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30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卢继忠沉吟了半响,缓缓道,“这帮人是湖广逆党柯宗的余党,兄弟可曾是招惹过他们?”
  我心里怵然一惊,这几年两湖地区盗贼猖獗。自从首辅张居正死后,湖广地区匪患频发,以柯宗为首的逆贼聚众数千余人,在洞庭湖一带**掳掠,肆行劫取。声势日渐浩大,渐有蔓延到太湖流域一带。朝廷近几年安抚招安无果,现在看来果真是准备兴兵讨伐。可我未曾出过江南,嫣儿这些年也是在京城,怎么会惹上这帮的强盗呢。
  看我眉头紧锁,沉着脸没有言语。卢继忠又道,“世子是本次湖广叛贼合剿指挥使,我本是郴州留守指挥同知,承蒙世子赏识,调我过来做了本次征讨先遣营副官”。
  顿了顿,语音低沉了些,“今天中箭的是逆贼第二把交椅的梅堂,我们从湖广跟着这群逆贼一月有余,本打算今晚在扬州将其一网打尽,没曾想竟然撞到刺杀这幕。”
  原来刚才与我交手的汉子便是他们二号人物梅堂,难怪武功如此之高,看来这些叛贼逆党里面有很多名人录上没有的高手。想到他刀法里面有天魔变的影子,莫非会与魔门有关?

  “好在梅堂中了唐门的毒箭,想来也是命不久矣,兄弟不必担心。”卢继忠看我满脸愁容,估计是怕我担心这伙贼人会再找我。再说还有两个活口,带回去审问应该就知道他们为何要刺杀你们了。”
  我隐隐察觉到似乎存在一个我还不知道的惊天阴谋,直觉告诉我,卢继忠可能是将来消灭这伙逆贼的重要人物,便想邀他和冯仑一道用膳,小酌几杯。
  “时间不早,世子还在郴州行营等我,改日就算你不请我,我也会主动找你不醉不归。”卢继忠哈哈一笑,倒是露出几分豪爽的真性情。
  “愿他日能有机会随将军一起去湖广剿匪,扫平贼寇的老巢!”我目光很陈恳。
  “想进湖广洞庭湖可不容易,那可是恶人窝呀,老弟文武全才,有机会我们共立军功!”卢继忠跨上骏马勒紧马缰,把几个军士叫到身边安排着下一步的部署。
  “扬州不宜久留。准备开拔回郴州营地吧。”
  待我正准备说些什么,长史冯仑把我拉到一边,从怀里掏出一封销金红纸封裹的蜡笺双手递呈给我。封皮上写有长青拜奉书林府几个字。该来的总归是要来了,十有八九是朱长青的拜帖吧,我心道。
  “敢问冯大人,这是?”我装作一副意外吃惊的表情问道。
  “恭喜林解元!”冯仑眉头微微往上扬起,笑道,“听姑娘说,你们林府与顾家是世交,自姑娘双亲走后,林姑娘视令尊为父,视令堂为母。与林公子也是情同兄妹,嫁娶成婚之事需经尊甫同意。世子亲拟拜帖奉上,改日会亲自登门拜会令尊,彩礼会这些天也送到贵府上。”
  看我并没有流露出任何高兴的神色,冯仑捋了下胡须道,“我们世子爷有意纳顾林嫣姑娘为侧室,这可是天大的福分啊!这次随卢将军来扬州,我本来是打算亲自把拜帖送到贵府上,没想到会在这遇到公子,还好林公子与顾姑娘都无碍。你们过往可曾与柯宗逆党有过往恩怨?“
  我摇摇头,他沉吟道,“林公子为扬州乡绅,富甲一方,顾姑娘虽充入教坊司为妓,可有世子爷的照应,也断不会和这帮贼子有何瓜葛,莫非是与花会有关?“
  见我没有说话,顿了顿低声道,“既然顾姑娘已安然回扬州,花会上救走顾姑娘应该是贵府所为吧。”
  这个冯仑不知道官府现在满世界在通缉嫣儿吗,这个时候提这件事是何意。我抬起头目光灼灼的的望着他,打断了他的问话,“我们顾林两家世交多年,我与嫣儿亲如兄妹,无奈妹妹命途多舛,今日遇袭之事尚未查明原委,我看世子登门提亲之事还是等查明原委后再定夺。”
  冯仑没有料到我会说这番话来推搪,脸色也一下难看了很多。
  “冯大人,晚生替顾姑娘谢世子爷周全爱慕之心,今日遇袭之事也是多亏了冯大人出手相救,也劳烦禀明世子,尽快查明原委,以免担忧。”冯仑不是一个舞刀弄剑之人,扶着他跨上马背,我拱手微笑告辞。
  “好吧,林公子也请放宽心,有王府的关系,将来为顾姑娘脱罪也不是不可能。至于世子拜会的事,”冯仑脸上有些无奈,“罢了,等我回去禀明世子再议吧。”
  看卢继忠队伍安置已妥当,正当我准备与他道别时,只听见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从西北方向传来,在寂静的夜晚声音格外刺耳。看着马上这行人的披风行头应该是扬州卫的军士。从马上下来的一个四十多岁身材高大的汉子,晚风吹起他的披风显得身材更是身材魁梧。
  卢继衷看到此人后勒紧马缰,从马上下来。便知道此人身份绝不一般。
  “卢大人来我扬州地辖怎么都不通报一声,我也好提前备些薄酒。”这汉子寒暄得客套,语气却并没有丝毫热情。反倒似乎对卢继忠没有通报他有些不满。
  “继忠忙于公事,事急从权,路过贵地,还望连大人见谅!”卢继忠拱手道,语气不卑不吭。
  连大人,这个称呼怎么这么耳熟,突然想起来扬州途中老江给我说起的扬州卫新任指挥史也姓连,瞬时便豁然开朗。原来这连大人便是连家飞扬跋扈的靠山了!
  很明显卢继忠方才的态度让他很不满,这汉子冷哼一声,闷声道,“卢大人高升至征讨营副将还真是可喜可贺。不过你一个从四品的武将来扬州办差也不给知府汪大人和本将禀明一声,是在欺辱我扬州卫无人吗!?”
  还真是官高一级压死人啊,我心里暗忖。卢继忠也并不是一个善于阿谀奉承的主,冷笑回道,“我是朝廷亲封的郴州指挥同知兼征讨先遣营副将,来扬州本是追捕叛贼,虽然大人是扬州父母官,但我却并不隶属你的管辖,若是拜会大人耽搁了剿匪时间,大人你吃罪得起吗?”
  “卢继忠,你还真是好大的官威啊!“卢继忠的这番言语想必是激怒了这位连大人。”扬州地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若要从这里离开,留下那两个被捕的人犯,本将亲自连夜审问!来人,给我将人犯提过来!“
  “我看谁敢!”卢继忠一声断喝,没有人敢上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