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29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的目光很狂热,握着缚龙剑的手却微微有些发抖,刚才的那一剑我用了不动明王心法将自己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了。现在的自己恐怕连方才那一剑的七成的威力都发挥不出来。好在面前的这个汉子也是强弩之末,虽然用刀强撑着地面勉力让自己没有倒下去,看得出来也是内伤颇重。
  “你竟然是魔门中人!”他的眼里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我额头发迹汗水不断沁出,步入江湖以来,眼前的这个人让我心里第一次感觉到可怕。颦儿察觉到我的异样,帮李戟制服住另外两人后,连忙过来扶住我。
  “相公,你没事吧!”颦儿望着我的眼神充满了关切。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目光如剑一般刺向了眼前的这个汉子。
  “本少爷哪里像魔门的贼子!我看你才是吧!”思绪电光石火间我知道现在绝不能被落下话柄。师傅曾为魔门日月两宗的宗主,自他走后,魔门早已是土崩瓦解。江湖上虽闻魔门二字而色变,这些年并未听说过有魔门的任何动静。听师娘讲,魔门中人都会自称神教,这汉子既然称呼我是魔门中人,想来与魔门并无太大干系。既已识破了我武功的路数,也算是半个同门,为何会对我们斩尽杀绝?

  电光火石间,我便有了主意。“魔门逆贼,竟敢在此行刺,你们眼里还有大明王法吗,李戟你去报官!”我眼神紧紧盯着眼前的汉子,不管他是谁,是何缘由在这里刺杀嫣儿,魔门这盆脏水泼下去对我们绝没有害处。
  “报官,哈哈哈!好啊!”眼前汉子表情倒是有恃无恐,哂笑道:“扬州林府的林解元窝藏朝廷要犯,这消息传出去想来会很多人感兴趣的。”
  我虎躯一震,紧了紧握住的缚龙剑,这些人究竟是谁,为何对我的底细知道的这么清楚。为何要刺杀嫣儿,又是如何找到这里。我心里的疑窦重生。眼里闪过一丝杀机,原本是想留他一命,现在看来在官兵赶到前必须要处决他。
  “怎么,想杀人灭口啊,你杀得了我吗?”这个身形硕大的汉子可能是感受到了我的杀机,脸上露出一丝紧张。嘴里的口气却依然很嚣张。
  “不试试,怎么知道?”我森然道,举起手里的长剑,调整自己的气息,准备最后致命一击。
  “小子,看暗器!”面前的汉子突然做了一个发暗器的姿势,侧身跃到身旁的桌子上,我恍惚一下没有看清,他便足见修勾,两张长凳呼啸飞出,几乎与此同时,他的身躯亦已如惊鸿般电射而出,瞬间已经冲出了绿杨春的门口。
  “想逃,没那么容易!”我刚刚施展幽冥步正准备追赶出去,只听见“嗖嗖嗖”三声利箭的破空袭来响声,伴随着“啊”的一声惨叫,那个汉子肩头中箭翻滚一圈后落地。待要再追出去时,便已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不用追了,他中了唐门毒药金银头,不出一个时辰,必死无疑。”身后传来一句低沉沙哑的声音。门口走进一个四十开外一身青衫的书生,相貌平淡无奇,却有些清高的模样。
  看李戟四处搜索那几个弓箭手,这个青衫书生微微一笑走近几步朝我微微作了一辑,“在下潞王府长史冯仑,见过林公子。”
  我的心咯噔一下,还真是担心什么来什么。因为嫣儿的缘故,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刻意回避潞王府的事,没曾想竟然在这种情境下见到潞王府的人,先是在绿杨春遇刺,凶手又被潞王府的人所杀,今晚还真是好戏连台。
  日期:2018-11-08 11:07:59

  第二十二章
  “李戟,马上将那两个刺客交官差查办。”
  我转身抬手作揖客套道,“晚生扬州林景云见过大人,不知冯大人今日带王府亲卫来到扬州有何贵干?”
  我的话里有话,大明律可是严禁藩王出番地,哪怕潞王再如何权倾天下,没有圣旨。想来也是不敢如此肆无忌惮的把王府亲兵派到不远千里的扬州。余光看了嫣儿一眼,她神情有些担忧,听到是潞王府的人后,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却又忍住了。
  冯仑表情并无变化,看了我身后的嫣儿一眼,含笑道:“他们可并不是王府的亲卫,还请林公子借一步说话。”

  我走到颦儿身边,在她耳旁低声叮嘱她和嫣儿留在原地,便随冯仑走出了绿杨春。晚风徐徐,月色满天,霜华遍地。周边却并没有看到多少逛夜市的行人,想来方才的动静已让他们都逃散了。
  几十余个穿着兵甲的军士站在门口,看着不像是官府的捕快。扫视了一周只看到了扬州府总捕头黄路一个老面孔。站在一个络腮胡子的白脸汉子身后朝我挤了挤眼。
  这白脸汉子看见我,转身健步流星的朝我走来,月光下面容看得并不真切,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浓烈的杀气,这种杀气并不像江齐天这样的江湖高手运功之后的那般锐利,却是泊然有股正气。
  “这位兄台是军爷?”我抬手问道。

  那汉子一愣,细长的眼睛蓦地散发一道毫光,一闪之后又恢复了略带沧桑的沉静。
  “林公子,目光如炬!”冯仑表情也是露出几分讶色,眼里露出几分赞赏。拉过那汉子笑着道,“他便是七年前为大明收复蛮莫的永昌府指挥使卢继忠卢士宏大人!”
  “卢继忠!”我心里顿时一阵惊讶,这文绉绉的汉子竟然是有著川滇第一勇将之名、人称“锦豹子”的卢继忠?!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我在南京游学的时候就听到过卢继忠的大名,这些征战沙场的英雄向来都是茶楼酒肆那般文人骚客、市井闲人的上好谈资,何况在缅甸之战中,再次收复蛮莫在众多军事失利的邸报中是那麽的光芒四射。
  现在还记得师伯给我讲过,蛮莫、逸西,为三宣之襟喉,腾越之肘腋。收复蛮莫,腾永之间,稍可息肩。卢继忠在缅甸之战后在湖广剿匪,不知为何带兵来了扬州。

  “久仰士宏大人威名,今日一见,三生有幸!在下扬州林景云,草字孝先,即将赴任镇江府推官,拜见大人。”虽然我并不喜欢对陌生人打躬作揖,但是在这种场合还是按照官府的习惯来吧。
  “不敢当!”卢继忠的声音及其沉稳,隐隐有世家风范,只是脸上有些惊奇,似乎不相信我是一个推官。“继忠只是跟随世子征讨贼人的副将而已,林兄勿要行此大礼!”
  “老弟,你这个扬州解元什么时候成推官了?”扬州府总捕头黄路眯着眼笑呵呵问道,满是褶子的脸上倒是让我感觉了几分久违的亲切感。
  “此事说来话长。”我含笑道,“这两个刺客正好就交给黄捕头了。”黄路在扬州做捕头已经多年,以前在扬州考功名时,与他便是老相识。
  想起今夜发生的刺杀,依然不知原委,我便拱手询问道:“我们与这伙歹人素未谋面,将军是否知方便告知这伙贼人的底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