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号档案》
第9节

作者: lwjzyxls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阿克烈也知道这是杨指导员最后的底线了,也一咬牙说道:“老杨,我同意,出了事,我也负责。”
  杨指导员和阿克烈重重的握了握手,说了一句“胳膊就留在会议室,老丁你负责看管,谁也不许动。我现在就去发电报。”一行人鱼贯准备出会议室,老金却磨磨蹭蹭走在最后,杨指导员急着去发电报,随口让丁管教看着,又叮嘱了几句,先出门了。
  日期:2018-10-31 08:38:59
  见杨指导员出门了,老金忽然对丁管教说道:“我用火再试一次,看看有啥新情况。”经过这么多事,丁管教已经把老金和我当成自己人了,没有起什么疑心,只叫老金小心点,就给自己倒了一杯开水坐到旁边椅子上喝水休息。而我太了解老金了,知道他这样做肯定不是吃饱了撑的,便站在一边看着。

  只见老金先点了一根火柴又放到死人手上方,那只手立即张开了去抓,连试了四次,每次都一样,也没什么稀奇的,第五次老金点了一张草纸,这次烧的时间长一些,死人的手指也伸的时间长了一些,整个手掌都露出来了,老金右手拿着点燃的草纸引诱死人手,忽然左手在死人手掌上迅速一点,又迅速收了回来,动作飞快的往自己裤兜一揣,我正和丁管教说话,侧着身子,但眼睛余光看的清清楚楚,只见老金做完这一切,站起身呵呵一笑道:“好咧,没啥新鲜玩意,老丁,俺们回号子啦,这一天下来快累死了。”

  日期:2018-10-31 08:39:31
  丁管教靠在椅子上都快睡着了,听这话摆了摆手:“去吧去吧,一中队已经回监了,估摸着这二十天内,所有犯人都不得出监了,你俩这次立了大功,我给老顾老王他们说说,你俩可以多出来放放风。对了,杨指导员叮嘱了,这两天发生的事不要跟其他犯人说,这是纪律。”老顾老王也是一中队的管教。
  我们打了个招呼,出了办公大院回到号子里,一进去,小组的狱友就把我们围了,都在问出了啥事,我只是点头傻笑不语,老金胡诌了几句算是蒙混过去,麻杆算是了解我们的人,见老金胡诌也不揭穿,只是忙自己的事。
  这样过了三天,全中队都没有出去,只是早晚各在中队院子放风一次,其他时间都待在号子里,所有狱友都在享受这难得的清闲,下棋的吹牛的写信的看书的各忙各的,慢慢都习惯了,号子里隐隐的紧张感也渐渐消散,毕竟对于犯人来说,只要不劳动不批斗不公审,日子就好过很多。
  三天内我和老金没怎么说话,一是怕引起其他狱友的怀疑,解释起来比较麻烦,二是他一直装作很忙的样子,或者整理内务或者洗漱异物,就算有空也与其他犯人在一起聊天。三是他那天从死人手里拿走一样东西,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问,毕竟我俩这么多年的朋友,他如果不肯告诉我,那这友谊就有点岌岌可危了,况且他那种行为其实算是偷盗了,我们政治犯对这种行为是很不齿的
  日期:2018-10-31 08:39:51
  第四天上午放风,麻杆跟我眨了眨眼睛,一屁股坐在老金铺位旁边,拽着老金说夏天到了,被子太热,要老金帮着把被子里的棉花掏出来,老金无奈只好给他帮忙,我见其他犯人都出去了,也坐在他俩跟前,还没来得及说话,麻杆就低声说道:“你俩这几天不对头,有啥事?”
  见我没反应,老金继续掏棉花,麻杆急了,一把把被子扔一边说:“你俩啥事还瞒着我,是不是怕我去告密,一起这么多年兄弟,我肖长贵是那种人吗,核桃你说,我把你俩当最好的兄弟,什么事都第一时间告诉你们,你俩这么瞧不起我,那好,那咱们这兄弟也算掰了。”说完气鼓鼓一推眼镜,盯着我。
  麻杆名叫肖长贵,三十一岁,比我大五岁,别看他瘦的跟面条似的,还是知识分子,却有点江湖气,一直说他和我、老金是桃园三结义,平时也很讲义气,这事我本来就没打算瞒他,既然他现在问起来了,我就把前几天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告诉他了,听得他一愣一愣的,厚厚镜片后面的一双小眼睛直放光。听完还有点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说:“核桃,没想到一两天的功夫,发生这么多大事,我在清理敌伪办工作的时候,也见过这种死人闹腾的记载,尤其天山以北和昆仑山以北的绿洲上也发生过,每次都死不少人,最后都不了了之,对了核桃,你说那个死人手臂居然会动,会抓人,这没道理啊,在其他典籍里面也没有过记载。”

  日期:2018-10-31 08:40:33
  我瞥了一眼老金,说道:“不止会动,手里还藏着东西呢?”这话一出,老金猛地抬头看着我。
  麻杆吃惊道:“啥东西?三千多年的死人手,手里攥着的当然是三千多年前的东西了,是啥宝贝?”
  我不说话了,看着老金,老金脸色越来差,叹了口气,起身掀开自己的被子,在褥子角扣了扣,拿出一样东西走过来放在我们面前。

  “玉?”我一下恍然了,人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这么漂亮的玉应该值很多钱吧,难怪老金要偷,可问题是,在监狱里,玉再值钱卖给谁呢。
  “不像是玉,哪有玉是蓝色的,这应该是蓝宝石吧。”麻杆把眼镜向上推了推,使劲盯着,鼻子都快碰到床沿了。
  老金“嘿嘿”一笑:“这就是玉,不是蓝宝石,这种玉非常稀少,从古至今,有传闻的蓝玉也没有过几次。”老金拿起玉石递给麻杆:“不过问题不是这玉的颜色,而是这上面刻的两个字,麻杆,你读书多,这两个字是啥个意思。”
  日期:2018-10-31 08:40:46
  玉石是扁平状椭圆形的,跟袁大头差不多大,表面很细腻光滑,一头有一个穿孔,一看就是个挂件,麻杆翻过背面,看到确实刻着两个字,念道:“奔戎?”
  老金一愣,大喜过望的一把抓住麻杆的胳膊:“你真认识这俩字?”
  麻杆被抓的差点失手将玉掉地上,胳膊一甩嗔怪道:“老金你急个屁啊,不就是一块玉嘛,减刑也没见这么急过……。这字是大篆,虽说笔画上有点偏差,也可能是最早期的大篆体,一般人还真认不出来,我跟你说,古文字这玩意深奥的很,我研究过甲骨文石鼓文西夏文,都难得很,尤其是西夏文……。”
  见麻杆越扯越远,我和老金不约而同的打断道:“这俩字啥意思?”
  麻杆被打断很不爽,随口道:“奔就是奔丧的奔,戎就是戎马生涯的戎,奔戎两个字连起来就是……。”麻杆抬起头来想了想,忽然瞪大了眼睛,惊叫道:“高奔戎!”旁边老金几乎同时惊呼道:“穆天子!”
  日期:2018-10-31 16:24:05
  见到他俩震惊的样子,我很是纳闷,尤其对老金,前几天眼睁睁看郭爱民咬死那么多人也没见老金这样吃惊过,什么是高奔戎?谁是穆天子?比郭爱民还厉害吗?诧异道:“你们说什么?”
  老金木了半天才缓过神来,苦笑道:“这块玉如果放到外面,吃十辈子都吃不完,可惜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