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号档案》
第10节

作者: lwjzyxls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麻杆点了点头,对我说:“核桃,《穆天子传》估摸你没看过,说来话长,简单说穆天子就是西周第五位君主,距今将近三千年,传说他曾经周游亚欧大陆,也曾在天山脚下待过,这个高奔戎就是穆天子的贴身保镖,曾经在虎牢关前单人捉过一只老虎,虎牢关的名字就是打这儿来的,这块玉如果是那个死人的,那他就是高奔戎。”
  我也骇然了,我再没学过历史也知道周代是现在中国的老祖宗,什么封神演义什么元始天尊什么姜太公钓鱼等等都是发生在周朝早期的神话故事,没想到今天居然让我看到神话时期的实物了,这种感觉甚至让我有点恍惚像在做梦。

  日期:2018-10-31 16:24:51
  我们三人相对无言,过了半响,我才说道:“老金,你这次搞大发了,连咱老祖宗的东西都敢偷。”
  麻杆没在乎我说的话,望着屋顶自言自语道:“高奔戎只在《穆天子传》中出现过,后来就再也没他的记载,难道说真死在这里了?穆天子率领六师之军来到这里,能把穆天子的保镖杀死,而穆天子连高奔戎的胳膊都没机会掩埋,到底是什么人……。”
  老金也嘟囔着:“那胳膊过了三千年还能动,难道真有长生不老?穆天子在昆仑遇见西王母,西王母……。”
  见他俩都像中了邪似的,我赶紧一人捣了一拳怒道:“你俩魔障了?连西王母都出来了,麻杆你有本事再搞出个玉皇大帝就团圆了。老金你先别惦记长生不老,这块玉咋办?被管教发现,你今天就得归天。”
  老金被我捣醒了,看了我半天,叹了口气:“核桃,不瞒你说,俺走南闯北半辈子,又在狱里关了半辈子,这辈子就算交代了,再过几年俺估摸着也该放出去了,可你说说,俺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什么营生都不会,出去能干啥,只能等死咧,这块玉拿出去换点钱,兴许还能活几年……。”
  我对他瞒着我一直耿耿于怀,插口道“就你胡诌的本事,谁饿死也饿不死你,别弄这没用的。”

  老金被我这一憋,蔫巴巴的说:“核桃,你说得对,你把这玉交出去吧,可以减刑好几年,你还年轻,出去娶媳妇生娃娃,日子燎炸咧,俺老了,再加几年刑也蛮好,就死在监里,省的出去无依无靠的……。”
  老金这话一下把我说来火了,一把把玉塞给他:“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是卖友求荣的人吗?再过几年咱出狱了,你就跟我混,有我一口吃的就饿不着你。”
  老金拿着玉一脸感动的表情,抹了把眼角,“就知道核桃你够意思。”扭头就把玉又塞回褥子里了。看着他利索的动作,我忽然有种又上当的感觉,懊恼道:“你个老滑头。”麻杆在旁边捂着嘴直笑。
  日期:2018-10-31 19:25:31
  接下来的十几天平淡无奇,老金和麻杆经常蹲在一起嘀嘀咕咕,时不时蹦出一两句昆仑、天山,塔里木之类的地名,我对这没什么兴趣,倒是对穆天子的故事感兴趣,没事就让麻杆给我讲,可穆天子的事就那么多,讲完了还被我缠着不放,只好把周朝的故事捡有意思的统统给我讲,到最后周朝的都讲完干脆给我讲起封神演义了,这十几天过的倒也不无聊。
  这天下午,刚放风结束,我正准备回号子,就听见院子外面传来刺耳的卡车刹车声,紧接着一连串的熄火声,明显有一支车队进了监,紧接着顾管教忽然在门卫叫住我,说杨指导员让我和老金赶紧去会议室,我俩一出了院门,立马被镇住了。
  八辆解放牌卡车整整齐齐的停在食堂大门口,腾起的灰尘有三层楼高,每辆卡车的后帘一撩开,解放军士兵一排排翻跳下车,在卡车屁股后面快速排成一个个长方阵,每人手握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全体都有向右转……。”的口令声此起彼伏,感觉到了肃杀的军营了。

  日期:2018-10-31 19:26:13
  “好家伙,有两个排了,这是准备打仗啊。”我看的直咋舌,老金眯着眼睛说:“你看军牌号,不是农七师的,是兵团的。”
  只有最东边第一辆卡车跳下来的不是解放军,而是五个年龄老少不一的干部,其中四个干部一起向下抬着一些箱子,看起来挺沉,旁边有管教上去帮忙却被拒绝了,另一个戴着羊剪绒工作帽、瘦瘦高高的中年人一看就是领头的,快步走到等在食堂门口的杨指导员和阿克烈面前,一边握手一边说话,几个人表情都十分严肃。说了没几句,杨指导员转身指了指后勤生活大院旁边的禁闭室,显然是在说“郭爱民”。那个领头的中年人倒是个急脾气,二话不说就远远奔向禁闭室,慌得杨指导员连忙招呼几个管教在后面直赶。

  我和老金见没我们什么事,悠悠荡荡的就去了会议室,一路上的管教干部都知道我们在这次事件中的作用,不但没人询问,还微笑着和我们打招呼,搞得好像我们也是管教干部,这感觉别提多爽了。
  会议室里只有老丁,我们和老丁聊了聊,知道这些天杨指导员也过来检查过几次,那个死人胳膊没有什么异样,刚才已经送到隔壁医疗室了,而最近监里和农场除了有个别犯人生了点小病以外并没有人死亡。
  日期:2018-10-31 19:26:40
  聊了半天,喝了一会茶水,过了一个多小时,会议室大门打开,杨指导员、阿克烈、三个随军来的干部鱼贯而入,一进门,杨指导员便指着我和老金对中年人说:“他们两个叫胡套、 喜,参与这事的全过场,知道的最详细。”又一指中年人对我和老金说:“这位是从上海赶来的专家彭家林同志,是兵团紧急请来的,你俩把那事再汇报一遍,不许夸大,不许遗漏。”

  彭家林伸手与我使劲握了握,看见我衣服上的劳改字样,微微一愣,随即笑着说:“两位同志辛苦了,麻烦说的越详细越好。”口音带一点广东的味道。
  这位彭专家看到我们是犯人却一点没有瞧不起意思,态度真诚自然,尤其“同志”两字更是让我浑身舒坦,当下我也不废话,立即将整个事件的过程都详细说了一遍,这段时间这件事已经叙述了好几遍,都快倒背如流了,老金也在一边不时补充几句,当然,那块玉的事情还是瞒了下来。
  日期:2018-10-31 19:49:46
  彭专家和其他两位年轻干部都听得很仔细,其中一个小伙子还不停在笔记本上记录着,字写得非常快,一看就练过速写。我半个多小时才总算讲完,彭专家左右看了看说:“同志们还有什么问题吗?”
  那个记笔记的年轻干部操着一口好听的北京口音说道:“那只手臂显然已经脱离身体很久,还能活动,我觉得可能是一种应激反射,肌肉和神经组织在没有完全死亡的情况下,会对外界刺激的动态反应,至于神经组织为什么没有死亡,还需要进一步检查。”
  旁边一位长得挺清秀的女干部带点上海口音说道:“根据阿……。场长所说,解放前这里也出现过类似情况,毛估估也跟那只手臂有关,而那个郭什么民的犯人应该也是被那只手臂抓伤后,在长时间没有呼吸和心跳的情况下仍能活动,毛估估也是一种应激反射,我怀疑,这种异常应激反射可能是一种未知病毒引起,这里没有病毒检测的条件,包括兵团总部也弗来三,我建议,应立即将那只手臂和郭爱民带往上海检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