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号档案》
第2节

作者: lwjzyxls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个搞理工的人,不喜欢废话,凡事必定问起所以然,逻辑推理,但有些东西,真的越推越可怕,真正见到的,即使再匪夷所思,反倒没有那么恐惧
  日期:2018-10-24 19:18:55

  果然被老金说中了,接下来几天,每到傍晚拖拉机都过来把我俩拉回监,车上空空荡荡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三天,第四天才把戈壁上东一块西一块菜场的犯人聚拢了拉回去。
  政治学习过后回到小组,麻杆挤到我和老金跟前,问我们这几天过的咋样,当他得知我和老金是在黑头子山下那片小绿洲看菜场的时候,小眼睛都瞪大了。
  昨天麻杆看的那片菜地来了两个刑事犯,打农药的,一个叫沈宝根,一个叫刘要农,各分队重新分队之前,沈宝根也是看菜地的,就在距离我们的菜地十三四里的另一个小绿洲上。
  沈宝根打农药的间隙,和麻杆闲聊说,他以前每次回监,拖拉机都是先把他接到,再去接郭爱民,最后沿着白毛河河岸回监。可五月二十五号那天,他和其他几个犯人坐着拖拉机到了郭爱民的菜地,喊了半天都没人,司机以为郭爱民睡迷糊了听不到,让其他几个犯人上坡去叫,却没有找到人。
  沈宝根他们一看找不到人就慌了,叫司机一起找,周围都找遍了也没看到人,一直找到白杨林边上,司机也有点慌了,许是怕其他犯人跑散了,赶紧把人聚拢了回监,向管教汇报。
  日期:2018-10-24 19:19:40
  犯人不见了是大事,据说管教向指导员汇报后,监里立马派出了十五个狱警,农场保卫处派出的十个民兵,分别坐着拖拉机和骑着马去事发地搜索,折腾了三四天都没有找到,当然,后来的事是拖拉机司机告诉沈宝根的。
  麻杆拿筷子在地上画着地图说:“沈宝根去找的时候,看见窝棚里铺盖卷还在,麻布包里面还有半袋子馕和腌萝卜。你们的菜场南面是咱们农场,东面是大戈壁,戈壁那头是305团场,西面过了白毛河是沙海,过了沙海是307团场,郭爱民如果真想逃跑只能向北进入黑头子山,基本都是雪山,他如果不带上铺盖卷和粮食,进去要不了几天不是冻死就是饿死,你们说郭爱民有没有那么瓜。”
  麻杆把筷子往地图中间一插,很有气势的说:“所以!我断定,郭爱民不是逃跑!”
  “废话。”说了半天也就是这么个结论,老金继续低头搓脚皮,我继续修煤油炉子。
  麻杆见他的准确判断没有得到称赞,有点急了:“郭爱民既然不可能进山,又不可能去305和306团场,那只有一种可能性。”
  日期:2018-10-24 19:20:40
  “呦呵,麻杆行啊,全监三十多个领导干部都找不到线索,你在这画画图就知道啦,你这无产阶级洞察力快赶上伟大领袖了,快说说,让咱也立功受奖一次。”我直起腰把修好的煤油炉摆正,拿起麻布擦了擦,准备擦干净了过些日子带去菜场,每天吃腌萝卜腌的嗓子眼疼,连兔子都不如,守着萝卜地好歹吃点清水煮鲜萝卜。“敢说你猜,就把麻布塞你嘴里。”

  麻杆往后缩了缩,苦笑道:“肯定是郭爱民偷着煮萝卜,去河边打水,被白毛河冲走了。”
  “你就咒我吧。”我扭头笑着对老金说:“你说呢。”
  老金这才瞥了一眼麻杆:“瓜皮,白毛河那一段最深也就到膝盖,羊都冲不走,别说人咧。”
  麻杆彻底傻眼了,他千算万算就没算到白毛河水在出了黑头子山口那一段只有半米深,不过我倒是佩服他凡事都喜欢往深里琢磨的精神,只可惜琢磨来琢磨去把自己琢磨出个现行***。
  接下来一个星期平安无事,第三次回监后,管教找我和老金仔细问了我们看场的情况,早上也给我们带上了三天的馕和腌萝卜,看样子每天派拖拉机接他们也嫌烦了,让我们也三天回一次监。我赶紧把煤油炉子带上了。

  早上到了菜场,和老金分头清理了一遍地里的杂草,中午炒了个萝卜,老金吃的满嘴砸吧还嫌不过瘾,又让我去煮锅萝卜汤,我提着桶走到白毛河边,忽然想起麻杆说的话。
  虽然我不相信这段河能把人冲走,但意识上来了,忍不住就沿着河岸东望西望,河边没有滩涂,都是半人高的芦苇,河弯的地方还飘着萍蓬草,我拎着桶晃晃悠悠走了半天,什么痕迹都没有,心说怎么还真信了麻杆那孙子的话了,正准备打点水回去,忽然看见前面芦苇丛中有一点白色,拨开芦苇凑近了一看,居然是一窝鸟蛋。
  我兴奋的跳进水里,把外套脱了垫在桶里,小心翼翼的把鸟蛋一只只放在衣服上,正想着油煎还是水煮的当口,忽然脚下踩着一团软软乎乎的东西,向下一看,吓得我“嗷”的一嗓子就跳上了岸。
  日期:2018-10-24 19:22:02
  河水很浅,清澈见底,我看到踩到的是个人,身上的衣服是狱服,劳改两个白字就在胸口。这时候,从后边远远传来一嗓子:“核桃,咋回事!”

  我知道老金从坡上赶过来了,稳定了一下情绪,其实我见过的死人也有过,六七年六八年武斗那会,我在农七师就亲眼见过守图书馆的学生被打死,乌鲁木齐市内发生的武斗也死了不少人,还见过有个农业大学的教师跳河被打捞上来的尸体,并不觉得害怕,但在这风景优美的河边,满脑子的油炸鸟蛋的当口冷不丁看到死人,搁谁谁都肝儿颤。
  老金跑了半天,远远见我傻愣愣的看着河水,知道我没出事,也放慢脚步,大声喊:“河里有啥?”
  “死人,应该是郭爱民。”
  “狗日的,真让麻杆那小子蒙对了。”
  我和老金看了一会,二话不说,一起下河,摸索着拽着死人的双腿一起往上拖,使了半天劲,尸体也只移动了几公分,老金嘴里骂着从腰上接下捆萝卜的麻绳,分别捆在尸体的两条腿上,和我一起把腿拉出水面,这才慢慢一点点的把尸体拖到岸上,短短五六米的距离,居然用了我们十几分钟。
  我和老金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穿着粗气,相互看了看,都有点骇然,要知道我和老金以前砸石头的时候,拖一块六七百斤的条石也没这么费劲过,况且这还是在水里,本身有浮力,如果是岸上,恐怕到明天早上也拖不走。
  “这货一个人顶五个人,过年杀的猪有这份量就好喽。”老金过了半响才冒出这么一句。见我气还没喘匀,又说:“郭爱民找到咧,得靠拖拉机拉回去,核桃咱俩先别看场了,趁着天色还早,现在回去报告,下夜前能赶到监里喊人。”
  我点了点头,站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正想说话,眼睛的余光感觉到旁边一动,连忙扭头看向尸体,吓得我连着退后几步,又一屁股坐回地上,指着尸体叫道:“活的,没死。”

  日期:2018-10-24 21:22:40
  老金也被我吓了一跳,跳起来盯着尸体看了一会:“眼睛在动。”我点点头,慢慢凑到老金旁边,盯着尸体的眼睛,那眼睛里面的黑仁时不时的颤动一下,有点像玻璃弹球滚动时里面的条纹的变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