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72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送燕紫出门,回来又见到放在桌子上的袖扣,有心还给她,可此时再去燕紫房间,就真是说不清了,想到这,李沧海摇了摇头,心说算了,以后找机会还她个人情吧。
  再次上了床,李沧海却睡不着了,刚才燕紫在房间的一言一行不断的在脑海里闪现,那种暧昧的气氛,颇是值得玩味,说不定自己主动点,此时这小妮子已经脱/光了躺在身边了。幻想着燕紫浑身赤/裸的样子,李沧海不由自主的膨胀起来,原本坚定的心,仿佛也动摇了,他暗想,或许燕紫是真的喜欢自己吧,如果那样,总是这么拒绝,会不会也是对她的伤害呢?
  这个念头让李沧海原本抗拒的心有了一丝松动,或许很多时候他都是这样说服自己去接受,去猎/艳的,只不过,他自己都未必知道自己是主动的追求还是被动的接受的。
  对SC的考察顺利结束了,虽然没有签约,但是李沧海内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至于后来的一些程序,就交由佟胜楠去做了。
  从深圳回来,李沧海便着手准备论文的中期检查,事实上,燕紫已经把论文写完了,但是一些材料还需要李沧海亲自去填,他也需要抓紧时间熟悉一下论文的结构和内容,以免在汇报时出洋相。

  令人意外的是,中期检查远没有李沧海想象的那么隆重,从童颜提前发来的汇报安排表来看,每个人的汇报时间都不会太长,李沧海、左浩、丁晓东都在上午,而冷若冰则在下午,或许正因为此,上午李沧海根本没见到冷若冰的人影,内心里仿佛还有一丝失落。
  汇报结束后,丁晓东张罗着请左浩和李沧海去吃饭,李沧海想到几个人确实有段时间没在一起聚了,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三人便各自开车本丁晓东家的饭店而来。
  到了饭店,丁晓东却依旧郁郁寡欢。
  李沧海上午就发现了这哥们儿情绪不高,便笑着问道:“咋了,丁总,今天龙体欠安?”

  丁晓东叹了口气,左右看了看俩人,摇了摇头说:“兄弟离了。”
  “什么?”李沧海惊讶的问道:“啥意思?”
  左浩却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拍了拍丁晓东的手说:“离了好啊,恭喜兄弟又恢复了自由之身,今天得上酒庆祝一下啊。”
  李沧海这才明白过来什么意思,马上追问道:“你大/爷的,我早就说了让你别招惹梅子……,唉……,我不明白,为什么啊?是不是你偷嘴被华梅发现了?”

  丁晓东摇了摇头说:“不是,我提出来的。”
  李沧海越发的愤怒了,一拍桌子骂道:“你小子就是个混蛋,我早就跟你说过,不想跟人家好好过就别招惹人家,你可倒好,……,咋样?我说什么来着?”
  李沧海还没说完,丁晓东也急了,大喊了一声:“哥,你能听我说两句吗?”
  左浩见俩人要吵起来,连忙打圆场,笑道:“就是,沧海,你也别着急,华梅又不是你亲妹妹,不就是个员工嘛?再说了,晓东肯定也有他的道理,一个巴掌拍不响,这事,也未见得就一定怪晓东。”
  李沧海听左浩说完,也觉得自己为华梅如此冲动有些过了,尽管她曾经是自己手下的员工,可自打她跟了丁晓东,和自己也就疏远了,说到底,还是人家两口子亲近,即便是离了,还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呢,自己这样,是有些莫名其妙了。
  丁晓东并没有急于说原因,而是倒上一杯啤酒一饮而尽,喝完了这才一副饱经沧桑的样子说道:“你们能想象当你晚上回家在厨房里看到一水池子脏盘子脏碗的心情吗?”
  李沧海和左浩听完,当时就乐了,笑着骂道:“你小子能不能有点出息?就这点屁事?”
  丁晓东摇了摇头说:“我就拿这个举个例子,很多事,日积月累,就像不断绷紧的弦,总有断的那一天。”
  李沧海依旧有些不解,但语气倒是缓和了不少,他问道:“那也不能说离就离吧?一日夫妻百日恩呢。”
  丁晓东长长的出了口气,拍了拍李沧海的肩膀说:“哥,什么叫一叶知秋?一个人咋样,适合不适合你,一件小事就看出来了,只不过现实中,我们被生活所迫或者因为自己的面子无法面对或者不乐意承认自己当初选择出现了错误而已,或者说,考虑到未来的换股结果无法预测,只好选择了持股待涨,说实话,很多人不离,不是不想,而是怕换一个还不如原来这个呢。”
  李沧海被丁晓东少有的深沉逗的直笑,笑完了才说:“你小子,怎么突然这么深刻了?”
  左浩也笑着说:“我看晓东说的有道理,两口子过时间久了,哪个没有矛盾,谁又保证谁的脑子里从来没闪现过离了再找的念头?只不过不说罢了,或者说一想再找一个也不一定咋样,还麻烦,也就算了,最后也就稀里糊涂的过一辈子了,人这辈子,就那么回事,很多人的婚姻能白头偕老,不是相亲相爱,而是不断的向现实妥协的结果。兄弟,你要是没离,我劝你凑合过,忍一忍也就过去了,你要是离了,哥说你牛逼,有勇气,说实话,哥也郁闷好些年,都没你有勇气,”说到这,左浩突然想起什么,指着李沧海说:“唉,你可别跟石鑫说啊。”

  李沧海笑了笑,没说什么,心想这个左浩,以前觉得人品不咋地,可他对婚姻的看法,倒是有些深度。
  吃过饭,李沧海本想回公司,却被左浩拉着去了温泉会所。丁晓东离婚后心情低落,也有心出去消遣一下,便也点头答应了。
  待泡了温泉,左浩叫了三个技师做按摩,三人一边享受着服务一边聊天。
  丁晓东依旧是愁眉不展,唉声叹气的说道:“婚姻这玩意儿,就是个驴粪球子,外面看着光鲜,里面就是一坨屎。”

  这一席话,不仅把李沧海和左浩逗的哈哈大笑,连按摩的三个小丫头也情不自禁的捂嘴笑了。
  左浩笑完了骂道:“你小子才特么的结婚几天,就在那叽歪婚姻了?哎对了,你老婆到底咋了,把你搞成这样?”
  丁晓东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唉,浩哥,你也甭说我,你结婚年头长了,你就一定深刻?”
  左浩侧了侧身,看了看丁晓东说:“深刻?你知道什么叫深刻吗?爱情是相互吸引的,婚姻却是相互妥协的,这种妥协达到一个平衡了,婚姻就稳定了,不平衡,就会动荡,失衡了,就特么的散伙了,你说你提的离,那肯定是你心理失衡了,觉得她配不上你了,或者说你看不上她了。”
  李沧海听左浩说完,不住的点头说:“有道理,浩哥对婚姻很有见地。”
  丁晓东很不服气,嘴里嘀咕道:“见地个鸡毛!”

  左浩得到李沧海的肯定,越发的兴奋,他没理丁晓东的不屑,索性坐起来,朝着俩人指手画脚的说道:“你就说我们两口子为啥稳定了?唉,沧海,我告诉你啊,别跟你嫂子说。”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说:“放心吧。”
  左浩这才接着说道:“那就是妥协,互相的妥协,石鑫在家里牛逼吧,我认了,谁让人家里有钱呢?可我在外面玩她也没脾气,她也得忍,我们有孩子呢,她毕竟是女人,不忍心给孩子找个后爹,再说了,咱哥们儿帅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