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76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索菲娅等了一宿,也没等来李沧海温暖的怀抱,越发的感觉床板的冰冷,早上醒来便开始胡思乱想,越想心里越是狭窄,最终在床头嘤嘤的哭了起来。
  李沧海在隔壁听到索菲娅的哭声,再次心软起来,想来和索菲娅相识这么久,真的很少见这个女人哭泣,而此番听她伤心的哭声,让李沧海觉得满是愧疚,昨日因何争吵已经不再重要了。想到这,李沧海翻身起床,悄悄的推开隔壁的房门,轻轻的躺在了索菲娅的身后。
  开始的时候,索菲娅还有些气,可面对李沧海结实的臂膀,她最终还是放弃的抵抗,转身一头扎在他的怀里。
  李沧海抚摸着索菲娅温软的身体,兴致便高涨起来,俩人都心照不宣的脱去衣服,纠缠在一起,而昨晚的不快,也被这高涨的热情烧成了灰烬。
  完事后,索菲娅点着李沧海的鼻子笑道:“坏东西,现在还怪人家吗?”
  李沧海轻轻的抱着索菲娅说:“不怪了,有了性贿赂,啥都不乖了。”
  索菲娅听了骂了句讨厌,刚想挥拳却被李沧海攥住了手,轻轻的放到嘴边亲吻起来。
  过了一会儿,李沧海低声问:“今天是排卵期吗?”
  索菲娅听李沧海突然问这个,很是惊喜,笑道:“哎呦,你还知道排卵期,等我算算啊,嗯,应该差不多吧,就这几天吧,要不再来一次?”
  李沧海看着索菲娅的眼睛笑道:“来一次?”

  索菲娅也调皮的回应道:“来一次。”说完便主动翻身压到李沧海身上,亲吻起他的脖子来。
  俩人便真的又来了一次。
  两次温情,让李沧海有些疲惫,虽然已是日上三竿,却依旧懒得起床,索菲娅也很是享受腻床的温暖,俩人虽然吵了一架,可激/情过后,反而显得越发的亲密了。
  夫妻二人的矛盾因一次性/事而烟消云散,李沧海也再一次把精力投入到工作中来。

  思前想后,李沧海最终还是决定把健身会所改为车友汇,之所以打车的旗号,有两个原因,其一是会所建在车城里,主打车的旗号,名正言顺;其二嘛,是不想给索菲娅以口实,毕竟她就是搞健身的,弄个健身会所不让她去管理,说不过去,而真的让她管理,那李沧海在会所的一些活动就可能有诸多不便。
  车友汇开业,李沧海没有搞任何仪式,甚至连一块牌子都没有挂出去,对此,张雯雅有些不解,楚天天倒是没说什么,她知道,有些会所对外营业,自然要高调,而李沧海要的,却是尽量低调。尽管如此,李沧海还是邀请了万芳,希望她有时间过来看一看,感受一下。
  万芳对李沧海的邀请不会有什么警觉和怀疑,接到邀请便满口答应了,但是时间上,却需要好好安排一下。
  对于会所的经营,李沧海还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思路,但是他让楚天天做了一批会员卡,金卡五张,他打算先给万芳一张,银卡做了二十张,也只给了沈睿、王亚洲、钱云良和温晓明,至于其它的卡片,他随身带了几张,以备不时之需。这些会员卡表面上看着一样,编号却大有文章,而其中的文章,则只有李沧海和楚天天两个人知道,连张雯雅都没有告诉。
  忙完会所的事,李沧海去巴黎小镇把房子定了,张雯雅有些不解,笑着问:“既然喜欢孟小,为什么不趁机把这小妮子拿下,三四百万的订单,在这样的小城市还是很有吸引力的,捎带着搞点特殊服务,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乘人之危的事我不干,男女之事,唯有你情我愿才有快乐可言,不管是明规则还是潜规则,用利益交换去满足裤裆里那点小贪婪,和直接去花钱买春还有什么区别?”

  张雯雅听李沧海此言,暗道自己没有看走了眼,这个李沧海果然不是下作之人,可又觉得他看上的女人,不太可能就这么轻易放弃了,便又开玩笑道:“该不是怕泡不到吧?”说到这儿,张雯雅笑着看了看李沧海。
  李沧海扭头看了看张雯雅,也笑了笑说道:“开玩笑,你这样的老狐仙我都泡到了,还怕她一个小妖精?”
  张雯雅听李沧海说一个老字,骂了句“讨厌,”又感叹道:“唉,我真是老了,是不是该给年轻人让路了。”
  李沧海听得她话里有话却不敢确定她是指工作上还是俩人的关系上,便也含糊的说道:“不老,你还嫩着呢,我就好你这一口儿,”说完,也不顾她开着车,便伸手揉了揉她的胸。
  张雯雅被李沧海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骂道:“讨厌,开车呢,老实点!”

  李沧海只好收回手,但看到张雯雅白中透粉的笑脸,知道刚才的话还是起作用了。
  张雯雅抬手撩了一把头发,又问道:“说正经的,你真想泡孟小?”
  李沧海见张雯雅如此严肃的发问,倒有些为难了,一时想不出该怎么回答,便笑着不说话。
  “真的,你到底想不想?你真想的话,我给你找机会,我看着丫头不错。”
  李沧海这才明白张雯雅的心意,他突然想起小卫介绍林硕的事,心想当领导真是好啊,总会有下属变着法的去满足甚至去发掘你深藏于内心的那些见得了人和见不得人的各种贪婪和欲/望,进而从领导手里换取自己所需要的各种好处。其实自己又何必去怪小卫,去怪张雯雅呢?当初自己对白雅荷,对温家父子,对沈睿,以及现在对万芳,不都是一样的吗?再换个角度,如果当初这些人都一副清正廉洁、公事公办的作风,还会有自己的今天吗?怪不得古人云:水至清则无鱼,人至察则无徒,很多时候,领导对下属的灰暗行为和心理,也是要包容,甚至加以利用的,这样一来,不仅可以拉近彼此的距离,还可以更好的驾驭他们,为己所用。

  想到这儿,李沧海释然了,笑着说:“我看也不错。”
  张雯雅听李沧海这话,笑了笑没再说什么,可内心里却有了底,开始小心盘算起来。
  李沧海知道张雯雅的办事能力,这事儿有她操心,搞定孟小也是迟早的事,至于何时,李沧海并不关心,他此时最为关注的,还是汽车城的发展。
  市台的专访和广告并没有给CH汽车城带来明显的效益,这也在李沧海的意料之内,他有心找沈睿联系一下省台,以CH国际投资集团的名义做一个整体的广告,把集团的影响力尽快扩大,只是临近年底,他有太多的事要张罗,这件事只好往后拖一拖了。
  事实上,李沧海这两天正在为安若素的事纠结。在给钱云良送会员卡的时候,他特意去安若素办公室坐了坐。自从省城春宵一度,俩人关系越发微妙,李沧海知道以后贷款方面还有很多事用得着安若素,一直小心维系。而安若素被李沧海的激/情所感染,仿佛年轻了许多,少女之心再次被唤醒,也很享受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
  见到李沧海敲门,安若素摆了摆手,又起身悄悄的把门掩好,这才含情脉脉的看着他,仿佛有很多话要说,却又沉默不语。
  李沧海见她举止暧昧,以为她要在办公室一晌贪/欢,内心里很是紧张,连忙坐到沙发上笑道:“安姐最近忙什么?”
  安若素叹了口气,又坐回到自己的椅子里,沉默了一会儿才说:“唉,忙倒是不忙,就是有个事儿,烦死了。”

  李沧海听了,知道她是有话要说,便识趣的问道:“有什么烦心事?说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