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74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以为冷若冰要走,也在犹豫,事已至此,是该主动点还是就此作罢,可就在犹豫之际,冷若冰发话了。
  原来冷若冰见李沧海沉默不语,在客厅了转了两圈,终于决定要主动一次,但是她终究还是有些矜持,一直走到门边,这才背对着李沧海说:“小女子吃饭耽误了行程,天色渐晚,错过宿头,不知可否借宿一宿?若蒙款待,定少不了客官的房钱。”

  李沧海听了不由自主的笑了,连忙起身,走到她身后一把抱住笑道:“但住无妨,房钱好说。”
  俩人嬉笑之下,刚才的尴尬气氛一扫而光,接下来便是心照不宣的只谈风月,果然是和谐多了。或许是彼此都意识到以后见面机会不多,俩人都异常主动,李沧海也真正认识到,睿智的冷若冰若将这份聪明才智用在调/情上,实在是比苏皖强上百倍。俩人在床上折腾到12点,终于在筋疲力尽中沉沉睡去。
  待李沧海醒来时,冷若冰已经走了,李沧海嗅了嗅枕头上残留的香水味,用力伸了个懒腰,这才发现床头柜上摆着一只叠好的千纸鹤。
  见那纸上有字,李沧海便小心翼翼的拆开来看,展平了才发现,是冷若冰手写的一首宋词:
  蝶恋花.题赠某人
  来去无时分别久,又话离愁,无奈心中绣。
  默默擎花独自顾,伊人不再梦依旧。
  离愁入骨思如咒,只好问君,几时有药救。
  欲斩青丝万事休,又怕来日泪沾袖。
  李沧海虽然没什么文学造诣,对通俗的词义还是领会了八九分,顿时被冷若冰的才华所折服,只可惜,俩人缘分将尽,恐怕也只有把无奈绣在心头了。
  和冷若冰的无果而终,让李沧海有些惋惜,他突然发现,自己骨子里还是喜欢睿智的女人的,比如万芳、比如沈睿、比如任爱轩等等,只不过冷若冰更加的剔透,或者说不够“糊涂”,不太懂得看透而不说透的境界,从而破坏了不少和谐的气氛,这也直接导致了俩人一直若即若离、时冷时热的关系。李沧海也时常反省自己,是不是自己有些男权主义,或者说自己不够包容,从而错失了俩人本可以更加快乐的一段时光。

  虽然冷若冰的一首凄美的宋词让李沧海有些许的伤感,好在他身边并不缺少女人,况且,他除了女人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至少佟胜楠和辛迪那边的火还没灭干净呢。
  一想起佟胜楠和辛迪的矛盾,李沧海便有些头疼,按理说,佟胜楠是辛迪的同学,又是她介绍来的,应该对辛迪有所尊重,但是在业务上,这个女人太自信了,自信的有些自负,而辛迪碍于同学情面,又不好管的太重,这种双头领导,李沧海本意是希望她俩互相牵制和监督,避免一家独大,架空了老板,可现在,却成了制约公司发展的问题,看来任何管理手段和制度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和实效性,在某个阶段适用的,未必永远使用,可如果现在需要调整,是该树一个人的权威还是进一步掺沙子,实现权力的进一步制衡呢?

  李沧海想了许久,也没有一个好的答案,决定暂时冷处理一下,他突然想到温东明,如果这个老爷子健在,会是什么样的处理方式呢?他会隐忍吗?还是会主动出击?或许等待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吧。既然如此,还是回家看看,从到省城,加上去深圳,在外也盘桓了多日了,汽车城项目的进展也一直是李沧海牵挂的内容,而索菲娅近来情绪低落,也该好好关心一下,否则真像丁晓东小两口那样,也是件麻烦事了。

  回到家时,索菲娅没在家,李沧海以为她回了娘家,便给她打电话,电话接通才知道她和文小文、华梅在外面吃饭。
  索菲娅听说李沧海回来,很是高兴,便让她过去一起吃饭。
  李沧海想了想,文小文和华梅都不是外人,也就欣然而往了。
  到餐厅时,三个女人已经点好了菜品,见李沧海进来,索菲娅便让服务员拿来菜单给他加了个菜。
  文小文见索菲娅关切的样子,笑着说:“索老师越来越有人/妻的样子了啊。”
  李沧海知道华梅刚离,不想在她面前秀恩爱伤了她,便只是笑了笑,没再接文小文的话,转而问道:“小梅今天怎么有时间回来了?”
  索菲娅听了马上拍起了桌子骂道:“你还好意思问,就你那个什么朋友,什么人啊,始乱终弃的货。”
  李沧海白了索菲娅一眼,扭头问道:“我听说了,怎么回事?非要闹到这个地步?”
  华梅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李哥,我也不瞒你,晓东提出来的时候,我挺惊讶的,一直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就要分手呢?或许,他有别人了吧,如果那样,再勉强也没什么意思,我想我做到问心无愧就好了,既然他想自由,我就给他吧。”
  李沧海听华梅这么说,觉得她还是爱丁晓东的,但是很显然,她从来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婚姻存在问题,或许这恰恰是她最大的问题。
  想到这儿,李沧海便放下筷子,准备和她好好聊聊,了解一下俩人分手的真正原因。
  李沧海严肃的问道:“直到现在,你还不知道你们离婚的真正原因?”
  华梅也意识到李沧海这个问题很严肃,抬头看了看他,又扭头看了看文小文和索菲娅,这才低头说道:“我觉得,肯定是他爱上了别人。”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你是真的抓到了证据,还是仅凭猜测?”
  华梅再次尴尬了一下,有些气馁的看了看索菲娅,没有说话。

  索菲娅见华梅被李沧海逼问的很是窘迫,替她不平,拍着桌子骂道:“哎你到底哪头的?怎么光替人家说话?”
  李沧海笑了笑,又摇了摇头说:“这不是替谁说话的事,就算我站在小梅这头骂晓东是畜生,能改变得了事实吗?真正的朋友应该帮她解决问题,而不是一起发泄情绪。”
  索菲娅听了更火了,皱着眉头嘀咕道:“你还吃不吃?不吃你早点回家。”
  李沧海见索菲娅下逐客令,脸上有些挂不住,沉下脸刚要发火,却听文小文开口了:“哎呀菲娅,你别着急,我看沧海说的有道理,婚姻毕竟是两个人的事,一味的责怪一方,也不客观。”
  索菲娅撅着嘴说:“文姐你也帮着他。”
  文小文笑着说:“我不是帮谁,要我说,如果一桩婚姻结束了,双方都该反省一下,那个丁晓东是不是反省咱管不着,咱们作为小梅的朋友,至少能帮她反省一下,如果反省的结果是小梅没有错,那就是那个丁晓东的错,这样的男人,离开了也没什么可惜的,可如果是小梅的错,就要帮她改正错误,是挽回婚姻,还是开始另一段感情,都有助于她开始更加美好的生活。”
  日期:2018-11-08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