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1号档案》
第1节

作者: lwjzyxls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0-24 18:55:36
  306团场采石场。
  我看见老金和麻杆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窃窃私语,老金脸上榆树皮一样的褶子都笑的展开了,一道黑一道白,跟斑马一样。
  我四周看看,见不到管教,估计又躲哪抽烟去了,赶紧把锤子一扔,也跑去蹲在老金旁边。“有啥好事?你的历史问题翻案啦?”
  我是故意逗老金,他这个历史***与我们这些现行***可不同,他是五零年新疆解放那会,解放军追击剿灭乌斯满匪帮,在大白杨雪山被俘虏的。尽管他一直说他是甘肃天水来新疆做羊皮生意,碰巧被尧乐博斯的国民党残军胁迫,但当时俘虏他的时候,只有他抱着电台,骑着马跑的比土匪还顺溜,解放军甚至专门派了一个班去追他。这待遇几乎是把他当做匪军头子了。要不是追他的时候他没有开枪反抗,捉到时态度还挺好,而其他被俘的匪军后来经过审讯确实不认识老金,这家伙早就被枪毙了。

  老金知道我在寒蝉他,瞪了我一眼:“瓜怂,额逍遥快活得很,这年头出去就是个死,翻个屁的案尼。”
  老金这话说的倒是不错,1974年已是文化革命进行到第八个年头了,“地富反坏右”早已成为濒危物种,稀罕的很,他顶着历史***这么高大上的帽子出去,绝对受到革命群众的热烈欢迎。

  旁边麻杆探过脑袋对我嘿嘿一笑:“我早上给丁管教倒马桶的时候,听到一个好消息,毛主席批评那啥了。”
  “啥?”
  “你猜。”
  “我猜你娘个屁。”我最讨厌麻杆的“你猜”这个口头禅,每次说每次挨打,就是不长记性,气得我巴掌又抬起来了。
  见我又要揍他,麻杆垂头丧气说:“不猜就不猜,打人就没劲咧。”说着从棉裤裆的烂棉花里扯出一个纸片,展了展端端正正举过头顶,大声朗读:“毛主席批评有的监狱实行的法西斯式的审查方式,是不对的,周总理说,如有犯者,当依法惩治。”
  麻杆眨巴眨巴小眼睛,看我没什么反应,有点急:“我还听说了,以后咱们劳改大队不开批斗会了,政治犯合并到一中队,刑事犯合并到二、三、四中队,重活刑事犯干,政治犯干轻活。”
  这下我才动容了,我所在的劳改农场有一个大队,四个中队,平时干的活最重的是砸石头,砸下来的好石头盖房子,碎石头运走铺公路,轮流持续干两个月,这两个月下来,差不多每个人都脱层皮,有的犯人为了不砸石头,甚至故意把自己腿摔折了。
  其次是摘棉花,到了九十月,集中三个中队采摘,还要赶在下雪前,一天一个人至少摘六十斤到一百斤,累的人想死的心都有。另外还有修水渠,把天山下来的水引导到农场,挖土方虽然也很累,但比摘棉花强多了。
  最轻松的是看菜地和瓜地,菜地瓜地面积很大,分布广,一个人看一大片,所以管教不可能跟着,很是自由,除了集中挖菜摘瓜以外,平时几乎没什么事,以前这种好事都是那些积极靠拢政府的犯人才能享有的,而我们这些现行***一般脑袋都有点轴,靠拢政府的经验远远不如那些刑事犯,这种好事是轮不上我们的。
  一听说不用砸石头了,我立马给老冒和麻杆一人扔一根莫合烟:“啥时候开始?”
  “最迟后天。”

  怪不得这几天管教对我们这些政治犯态度好得很,打骂也少了,偷个懒抽根烟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连昨晚查到我晚上炒菜也没有说什么,敢情是有最高指示了。
  麻杆的话我还是相信的,他以前在新疆自治区清查敌伪档案办公室下属的档案处工作,听说他的罪名是私藏敌伪档案,这一点我倒不认为他是故意的,在监里他也有这个毛病,只要有字的纸片,他都小心翼翼的展平弄整齐了收藏起来,不过他藏的纸片很多都被我卷烟抽了,为此他没少和我吵架。
  但吵归吵,我俩的关系还是很好,我劳改之前是教数学的教员,也算是知识分子了,和麻杆比较有共同语言,而老金和我们关系好,纯粹是老金鄙视那些刑事犯,觉得我和麻杆比较文明,说话也有水平,而我们接纳老金是因为他肚子里稀奇古怪的故事很多,好像他走南闯北去过不少地方,有一次在大坝雪山下砸石头,他指着雪山高耸入云的山尖尖说,得了道的蟒蛇一般会选择这种山尖吞云吐雾,他在秦岭深处就亲眼见过,身子比拖拉机轮胎还大一圈,有四五十米长。而我问他做羊皮生意干嘛到秦岭大山里面时,他说是去找山羊,真把我当白痴了。

  第二天,大队破天荒的全队不出工,连自由犯和外出做基建的都回来了,重新分队,我和麻杆、老金都被分到一中队,我前后左右看了看,果然都是政治犯。而其他中队的犯人看我们的眼光,明显透着羡慕。看来那个消息也不是秘密了。

  第三天,我们中队分配了任务,管教例行公事的给我们讲了劳改内容和纪律,比如挑水浇菜,发现病虫害要及时汇报,喷洒农药,不许就近偷吃,不许越过白毛河进山等等,如有违反纪律者,轻者关小号,重者加刑。
  我和老金被分到离场部最远的黑头子山脚下的一片萝卜地,全中队坐着三辆拖拉机分赴各个菜场,开了一个多小时,最后在白毛河旁边把我们扔下来。
  等拖拉机走远了,我立马扔下书包向着大山嚎了两句秦腔,要知道我上次当自由犯还是前年的事,而现在这一望无际的菜地、草场、戈壁,山脚下的红柳林,弯弯曲曲的白毛河,简直就是自由的天堂,连空气都透着甜香。
  老金比我稳重多了,看了看远处的黑头子山沉声说:“高兴撒,上月郭爱民就是在这儿丢了滴。”
  我扭头诧异的看着老金:“丢了?监里通报郭爱民是逃跑的,你别又唬我。”
  老金说的郭爱民是以前二中队的,家是哈密人,是个惯偷,拍马屁的水平很高,今年五月份也被派到这里看菜场,一直都安安分分的,据说还搞到一些野味送给管教过,可前几天忽然听说在看场期间逃跑了,到现在都没下文。
  “逃跑个屁尼,郭爱民再有一年就刑满释放,犯人全跑光了他也不会跑。”老金白了我一眼,“以前每个菜场都是一个人看,这次却是派咱两个人,再说喽,你看看咱俩少带啥了?”

  老金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因为各个菜场分布比较广,虽然名义上要求犯人每天要回监,实际上大多三四天才会用拖拉机带犯人回去汇报思想和政治学习一次,所以其他犯人都是由监里统一发放三四天的馕和腌萝卜,用麻布包装着,而我们俩人却只有书包里塞的两块馕和一块腌萝卜,最多也就算一天的口粮。
  看着我有点发愣,老金嘿嘿一笑拍了拍我的肩膀:“估摸着咱俩每天都得回监了。”说完老金转身走向坡上的窝棚,没头没脑的说了句:“这事,不对头。”
  日期:2018-10-24 19:16:46
  事情总是有原因的。
  可能与你想象的不一样,或许听说过,或许见识过,但凡事都没那么简单,作为一个有点上年纪的人,经历过的就有些感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