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深层次的秘密》
第792节

作者: 山寨散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回头想想,没有一点后台背景,敢堂而皇之跑到鄞峡开商贸公司收购农副产品?

  南主任越琢磨越害怕,冷汗直往下滴。旁边员工见了安慰说南主任别担心,来了好几辆警车呢,她吃不了兜着走!
  说话间十多名全副武装的刑警冲进服务大厅,为首竟是市局党组成员、刑警大队长——
  司队!
  两名民警连忙上前低声回报大致案情,司队没听完便挥手叫他俩走开,大步来到距叶韵只有六七步远处,打了个照面,心里一愣:
  这这这不是方市长的女朋友吗?把顺坝搅得天翻地覆,又跑鄞峡来了?
  当下正色道:“这位女士,请讲述刚才发生的经过。”
  语气很温和,温和得不象一位刑警大队长,然后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叶韵回顾了与南主任口角的情况。
  “南主任,她说的是否属实?”司队问。
  “她……她……她无理取闹,影响正常办事秩序!”南主任叫道。
  司队道:“我就核实两点,第一她有没有先动手打人;第二她的事情有没有办完?”

  “办完了!”南主任毫不犹豫道。
  叶韵则说:“没办完,我提问后他就赶我走!”
  “那么麻烦南主任当众解答她的问题。”司队道。
  南主任涨红脸道:“我的职责是审核申报材料,解答咨询不归我管……”
  司队以暇好整道:“这事儿可有点难办了,作为刑警大队,我的职责是调解矛盾,工作纠纷也不归我管……收队!”
  他突然一挥手,刑警们如潮水般退出办事大厅,只剩下两个呆如木雕的丨警丨察。

  人群中有人嘀咕道:“咋整的?不是说官官相护么,怎么扔下烂摊子不管了?”
  南主任也愣在原处。
  叶韵笑眯眯伏在柜台上问:“南主任,资质证书到底在哪儿办?”
  “都说了我不管!”南主任大吼道,他已出离愤怒并失去理智了。

  突然叶韵身后传来一个声音:“你不管,那么谁管?”
  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
  紧接着远处快步跑来行政服务中心领导,为首的是一把手冯主任,满脸堆笑来到跟前道:
  “方市长!”

  “轰”,南主任脑子嗡嗡直响,霎时血压升高,两眼发黑,脚底下站立不稳,腾起一个念头是:今天完蛋了,完蛋了!
  “方……方市长……”南主任口干舌燥解释道,“申请农……农副产品收购要有相关……相关资质证明是,是申报环节的……的要求,因为好几年没人注册,我已忘了……这个……”
  方晟侧头吩咐冯主任:“打电话给市工商局局长,问问哪条制度规定的,为什么这样规定?”
  “好!”

  冯主任跑到一边打电话,方晟还不打算放过南主任,又问道:
  “你没手机吗?商户请教问题就知道回答‘你不管’,如果行政服务大厅都象你这样,不如更换电脑操作,要安排这么多人干什么?”
  “我,我错了……”南主任哭丧着脸说。
  “这不是简单的错与对的问题,而是,”方晟冷冷盯着他,“利益和阴谋的考量!农副产品收购并没有技术含量,作为农业大市,多几个商贸公司本属正常现象。可如你所说几年来都没人注册新公司,问题出在哪里?”
  南主任汗如浆涌,大气都不敢出。
  显然方晟的话触及最根本的问题,严重到南主任不敢随意答话,只能以沉默把责任都扛下来。
  那边冯主任一溜小跑过来,表功似的回报道:
  “方市长,我向嵇局请教了,嵇局说本市正式公布的工商行政申报流程里没有这条规定,应该是系统内部增加的,如果方市长觉得规定欠妥,局党组将立即召开会议讨论修改。”
  方晟还没说话,手机响了,正是市工商局嵇局打来的,连声抱歉后表示南主任服务态度差、不熟悉业务,局党组早就想予以岗位调整,这次对他本人以及工商局都是教训,今晚全局要开全员大会,总结和……
  方晟打断道这会儿先安排人帮商户办理注册登记,其它情况以后书面回报!说罢便挂断电话。
  有市长守在这儿,办事人员出奇地高效,所有流程都是特事特办,现场复核、远程授权、系统注册等如行云流水。
  南主任象瘪掉的皮球,无力地瘫坐在角落里,心里明白仕途已经完结,等待自己的将是漫漫冷板凳。
  等到办事人员挤出笑容说“三个工作日后收到准予设立登记通知书就来领取营业执照正副本”,叶韵颌首微笑并离开,整个行政服务大厅才松了口气。
  市招商局向方晟提交了南泽厂招商引资方案,方晟旋即拿到常委会讨论,遭到以成槿芳为首的常委们的反对,焦点在于四个字:

  明标暗投!
  市招商局的方案是:重组后的南泽厂由国资委控股百分之五十一,另外百分之四十九面向社会招商引资,入股方作为大股东有分红和参与经营权利,允许委派一名副厂长和财务主管,但并不改变南泽厂国企性质。
  百分之四十九股份由市招商局根据清产核资结果给出底价,在报纸、网络上公布后,凡有意者无论企业还是个人均可以参与,投标采取“明标暗投”方式,密封报价,最终由评标小组统一开标,竞价最高者中标!
  “我不同意暗投方式,”成槿芳道,“南泽厂是咱鄞峡有影响的国企,不能随便哪个人掏钱就可以入股,必须有资格审查,投标前交纳诚意金,还得有实力雄厚的第三方担保,这样才能保证交易圆满成功。”
  方晟若有所思:“南泽厂宣告破产、拍卖的时候没人心疼,这会儿招商引资倒注重其国企身份来了。”

  成槿芳窘了一下。
  马天晓代为缓颊道:“破产拍卖是由国企转私营,由市场说了算;如今保持南泽厂国企身份,就得坚持地方丨党丨委领导,自然也要认真审核大股东来历,成秘书长的说法与方案并不矛盾。”
  “大家认为资格审查须具备哪些条件?”吴郁明问。
  成槿芳不假思索道:“拥有多年生产经营能力;丰富的企业管理经验;在鄞峡当地有一定影响力和拓展市场的威望。”
  无疑照着国腾油化的模板设置条件,就算夫妻情份也不至于吃相如此难看吧?
  马天晓暗暗摇头,不好意思出言力挺,否则叫拉偏架,要被人笑话的。
  方晟温和地反驳道:“比如说有个亿万富翁,除了有钱别的一无是处,只想着投点钱到南泽厂参与分红,不介入经营,不负责管理,照理是最理想的大股东,可按成秘书长的标准连报名资格都没有,大家觉得合理吗?”

  日期:2018-10-01 07: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