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号档案》
第4节

作者: lwjzyxls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懒得理他,眼睛直勾勾看着地上的郭爱民,想提醒一下杨指导员别被伤到,又怕说的太离奇被骂胡说八道,正犹豫的功夫狱警已经铐好了,而郭爱民这会像睡着了似的,一点动作都没有。

  狱警想把郭爱民抬起来,四个人卯足了劲也只抬两步就扔下来,旁边杨指导员骂了一句“都没吃饱饭!”向后面的民兵一招手“赶紧的,都半夜了,一起上。”五个民兵四个狱警拉腿的拉腿,拉胳膊的拉胳膊,抬腰的抬腰,抱头的抱头,一群人铮的龇牙咧嘴,嘴里嘟囔着“怎么这么重。”硬是把郭爱民连拖带抬的弄上了拖拉机。
  我和老金二话没说,也跟着上了拖拉机,但我死活不敢上拉着郭爱民那辆,也拉着老金挤到狱警这一辆,嬉皮笑脸说着好冷,挤挤更暖和之类的废话,狱警们累的晕头转向,也懒得赶我们下来。
  日期:2018-10-25 13:13:34
  一路无话,一个多小时后到了监狱,下了车我想跟杨指导员把刚才的情况说清楚,虽然郭爱民一路上没有动作,现在看起来很正常,可他那一抓的力量实在让我心胆俱裂,万一又暴起伤人可不是小事,我犹豫着一个“报告政府……。”刚出口,杨指导员扭头看看我,难得的微笑说:“你俩这次立了大功,减刑是跑不掉的,赶紧回去休息休息,明天一早汇报。”说完扭头就走了。
  我只得把后半句咽了回去,和老金回了一中队自己的号子,拖拉机和其他人拐进了办公大院。

  夜里小组的号子里只有我和老金,其他犯人还都在看场,我一边缝裤子和衣服(劳改服只有一套,春天发的,下次发要到秋季,只能把这件缝好了将就穿,好在夏季到了,衣服破点就破点吧),一边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老金,老金听完默然半响,一根接一根抽着手卷烟。
  “是起尸!”
  “啥?”我手被针狠狠扎了一下。索性把衣服扔到大通铺上,“你说啥,谁气死?”
  日期:2018-10-25 19:47:40
  老金把烟头灭了,看了看我的手说:“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啥,这种死人闹腾的事挺多,尤其解放前,每个地方都有,有叫走尸的,有叫活鬼的,藏区叫起尸……。”
  “少灌输封建迷信思想,你个无产阶级大毒瘤。”我六六年毕业的中专生,平时听他胡诌也就算了,只当消遣,可这次是真真切切发生在我眼前的事,我反倒对他说的话本能的排斥,或许是对恐惧的一种逃避。
  老金嘿嘿笑了一下,被我骂了一句反而舒了口气:“我打根儿上就不是无产阶级,呵呵,死人闹腾太正常了,你见过杀**,有的鸡头都被剁掉了,鸡还能到处乱跑,人也是活物,阴差阳错下也能活动。”
  他说的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我一愣,想了下反驳道:“鸡那是还没死透,闹腾最多一个小时也就死了,郭爱民可是死了十几天了。”
  “鸡的寿命就四五年,人的寿命正常也有七八十年嘞,人要比鸡寿命长十几个来回吧,一个鸡蛋孵出鸡仔要二十天,人要怀胎十月才能生下来,合计起来,死了一旦闹腾,人闹腾时间长得多也说得过去。”老金越说越顺溜,好像逻辑性挺强,“再说,鸡不是每只都闹腾,人也不是每个都闹腾,机缘巧合罢咧。”
  日期:2018-10-26 10:46:00
  我明知道他又在胡诌,可一时半会还真找不到破绽,不过他这样把郭爱民的举动比作鸡,倒是让我的恐惧心理减退了不少,摸了摸被扎疼的手,说:“那你怎么解释郭爱民长了一身白毛,一只手能把铁锅抓烂了?”
  老金见我不太紧张了,呵呵笑道:“死人当然会长毛了,就跟肥肉放时间长了一个样,把铁锅抓烂嘛,你用拳头玩命砸砖头一下,也能把砖头砸断,只是你不敢而已,死人不知道疼,有多大劲使多大劲,把铁锅抓烂也不稀奇。”

  日期:2018-10-26 13:05:59
  这话我还算有些同意,有一次我喝酒喝多了,把家院子里的柳树摇断了,酒醒后吓了我一跳,也不知道当时哪来那么大的力气。
  话说到这里,我也明白老金是看我被郭爱民吓到了,故意说这些话安慰,心里挺感激,点了点头:“这么说,郭爱民肯定是死了?”
  “死了。”
  “那他还会闹腾不?”
  “不知道,不过照你说的情形,咱们明天还是报告一下杨指导员,杨指导员平时凶一些,到底对咱们还不错,不能让他吃亏。早点睡吧。”
  日期:2018-10-26 18:23:06

  老金把鞋子在床沿上磕了磕,翻身上了大通铺,我也脱衣躺下,只是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刺激,一点睡意都没有,盯着屋顶发呆。
  这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两声“啪啪”,把我惊的一屁股坐了起来,旁边老金也坐了起来,扭头对我说:“五四手枪。”
  话音刚落,又传来一连串的“哒哒哒”声,老金立马从铺盖上跳了起来,一边穿裤子一边叫道:“是冲锋枪。”我也二话不说,赶紧套上衣裤,跳下通铺。
  枪声感觉很近,似乎就在隔壁的办公大院,我诧异道:“有人越狱?”
  “越你个头,办公大院都是干部,没听说过干部想不开越狱的。”
  日期:2018-10-26 18:47:05
  “谁说都是干部,郭爱民的尸体不就在办公大院。”我说完这话,把自己也吓了一跳,老金的脸色也一下子白了。
  我和老金赶紧趴在号子栅栏门上,探着脑袋听隔壁的动静,铁栅栏门外是平时集合的大院子,有两三亩地,对面大门旁边是管教的值班室,这时丁管教也冲了出来,左手提着步枪,右手系着衣服纽扣,向着北面张望,看样子也是已经睡下被吵醒的。
  看见丁管教,我和老金赶紧摇栅栏门叫喊,把丁管教吓了一跳,也不顾看北面了,端着枪就冲到铁栅栏门外,一拉枪栓,对着我举起枪喊:“干什么,举起手,蹲下。”
  日期:2018-10-26 18:47:46
  我和老金苦笑着赶紧把手举高,隔着栅栏蹲下来,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种紧急情况下,管教是有权采取任何措施处置突发状况的,敢不听招呼就是一枪,挨枪子也是白挨。
  我蹲下来故作镇定,语气尽量平缓:“丁管教,我是胡套啊,你拿枪对着我干嘛。”旁边老金也喊:“老丁,我是 喜,隔壁出事啦,你不赶紧看看,拿俺俩耍什么。”
  丁管教估计也是吓晕了,定睛看清楚是我和老金,把枪也放下来,凑到跟前说:“我咋看呢,大门钥匙我没有,老金,你俩是半夜跟指导员回来的,情况比我清楚,隔壁咋回事?怎么都开枪了,还是冲锋枪。”
  日期:2018-10-26 19:57:15
  监里有四个中队,每个中队一个大院,分别在监狱的东南西北四个边,而四个角分别是办公大院,农机仓库,后勤生活大院,干部宿舍大院,中间是大食堂。每个中队大院内平时都有四个管教持枪值班,中队大门上锁后,里面的管教也没钥匙,大门只有外面人才能打开,为的是防止钥匙被偷或者管教被犯人挟制后打开大门越狱。而一中队因为是看场,每四天才回一次监,所以今晚只有丁管教一个人值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