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父母遗弃之后,我意外喝狼奶活了下来》
第563节

作者: 九品一局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现在,也只知道他在跟左天佑买他认识人的尸身,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我该从何处开始呢?

  灰雅儿说要不休息再说,我只能点头,到了晚的时候,张强突然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的意思很简单,让我收拾东西下楼,他在楼下等我。
  他挂断电话,我去敲尹芳的房门,门开了一条缝隙,灰雅儿的脑袋探了出来,她头发蓬蓬的,好像已经睡觉了。
  她眨着眼睛问我怎么了,我说我们现在要走了,她一愣,随即点头说等一分钟。
  我在外面等了一会,灰雅儿开门从里面走了出来,恢复了精神抖擞的样子。
  尹芳也出来了,我跟她说了一下,她无奈点头的说,“如果知道天展在做什么,别对他凶,千万别伤了感情,我们都是朋友,都是兄弟。”

  我沉吟了一下点头,跟灰雅儿下去后,看到张强的车停在了下面,他怎么把车找回来的?
  我们两个坐进去后,他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也不想隐瞒你,我已经见到了这里的天庭使者了,他也给了我一个面子,跟我说了一下我想知道的东西,但不多,无法让我确定到底是不是他对我动手的,如果我有一天确定是谁了,我会告诉你!”
  他说道这里,一脸凝重了,我点头,我想他见过这名天庭使者,他之前自己的分析更加确定了。
  那我问他现在叫我下来说这些?他摇头说,“这件事你先别掺和进来了,我都被直接秒杀了,你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的。”
  “你这是让我先别管天展的事?”
  我忍不住问,他这话说得不错,他都被秒杀了,我估计没有张道陵帮忙,也是被秒杀的份。

  但有关我好兄弟天展的事,我怎么能不管?
  张强点头,“别管,天展这个人怎么说,我之前倒没怎么关注他,应该说很少关注他,但他的成长也是让我惊讶,所以他可能有其他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我要查一下,查出来之后,我看情况而定,如果能告诉你我会,不能那我也不会说。”
  我听得沉默下来,天展最近的确是不对劲了,他不接电话,是在回避我,他是要自己单独处理什么事吗?
  灰雅儿轻声说,“我见过他出手,他不会有事的。”

  我点头,心苦笑,只能希望是这样了。
  张强接着说道,“还有,这里的天庭使者想见你一面。”
  我听了这话一怔,这是他大半夜的把我叫下来的原因?
  “算命?”灰雅儿眨了眨眼睛问。

  “算是吧。”
  张强点头,“我只能跟你说,这个人我知道的事情还要多,因为他我下凡的时间还久,你去见他一次,说不定能从他口得知张道陵的事,或是你想知道的事。”
  听了这话,我自然点头。
  “不过有关我们的一些工作事情,他是不会说的,你问了也没用。”张强接着说道。
  我点头,我也没指望他能告诉我什么其他,把有关张道陵的事告诉我行了,因为我现在找的是张道陵。

  张强问灰雅儿有没有问题,灰雅儿摇头说当然没有,她也想见见别的天庭使者。
  张强一脚油门的朝一个地方而去。
  去的地方很远,一路花了三个多小时,我以为这位天庭使者也是跟张强差不多的职业,不说捞尸,也至少是别的很赚钱的行业,但没想到,张强居然带我们到了一家农舍。
  外面十分破旧的屋子,不过唯一让我觉得这间屋子的主人是天庭使者的原因是,这方圆数十里,好像只有他一户人家。

  要是一般人估计会怕。
  我们三个下车,张强还是抱着他的母鸡,走进这家农舍,发现里面还挺大的,院子里面种着各种花草与蔬菜,还养了鸡鸭,完全一副农村人的生活。
  张强叫唤了一声,从里面走出来一名头发很长的少年,看样子不到十五六岁,脸虽说稚气异常,但目光却是淡然无,我看到这种眼神之后,我知道他应该是这个地方的天庭使者无疑了。
  唐曼居然也见过他?是怎么认识他的?
  “谁跟唐曼认识的?”这少年老道的问,声音有些沙哑。
  “我。”我站前了一步。
  他在我身打量了几眼,“你跟她什么关系?”
  “我是她术门的长老。”,我道。
  他也没说什么了,又在灰雅儿身看了几眼,微微有些诧异,“狼精?”

  “是的,前辈。”灰雅儿微笑。
  “先坐,我这屋子里面的事还没忙完呢。”他说着自顾的走进了他的房间。
  我跟灰雅儿自然心好好起来,但张强让我们坐下来,似乎已经知道他里面在忙什么了,不过我们刚坐下,突然听到了里面有怪的声音,好像在磨刀的声音一般,他在做什么?
  第五百二十九章东子
  听着磨刀的声音,我跟灰雅儿都看向了张强怀的母鸡,这只母鸡一愣,十分不满的对着我们叽叽喳喳起来,我跟灰雅儿轻笑了一声。
  张强无奈的摸了摸母鸡的脑袋,她才安静下来,卷缩着脑袋,钻进张强怀里睡觉。
  因为这是大晚的,也是凌晨了,这位天庭使者这么磨刀,还真是有些慎人,也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

  反倒张强丝毫异色没有,反倒在闭目养神起来。
  等了大概半个多小时,这少年终于走了出来了,明明看他年纪不大,说话做事都有点老态龙钟的感觉,应该是在阳间待太久了。
  他走出来以后,我特意看了一下他的手,十分白净,好像不是干什么粗活的,那他刚才在磨什么刀?
  他也没多说话,让我们叫他东子行了,我跟灰雅儿自然客气的叫了他一声。
  张强说过了,这东子可他都下来得久,所以我们不得不客气。
  东子坐了下来,我则是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的面相,果然我以普通手段看他看不透,但用气去看,他肯定会发现,还是让他主动的提吧。
  他看了我跟灰雅儿一眼,淡淡的道,“听说你们想问张道陵的事?”

  听他主动这么一说,我自然心一喜了,急忙点头说是。
  “张道陵我也见过几次,他有一次也过来问了我一点事情,我都告诉他了,但你要问他长什么样子,我也不记得了,最近的事,我听说他好像去了一趟昆仑。”
  “昆仑?”我微微诧异。
  灰雅儿也愣住了,喃喃自语的念了一句昆仑二字,因为她知道自己的父亲,那只麒麟现在躲在昆仑。
  张强睁开眼睛,神色一动了。
  “对,昆仑,不过看你这表情,是知道昆仑?”东子目光淡淡的问。
  我只能说传说神仙的发源地昆仑谁不知道啊,西王母还住在昆仑呢,东子听了之后只是深深的看了我一眼道,“昆仑是道教的发源地,张道陵去那里也无可厚非,但我听说最近昆仑好像出了一点事,所以张道陵出现了,……”
  “事?什么事?”这次张强按耐不住的开口询问起来。
  我跟灰雅儿都好起来。
  “昆仑没水了,干了近两个月。”
  “是龙珠被盗了?”我脱口问道。

  张强听了这话也是惊讶无了,至于灰雅儿则是有些茫然,她还不知道龙珠的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