竟我在这干了这么多年了,对市行是有感情的,再换个地方,也不习惯。”

  三叔听出了钱云良的意思,连忙举杯说:“对,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这边人头儿熟,说话办事都方便,来来来,再走一个。”
  日期:2018-11-09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