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25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1-07 09:14:08
  第十七章
  我裸著身子躺在床上,就著气死风灯翻看著王阳明的文集《传习录》。这是师傅生前最爱读,也是师伯顾宪成最抨击的一部书。心学与实学的对立也让兄弟二人走上完全不同的路。只是对于我而言,这本书却过于讲究文章道德,本是想读书静心,却越看越烦闷。
  “无善无恶是心之体,有善有恶是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颦儿。你觉得爷是属于哪一种。”我听到浴盆里还有哗啦啦的水声。

  “这些之乎者也的,奴婢哪懂”,说话间,颦儿清凉的身子便偎进了我的怀里。
  “颦儿知道爷心里烦闷,爷心里有火就向颦儿发吧,”颦儿的一双俏目含情脉脉地望着我,目光里蕴藏着万般柔情。
  “我顾景云文采武功到底是哪里配不上她,难道就因为我是师娘收养的吗?”颦儿的目光只是让我平静了片刻,我忍不住压抑已久的烦闷,如受伤的野兽一般咆哮。
  “相公.”就在我心中怒火足以燃烧一切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道清澈的声音,那声音清澈的彷佛是一道一眼见底的小溪,轻轻流过我的心。
  “嫣姐姐也并不是不喜欢相公,只是这些年飘落在外,才会被其他人抢得了先机。”颦儿看我的情绪稍稍有些缓和,伏在我胸前,轻声道:“相公若是真心喜欢嫣姐姐,为什么不直接和嫣姐姐明说呢?”
  “怎么说,我拿什么和世子去争抢。”我潸然道,声音也低沉了很多。
  朱常青是潞王的长子,去年刚刚承袭了世子之位,嫣儿过去的四五年时间里,倒是有多半时间是这位小王爷陪伴在其左右。两人也是早已暗生情愫,正是因为有他的庇佑,过去的这些年里嫣儿常年在风月之地尚能保全处子之身。这些都是这两天颦儿暗中打探到的。上次嫣儿用来给师娘疗伤的天山雪莲也是这位世子送给她的礼物。正因为师娘同意让我娶嫣儿为正室大妇,纳颦儿为妾,却被嫣儿拒绝,我才如此生气。

  “这小王爷看上谁不好,为什么偏偏看上嫣儿呢?”我心里一阵烦闷,用力柔捏着颦儿胸前的那对凸起,颦儿咬着嘴唇,强忍着疼痛并没有发出声来。这小王爷看上的若是他人,也许还能为我除掉丁平如虎添翼,可是到头来却偏偏成了情敌。
  “相公应该有好些天没和嫣姐姐说话了吧。”,颦儿的转过身子趴在我的身上,在我耳边吹气如兰。我是她的第一个男人,同房后称呼也变得亲昵了许多。
  我一阵沉默,却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算下来自从师娘宣布婚事起,到现在有一周没和嫣儿见过面了。或许自己一直习惯于女人主动倒向自己的怀里。嫣儿这次对我的打击超越了以往任何一次。
  京城和卫辉相隔千里,他们是如何认识的,嫣儿又是怎么从教坊司去的河南,潞王府有没有参与到刺杀行动中,这些都已经无关紧要了。潞王是皇上唯一的同母亲弟,朱常青作为潞王的长子也必定会世袭王位,这样的王侯之家断然是不会允许一个世子娶一个教坊司出身的女人。而嫣儿明明知道这一点,却依然拒绝了我,这才是让我愤懑的根源。
  “前些天听嫣姐姐讲,她常看的《古音正宗》就是世子编纂的。”颦儿看着我的脸色,小心翼翼的道。
  “哦?”我一愣,马上便白了这位小王爷恐怕并不只是一个酒囊饭袋,有如此尊贵的身份竟然还懂琴谱音律,难怪能让嫣儿心动了。
  “颦儿,你会不会觉得是爷太目空一切,太自命不凡。”我的声音里透着些许沮丧。原本以为花会舍命救下嫣儿后得以一家团圆,没曾想会这种结局。
  “贱妾不了解嫣姐姐怎么想,可贱妾知道,颦儿今生今世都是相公的女人,生是相公的人,死是相公的鬼!若是有来生,颦儿愿意生生世世侍奉相公。”颦儿看着我的目光坚定而又温柔。我渐渐清醒了下来,不如惜取眼前人,是呀,有这么爱我的女人在身边,为什么非要为得不到的人烦心呢。

  颦儿吹灭了气死风灯,月色的银辉透过纱帐泛起晶莹柔和的光芒,称得颦儿肌肤更是欺梅赛雪。我抱起她的娇躯骑在我身上,舌头堵住了她的樱唇,手握住了她的丰胸,指尖柔动着她的凸起。颦儿伸出玉臂紧紧抱住我的腰身,娇躯和我的躯体死命厮磨。接下来便是一边倒的征服。
  日期:2018-11-07 09:14:33
  “景儿,你在想什么呢?”师娘的一声轻斥让我头脑突然清醒。
  前天让李戟刚把清欢接到府中,师娘便催促颦儿教新来的丫头和清欢习武。五墨轩的庭院里除了我和师娘,再无旁人。师娘一身素装持剑站住我面前,而我的发挥却始终不在状态。夏末的阳光没有那么刺眼,余晖透过树叶洒在师娘身上,倍添出尘飘逸。
  师傅是个奇才,这是我师伯泾阳公说的,我是个天才,这是我师娘说的。而师娘呢,我觉得是天才加上奇才吧。师从隐湖李雨桐后,碧玉年华之时便有跻身江湖十大的实力,只用两年时间练成隐湖至高绝学心剑合一,成为了天下第一大门派的继承人。“林中凤凰”林郡的名号在当年可是名冠天下。嫁给师傅后,竟然能将魔门与隐湖两大绝世武学融会贯通,成为这世间同时练成魔门与隐湖两大绝学的第一人。若不是花会闹出这么大得动静,想必世间都不会知道有这号人物吧。

  “没想什么,只是在猜想若是师娘与隐湖赵掌门比试,想必可以拿下天下第一的名头。”我的眼里含着一丝笑意。
  “少贫嘴,”师娘轻啐一声,正色道:“景儿,你虽说有习武天赋,只靠剑谱自学,便能将正大十三剑练到如此地步,确实难能可贵。只是你尚未练到炉火纯青,等遇到真正像江齐天这样的顶尖高手,恐怕过不了十招只怕性命堪忧。”
  顿了顿,继续道:“武学有门派之分,少林凝重、武当高峻、隐湖飘逸、魔门诡异,这就是门派风格的不同。不过,万流归宗,每派武学练到了极处,也就殊途同归了。那些能够在江湖上屹立不倒的门派都有着自己的独门绝学。当然江湖并无什么秘密可言,这些绝学中的秘密能保持三五十年就算长久了,若不再经过本门几代高手去芜存精的承继与发展,迟早会被浩荡向前的江湖所淘汰。师娘今日将改进过的正大十三剑与天魔刀法传授于你,你要认真学。”

  师娘亲自示范着幽冥步和流云诀两者间的异同和奥义,告诉我天魔刀法在进攻时需要配合的轻功诀窍。在这时我才知道这两项绝世轻功的异曲同工之妙。只是轻功无法做到无中生有,里面也能看到魔门和隐湖武功的影子,只是其中化用了多少招别派的绝学,却不是我眼下能了解的了。
  “师娘,那日嫣儿刺杀丁平时,丁平的身法和幽冥步很类似,莫非他也是魔门中人?”
  师娘黛眉微皱,“一直以来我和你师傅都以为他只是文臣,这个贼人。”
  提起仇人,师娘的声音微微有些颤抖。紧了紧手中的碎月剑,这是师娘当年拜入隐湖时,李雨桐亲手所赠。一晃已是二十多年。
  我知道师娘并不知情,挥刀使出天魔蹁跹舞时,便转移了话题:“师娘,江湖上真的有墨门这个门派吗?”

  师娘沉默了一会,“我原想把魔门换个名字改头换面后延续下去,招式虽然变了些,没曾想还是藏不住。丁平在江湖的势力也很庞大,景儿你若是要踏足江湖,只有颦儿一个人帮衬你可不够。”
  “我不是已经踏足江湖了吗?”看到我眼里藏着的笑意,师娘也莞尔。
  “现如今不仅官府,各大门派想必都在追查那晚救走嫣儿的蒙面人是谁。你以后要万分小心,素锦这些年以墨门的名义行走江湖,打出了不少名气,武功也是得我真传,以后很多事情可以帮衬你。”
  这一番话让我知道了魔门现如今的生存状态。自从数十年前魔门与少林、武当、隐湖等名门正派决战失败后,魔门便真正的土崩瓦解,江湖里已经很少听到魔门这两个字。哪怕有人提起,也必然是群起而攻之。而师傅虽兼魔门日月两宗的门主,也从未以魔门身份示人。师娘使出的魔门绝学虽然改良了很多招式,普通人也许看不出来,用到江齐天这样的高手,就只能露馅了。
  “师娘从未想过让你担起振兴魔门的重担,教你的这些武功也是为了让你危难时能自保,若不是因为嫣儿这个事请让你卷入其中,师娘是绝不会将魔门与隐湖两大门派的武学倾囊相授。江湖险恶,步步惊心,以后你要多多小心。”
  师娘看我的眼神很清澈,却目光如炬,似乎能洞察我的一切。“你以天魔刀法来出招,我看看你学会了几成。”
  我忽然感到了一股泊泊然的压力,随着她不急不徐的步法一步步的接近,那始终如一的节奏竟彷佛战场咆哮的战鼓一般,让我的心都怦然跳了起来。
  “不动.如山.”我暗运不动明王心法,低低喝了一句。

  “沧啷”一声,碎月剑已和我手里的朴刀同时出鞘。
  “天魔翩跹舞!”魔门月宗绝技中最强的攻击杀招被我释放出了绝强的力量,踏着幽冥步鬼魅的身法,刀影织成的光幕如同巨浪一般卷向师娘,比起那日花会师娘使出的同一招数多了凌厉的气势,少了些飘逸灵动。
  “秋月如霜照未眠!破!”师娘轻咤一声,俏目射出一道寒光,前迈一步,长剑并不似我猜测的开出十几朵剑花,却是由繁化简的当胸一剑,这一剑运行的轨迹直白得让我有些吃惊,可偏偏它的光芒就这么简简单单地透过了我的刀锋,刀刃竟然封不住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