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27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1-08 11:05:52
  第二十章
  “出去散散心也好,”我的脸上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送走了沈殷文后我赶忙去了湘院,自从回到扬州后,这是我第一次去嫣儿的闺房。一切如意料的一样,嫣儿坐在床头一言不发,任凭颦儿如何劝说,依然坚持要出门。
  我不知道她是在闺房闷太久想出去逛逛,还是想借机去找卫辉府的朱常青,可以确定的是在外飘泊的生活太久,她已经不能习惯再去做一个藏在深闺的千金小姐了。
  “真的?”嫣儿抬起一双俏目看着我,见我微微点点头,犹豫了一会道:“那谢谢景哥哥了。”称呼虽然没有变,语气却生疏了很多。
  “颦儿,你给李戟也说一声,让他也跟着一起。”现在毕竟是非常时刻,万一遇到意外他也是个帮手。

  “公子,夫人给老朽交代多次,一定让我看好小姐。”黎叔小心翼翼的看了我一眼,见我目光如电,本来想要说些什么,又收了回去。
  “黎叔放心吧,有我和颦儿在,不会有事的。”我的声音虽然平淡,却暗含威严。
  “少爷也跟着一起去呀。”黎叔脸上的表情比刚才轻松了很多。
  “这次回扬州还没有出去逛逛呢,今天刚好是中元节,嫣儿你乔装打扮下,待会我们一起出去逛逛。”余光撇了一眼嫣儿,只见她眉头微微蹙了起来,看得出并非很情愿。我心里暗自叹口气。
  “刚才应天沈家公子告诉我,苏州知府因抓捕不力可能会被革职,现在外面风声依然很紧。”我顿了顿沉声道,“嫣儿,我和师娘拼了命把你救回来就一定不会让你有任何意外。如果你心有芥蒂,只当景哥哥是你保镖好了,你和颦儿想怎么逛都可以。”我的语气很真诚,嫣儿没有说话,犹豫了一会,轻蹙的眉头舒展开,微微点了点嗯了一声头。我悬着的心也落了地。

  “呼呼,逛街还真是个体力活啊!”嘴上发著牢骚,可望著两女的身影,我的心却感到温馨和宁静。夜晚的南门街灯火辉煌、人潮涌动,士子如织、仕女如梭,一个小小的中元节,扬州也搞得五彩缤纷,花样百出,看著甚至比苏州的南浩街还要热闹。
  扬州毕竟是江北地区数一数二的大城,因处在南北水运的枢纽,控制南北漕运的咽喉,又是中部省区食盐的供应基地,也难怪当初师傅会把林府建在扬州。
  嫣儿出门后心情明显好了很多,摇着一纸折扇,一副翩翩世家公子的打扮,如水的月光撒在白色的衣衫上,包裹得如同潘安宋玉一般。颦儿在她耳边低声细语,拉着她看石桥下的的河灯,嫣儿埋着头抿着嘴微笑,月色下两个人亲密的就像一对恋人。一人风流无涛,一人倾城之貌,一时吸引了众多来往路人的目光。我和李戟两个人在身后反倒像跟班。
  抬眼望月斜河倾,河岸凉风袭来,闻到莲叶飘香,此等美景倒是让我璁意顿消。
  “天下三分明月夜,无奈两分在扬州,徐凝诚不欺我!”
  “相公又在掉书袋了”,颦儿掩着嘴娇笑道,看着我的目光饱含柔情蜜意。嫣儿回眸看了我一眼,眼里藏着说不清的味道。
  “爷,我们也去放几只河灯吧。”颦儿拉着我的衣袖撒着娇。放河灯是中元节的传统习俗,放河灯既可以寄托对先人的思念,还意味着将厄运随着逝水东流。看我点头同意,便兴奋的拉着嫣儿下桥挑荷花灯。
  “姐姐你看,这式样的好像从没见过呢!”颦儿拿起一个荷花灯嚷道。
  店主人谄笑道∶“夫人好眼力!这可是从京城传过来最时兴的款式,估摸就要在江南流行了。夫人喜欢什么样的款式随便挑。”笑容里却泛著些许疑惑,目光不时在嫣儿和颦儿身上转来转去,嫣儿英俊潇洒,颦儿盘起了凤头髻后看着贵气逼人,想来这样俊俏的人物在扬州是很少见,

  听别人叫她夫人,颦儿还有些不习惯,脸上反倒有些羞涩,“这荷花灯不一直都是用荷叶做底嘛,用折纸不会一下就沉了吧?”
  店主顿时急了:“那怎么会,这下面可是木头做的底,里面装有蜡油,纸糊在上面是沉不了的,夫人你看,这河面上飘的可有不少都是我们家的灯哩!”
  我抬头望了一眼,平缓的运河上漂起千姿百态的河灯,光映粼流。用纸扎成荷花灯,金鱼灯、小鬼灯、观音灯、元宝灯等各式彩灯,顺流而下,星星点点,闪闪烁烁,把整条河面装扮得美丽如诗。几乎让人分不清哪是天上的星星,哪是河里的的河灯。确实比以前见到的荷叶插上蜡烛的造型要漂亮许多。
  两人选了半天,最后嫣儿挑了一个金鱼灯,颦儿选了一个观音灯,“相公,你也来挑一个嘛~”看我两手空空,颦儿娇嗔道。
  “颦儿,你帮你相公选一个好了。”我微笑道,“就这个元宝灯好不好?”颦儿眉角藏着笑,“相公不是要开伎院嘛,这个灯可是象征招财进宝噢!”
  “这么俗啊,”我撇着嘴笑道,“那你这观音灯是不是想早些求子啊”,颦儿瞥了李戟一眼,脸上飞起一朵红云,小声在耳旁道:“李大哥在旁边呢。”
  “公子,我也去挑一个河灯吧。”李戟估计是听到了我们的谈话,倒是挺识趣,转身走远了些。

  “你这些天每天晚上被爷操的叫那么大声,你以为他听不到啊。”我故意在颦儿耳根边调笑道,颦儿脸羞红到耳根。
  “嫣姐姐在旁边呢,相公你说的这么粗俗也不怕被她听到。”
  “爷就是要让她听到!”我肆无忌惮的目光看了嫣儿一眼,发现她眼神闪躲了一下,不经意间露出了艳羡的目光,不过很快就变得清澈起来。
  “爷,你好坏~”颦儿轻咬贝齿,媚眼如丝的瞥了我一眼,那目光媚得仿佛能滴出水来。
  店家递给一张彩色三角旗让我用毛笔写下中元敬语,我想了想,提笔写下了“广施盂兰”几个字,便把小旗插河灯中。转身看了一眼嫣儿,她蹲在河岸边咬着笔思量了许久,写下了“父亲大人冥辉普照”几个字,落款的时候犹豫了下,写下了顾林嫣三个娟秀小楷。看来这份孝心在她心里埋藏得很深,只是平时没有表现出来罢了,我心里暗道。

  让颦儿找店家要了打火石,将烛油点火后,把四盏河灯依次轻轻放在水面上,排成一队,顺水漂流而下,目送它们慢慢飘远。河灯随波荡漾,烛光映星,相映成趣。似乎让人进入一个美轮美奂的佳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