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号档案》
第7节

作者: lwjzyxls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过了半响,杨指导员最先恢复,抹了一把脸说:“等阿克烈场长和民兵同志们来了,得想办法制住那狗日的,交给人民审判,为同志们报仇。”旁边老金嘴里嘟囔一句:“人才审判,郭爱民早就不是人了,还费什么劲,干脆弄死完事。”
  日期:2018-10-29 19:05:51

  杨指导员若有所思看了看老金:“不是人是什么,老金,不管有什么深仇大恨,唯物主义世界观不能丢,你虽然是历史***,但也接受无产阶级改造很多年了,这种话不能乱说。”
  老金是个老滑头,见指导员有点上纲上线的味道,赶紧频频点头:“我有罪我有罪,指导员您误会了,我说的是郭爱民像是得了失心疯,不是正常人。”
  其实我看出所有管教的表情都挺不以为然,甚至包括杨指导员都知道“郭爱民”根本不是人了,他们刚才看的很清楚,“郭爱民”不仅力大无比,还不怕子丨弹丨,况且我刚才和他们说过,“郭爱民”是没有呼吸的,不管动物还是精神病人,总得呼吸才行吧。恐怕他们现在心里想的是,“郭爱民”不是人,那又是什么?
  日期:2018-10-29 22:05:46
  大伙都不说话了,各自坐在条凳上发呆,过了没多久,食堂外面传来一阵马匹的嘶鸣声,一个穿着土灰色工作服的高大身影快步从门口走了进来,正是306农场的场长阿克烈,杨指导员连忙站起迎了上去。

  “杨指导员,我们来晚了,牺牲了七名同志啊,我非要把他千刀万剐勒,他在哪?”阿克烈场长是哈萨克族人,四十四五岁,解放前他父亲就在天山脚下游牧,三区革命时参加了游击队,伊宁起义时牺牲,而他被保护去了迪化(今乌鲁木齐),解放后入了党,60年又回到天山脚下的306农场担任场长至今,对农场附近的事了如指掌,汉语,维语,哈萨克语说的贼溜。
  杨指导员和阿克烈是老熟人了,也不多话,提着步枪拉着他就奔向办公大院,我们也连忙跟上,出去一看,好家伙,外面围了四十多人,每人身边一匹马,把食堂大门堵了个严严实实,农场保卫处的民兵这次是倾巢出动了,恐怕战时警戒也不过如此。
  日期:2018-10-29 22:06:16
  阿克烈在大铁门向里面望了望,本来就黑的面堂变得更黑了,眉头紧皱着,又爬上围墙观察了许久,下来对杨指导员说:“咱俩到那边说话。”扭头对围在四周交头接耳的民兵吼道:“都留在这里不许动。”显然这话不只是说给民兵听的。

  杨指导一脸狐疑的跟着阿克烈走到远处大食堂的后墙处才停了下来,两个人开始说话,由于距离较远,说的什么几乎听不见,天色已经微亮,只能看到两人的动作。
  一开始是杨指导员说,阿克烈听,时不时插两句,显然是杨指导员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讲给阿克烈听,过了一会,阿克烈开始说,杨指导员听,却好像越听越激动,左手叉着腰,右手握成拳头挥舞着。只有隐约传来一两句吼声:“不行……。你胡说……。”
  杨指导员和阿克烈是老朋友,脾气又都很大,我有一次去农场基建回来吃饭晚了就见过他俩在大食堂为下棋的事吵过架,也不觉得奇怪,但就在这时,只见杨指导员忽然单手提起步枪,一拉枪栓举起来就对准阿克烈的胸口,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我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
  日期:2018-10-30 07:43:37
  片刻后,身边民兵和管教一下子骚动起来,几个民兵立马提起枪向前跑去,却见阿克烈扭头看向这边,大声吼道:“都不许过来。”几个民兵顿时愣在当场,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我扭头看了一眼旁边的老金:“咋回事?闹内讧?”
  老金没理我这茬,眯起眼睛说:“这事有意思了。”
  阿克烈吼完,又扭头看着杨指导员,杨指导员平举着枪,两个人都不说话,持续了约莫两分钟,杨指导员忽然扭头对我喊:“胡套,你给我过来。”
  我一惊,寻思指导员该不会不敢打阿克烈,改枪毙我出气了吧,心里冒着冷气磨磨蹭蹭走了过去。
  日期:2018-10-30 08:56:55
  “胡套,你看见郭爱民的时候,他身体底下有什么?”
  “没……。我和老金只顾拖他上岸,没注意。”
  “他躺的地方还记得不?”
  “记得记得。就在白毛河拐弯的一片萍蓬草和芦苇之间有个鸟窝,鸟窝下面就是。”
  指导员立马对不远处喊道:“老丁,你带几个人开着拖拉机,跟着胡套和 喜走。”扭头又对我说:“在水里好好找找,看有什么异物。”
  丁管教二话不说叫上另三名管教以及我和老金,去农机大院开了辆拖拉机直奔我看场的萝卜地。一路无话,天色大亮的时候到了地方,拖拉机直接开到河边,我们跳到河里就开始摸,至于摸什么,还真不知道。
  日期:2018-10-30 11:27:55
  那个鸟窝还在芦苇丛中,我们五个人就在鸟窝附近的河底搜寻,因为不知道什么叫异物,我们把能摸到的东西都往岸上扔,老金年纪大,负责在岸上捡扔上来的东西看,除了水草就是鹅卵石,没什么奇怪的,就这样摸了三个多小时,鸟窝方圆二十几米的河床都被我们摸遍了,河床上稍大一点的石头荡然无存,露出下面的砂层和淤泥,岸上倒是堆了一大堆鹅卵石,老金也不耐烦蹲下来看了,插着腰在岸上:“胡套,老丁,别光顾着搬石头,看看芦苇下面有啥。”

  “都长芦苇了,下面除了泥还能有啥,还指挥起管教来了,真把自己当指导员啦。”我嘴里虽然嘟囔着,还是趟水到芦苇边上,拽住一把芦苇拔出来扔到岸上。拔到第三丛的时候一下没拔出,旁边丁管教上来帮我一起连根拔出来,使劲向岸上扔去。扔出去的瞬间,我忽然看见芦苇根上带着一大坨黑乎乎的东西,横着就甩上了岸。

  老金刚翻看完一把芦苇,扭头看着这一丛时,忽然“嘿”的一声,叫道:“找到咧,就是这个。”
  日期:2018-10-30 14:57:28
  我们五个人齐刷刷的望向老金,只见他用拿起一根芦苇杆,小心翼翼的拨动着那团黑乎乎的东西。我们二话不说纷纷跑上岸。老金见我们上来,一边拨拉一边说:“看看,就是玩意。”我定睛看了一下,除了泥还真看不出是什么。老金转身找到我昨晚用过的桶,提了一通河水,两只手提高了,照那团泥上浇了下去。一团水浇光了,我才看清那是什么,冷不丁惊了一下。
  露出来的居然是一条人的小臂,前面五根手指有些发白,呈握拳状,芦苇杆从两根手指之间穿过,被夹在中间,后面断的地方在肘部,正好是一整根小臂。
  “河里咋会有人胳膊?”我首先想到的是凶杀分尸。旁边丁管教也纳闷道:“最近几个月,农场和监里除了郭爱民以外,没失踪过其他人啊。”其他几个管教也纷纷摇头,说话的功夫老金又提了两桶水浇在胳膊上,把上面的污泥冲的差不多了,连小臂上黑乎乎的衣服都看出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