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73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浩这话一出口,马上招致了李沧海和丁晓东的嘘声,可他显然并不介意,依旧是信心满满的说:“你俩甭不服,男人和女人一样,男人有钱了,他就不会太在意女人是不是有钱,但是一定要漂亮,这样他才有面儿,女人有钱了也一样,你说当初咱哥们就是个穷小子,我老婆图我啥?要钱没钱要条件没条件?不就是咱这身臭皮囊吗?”
  丁晓东心情不好,心直口快的毛病便更加凸显出来,他不屑的说:“切,吃软饭的事儿我可干不来。”
  李沧海心里一震,心说男人可最怕这个,简直戴绿帽一样是不可触及的话题,这个丁晓东,心情再不好,也不该这么说左浩的。
  左浩听了丝毫没有生气,依旧笑着说:“你呀,还是太嫩,我为啥说婚姻是妥协呢?这就是不断妥协的结果,再说,吃软饭怎么了?吃自己老婆的软饭,谁敢说不行?这话,也就你们哥俩儿,要换别人,谁敢说我吃软饭?至少没人敢当面跟我说吧?没人说,我就眼不见心不烦?你要说在意,其实你在意的还是你自己心里那点小偏见罢了。”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浩哥说的也有道理,两口子既然结合了,就是一体的,既然是一体的,你也就没必要纠结是左手多干活还是右手多干活了,虽然多数人都习惯用右手,可也不能因此说左撇子有毛病。其实这个道理,不仅在谁赚钱多上适用,做家务也是一个道理,她不喜欢干,你就多干点呗,没谁规定男人就必须赚钱养家,女人就必须包做家务,偶尔换一下角色也没什么不好,都是为了家这个整体利益嘛。”

  丁晓东显然并不认同俩人的规劝,一拍按摩椅喊道:“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你天天用右手,右手跟你妈施瓦辛格似的,左手跟小儿麻痹似的,那特么的能平衡吗?”
  俩人听了丁晓东的抱怨,不约而同的大笑起来,李沧海摇了摇头,心想此时丁晓东还没转过弯来,说什么也没用,或许分开未必是坏事,如果真的如丁晓东所说,让华梅反省一下自己未必是坏事,如果丁晓东所言不实,那他自己也需要借此反省一下自己,总之,分开后,俩人又有了选择的机会,如果缘分未尽,再次选择彼此,自然会更加珍惜,如果缘分尽了,分开了也是彼此的解脱,好在俩人还没有孩子,重新开始的代价并不高。

  三人在休闲中心耗了小半天儿,左浩还要张罗去酒吧给丁晓东散心,李沧海却实在不想再去。
  下午的时候,冷若冰发来信息,问他中期检查答辩是否顺利。李沧海这才想起冷若冰下午参加答辩,连忙说“还好,”又问她情况如何。
  冷若冰也回了俩字“还好,”便没了消息。
  李沧海也没了话题,暗想冷若冰这个女人还真是让人琢磨不透,在一起时,总能感觉她聪明剔透、言语犀利,时有让人汗颜之语,可仔细品味她仿佛又不是真的讨厌自己,偶尔的问候,也让人多有温暖,真不知道是该亲近些还是该疏远些。况且按日程来算,所有课程结束以后,俩人选了不同的导师,也就没多少碰面的机会了,算上这次中期检查,再加上最终的答辩,恐怕也只有两次机会见面,一旦真的毕业了大家各奔东西,茫茫人海再想见面,又谈何容易。

  一想到这些,李沧海又觉得冷若冰这个女人并没有原来想的那么令人望而生畏,即便不想有过多瓜葛,有这同学之谊,以后做个朋友也是不错的。毕竟这个女人聪明睿智,有机会坐一坐,聊一聊,说不定就能在某些方面给自己以很大的感悟和帮助。
  因为想着和冷若冰会面,李沧海婉拒了左浩的邀约,坚定的向冷若冰发出了邀请。
  冷若冰虽然内心里有期许,却没想到李沧海会约她,看到信息后,多少有些意外和些许的激动,只是她毕竟不是苏皖,在这样的时候,总是要不由自主的矜持一下,可她又深知自己的毛病,生怕过于矜持就错过了这次约会,最终还是激动的回了两个字,好的。
  李沧海和丁晓东二人道了别,便开车去了商场,准备给冷若冰买件礼物。刚进商场,李沧海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扭头一看,竟然是石磊。

  石磊正要出来,见李沧海进来,便笑着喊了声沧海。
  李沧海连忙喊了声磊哥,又谦卑的和他握了握手。
  此时的石磊对李沧海的为人很是欣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听说你那个项目快落成了,怎么样,有机会带哥哥去见识见识?”
  李沧海笑着说:“我那小项目,不值一提,不过您要是感兴趣,我欢迎。”

  石磊笑着点了点头说:“好,那咱们有机会再约,你忙吧。”
  目送着石磊离开,李沧海倒有些纳闷儿了,想当初刚见面时,这个家伙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怎么现在突然对自己的项目感兴趣了?难道石鑫向他透露了什么信息?可自己又有什么信息能让他感兴趣呢?
  直到买完礼物,李沧海也没想明白石磊的意思,也就不再浪费脑细胞,一门心思的想着今晚和冷若冰的约会。
  冷若冰体会过李沧海的体贴,对他送上的礼物也就没有过多的惊喜,但她还是笑着说了声谢谢。
  俩人都摸不清对方的脉,晚餐的话题便基本围绕MBA的课题展开,一直聊到结束,彼此都没有任何暗示。
  冷若冰有些失望,她觉得,即便女人有意,男人也应该承担主动勾引的责任的。
  此时的李沧海,也极为纠结,他不知道对冷若冰这样的女人,是该主动还是矜持些,直到结了帐出来,李沧海眼看着冷若冰默默的走向她的车子,这才鼓足勇气说了句:“要不,去我那坐会儿吧?”
  冷若冰听了李沧海的话,停住了脚步,却没有转身。
  李沧海又突然不自信起来,他怕冷若冰的睿智再次看穿他的小算盘,便想解释,谁知还没等她开口,冷若冰却突然转过身来,笑道:“在哪?我不认路。”

  李沧海如释重负,连忙说:“要不你坐我车吧?”
  冷若冰歪着头想了想说:“算了,还是你带路吧。”说完也不等李沧海回话,便转身上了车。
  李沧海兴奋异常,连忙上了自己车,把车开上主路,眼看着冷若冰的车跟了上来,这才开车一路奔浅水湾而来。
  进了门,李沧海热情的招呼道:“请进,家里有些乱,我很少在这边住,也懒得收拾。”
  冷若冰笑着说:“你买的?介意参观吗?”
  李沧海连忙说:“没事,你随便看,反正房子也不大。”

  冷若冰果然四处看了看,连卫生间都打开灯看了一眼,这才回到客厅站定,笑着说:“虽然不大,装修的还是不错的。”
  李沧海招呼她坐到沙发上,又给她倒水,一边倒水一边说:“还行吧,买的精装修,也没怎么刻意收拾,就是个落脚点罢了,过来办事时方便些,省得回回去住酒店了。”
  冷若冰端起水杯吹了吹笑道:“是办事方便还是约会方便?”
  李沧海被她问的一愣,随即明白她的意思,心想对这个女人,没必要藏着掖着,便盯着她的眼睛笑道:“都有吧。”
  冷若冰被李沧海这一看,倒有些拘谨了,便把目光投到别处,说道:“怪不得有女人的气息。”
  李沧海见冷若冰又犯了老毛病,无奈的摇了摇头,却不知道该怎么接她的话。
  冷若冰也意识到自己言多语失,暗自骂自己自作聪明,见李沧海默不作声,便也低头喝水。又过了一会儿,冷若冰见李沧海依旧不说话,只好站起身来,在客厅里转了转,做出一副要告辞的样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