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65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确实赶着去接安若素,并没有注意到辛迪幽怨的眼神,他匆匆和辛迪道了别,便独自开车走了。
  晚上,李沧海陪着安若素吃了顿海鲜大餐,虽然只有两个人,却吃掉了足足五千多,很显然,安若素从来没有替李沧海心疼过钱。事实上,李沧海也没心疼过钱,特别是对安若素,因为他明白,对于贪婪的人,只要你想,你从她身上获得的,就一定会比在她身上消费的多。
  吃过饭,李沧海见安若素没有要回去的意思,便提出陪她去外面转转,显然这个提议很对她的心思。
  安若素笑着问:“附近有什么好玩的地方吗?”
  李沧海想了想说:“好像也没什么,晚上景点也不开放,要不去商场转转?”

  安若素听了不经意的瞟了一眼李沧海,低声说:“也行。”
  俩人在省城最大的商场转了两个多小时,安若素收获颇丰,裙子、围巾、高跟鞋、香水、化妆品甚至还有一块名手表,可以说女人能用的,她就要买齐了。
  李沧海除了结账,还要当搬运工,不过这一次,和陪老婆不同,他不能表现出一丝一毫的不满甚至不能表现出哪怕一点不耐烦的样子。待从商场出来时,李沧海的手里已经提了大大小小十来个手提袋,他粗略的算了一下,这两小时,少说花进去十来万,看来这安若素,果然是个贪婪的女人。
  上了车,安若素故作姿态的说:“我今天没带那么多现金,等回去我一并还你。”
  李沧海一边倒车一边说:“姐你别逗我了行不?啥还不还的,你高兴了就行了。”
  安若素扭头看了看李沧海,越发的觉得这个小男人魅力无边,体贴、大方,哪个女人不喜欢这样的男人呢?怪不得李姝娟对他那么死心塌地,想到这,安若素又有些嫉妒,心想为什么体贴又有钱的好男人都让别人抢了呢。
  李沧海把安若素送到酒店,又把东西送到房间门口,见她开了门,便站在门口打算把东西交给她就回去了。

  谁知安若素却没有动手接东西的意思,而是径直走进了房间,边走边说:“进来休息会儿吧。”
  李沧海见状,只好走进房间,把东西放下,笑着说:“安姐您早点休息吧,明天不是还要上课吗?”
  安若素听了笑了笑说:“没事,这种培训就是走个形式,去不去都没关系。”说完竟然径直走进了卫生间,把李沧海生生的晾在了房间里。
  李沧海哦了一声,心中暗想:“这个女人什么意思?我是走还是不走呢?”

  安若素出来后见李沧海没答话,便一屁股坐在床边,蹬掉高跟鞋喊道:“好累,脚都麻了,”说完便自己去揉弄着那双娇小的脚丫,一副疲惫不堪的样子。
  李沧海看了看安若素的脚,虽然隔着丝袜,却依然可以看到她染红的指甲,心说这个女人虽然年龄不小,还挺臭美的,再看那小脚来回扭动着,就像一双小爪子在心里挠,让人好不心痒。
  安若素看见李沧海看着自己的脚发呆,并没有觉得不好意思,反而问道:“走了俩小时,你脚不疼?”
  在李沧海看来,一个女人在男人面前展示双脚,要么是关系很近,毫不避讳,要么有意勾引,刻意撩拨,毕竟中国几千年的文化传统中,女人的双脚都是极为私密的,即使到了现代,也有人将女人的双脚视为**官之一的,一个含蓄的女人,是不会轻易向男人展示的。

  想到这,李沧海越发的怀疑这女人是有意为之,却又不敢确定,只好应承着说:“我还行,要不,我请安姐去做足疗吧?”
  安若素一边揉着脚一边瞄了李沧海一眼,笑着说:“不去了,懒得动了,”说到这又沉默了,过了会儿却又突然鼓起勇气冒出来一句:“让他们揉毛手毛脚的,还不如你给我揉呢。”
  李沧海听完安若素这句话,心里彻底有了底,心想这个女人看来也是寂寞难耐,竟然主动勾引起男人来了,可事已至此,若要拒绝,以后的关系还真不好处了。想到这,李沧海笑着说:“我倒是想,可我不会做足疗啊。”说完他故意盯着安若素的眼睛,想从她眼神里获得更为确定的信息。
  安若素如释重负的说:“那怕什么,随便揉揉就行,”说完竟然主动躺倒在床边,把两只脚伸到床外。
  李沧海见状,知道今晚是躲不过了,索性横下心来看看这安若素到底有什么节目,想到这,他悄悄的把门关好,又拉过椅子坐到安若素脚边,真的像模像样的给她捏起脚来。
  安若素被李沧海的揉弄之下很是享受,不住的夸赞李沧海的手法好,简直比专业的足疗师还舒服。
  李沧海见此情此景颇有点似曾相识,只是和万芳那一次,颇为浪漫美好,万芳的含蓄以及李沧海发自内心的渴望,让那种感觉非常美妙,而这一次却完全不同,安若素显然要比万芳风/骚的多,也主动的多,名义上虽然是给她做足疗,可她的脚却一刻都不曾老实过,一直在李沧海的大腿内侧看似不经意的活动着。这样的事,若女人过于主动,就会让那种感觉少了含而不露、引而不发的韵味了,而这种韵味,恰恰是李沧海这种男人所喜欢的。

  安若素的为人,确实如李沧海所认识的那样,有些贪婪,这种贪婪不仅仅体现在物质上,同样体现在欲身体上。从那一次看到李沧海和李姝娟的鱼**欢,她便不曾放下那个念头,只不过,现实中的她,早已习惯了伪装、故作矜持和曲意逢迎,这是她的生存法则。但是今天俩人独处一室,她决定主动出击,她渴望得到,她渴望占有,不管这个男人能否想对待李姝娟那样对待自己,她都希望占有他,哪怕只在这一晚。想到这儿,安若素便更加肆无忌惮了。

  李沧海知道安若素的用意,便刻意加大了力度,用力捏她的脚心。
  安若素疼的直叫,却并没有抽走双脚,并且那疼痛的叫声也丝毫听不出痛苦,倒像是极度快乐的呻吟,那美妙的声音不断的撩拨着李沧海的耳膜,并传递到他大脑深处,最终搅动了那个控制阀门的神经,让他的渴望源源不断的流淌出来。
  安若素也感知到李沧海的渴望,心里很是欣慰,又盘算着该怎么更进一步,突然一个念头闪现在脑海里,便歪着头说:“要不,你给我做个全身按摩吧。”
  李沧海见安若素把话说得如此直白,再要矜持就显得虚伪了,便站起身来,来到她身边,笑着说:“全身按摩可是要脱衣服的。”
  安若素听完,并没有说话,而是趴在床上翘起了屁股,等着李沧海帮忙脱衣服。
  李沧海心领神会,帮她脱去了裙子,又主动把手伸到她身下去解上衣的扣子。
  接下来,安若素主动脱去了丝袜和打底衫,全身上下只剩下内/衣了。
  李沧海也不多说,开始在她身上胡乱的摸了几把,便又说:“全身按摩最好都脱了。”说完,也不等安若素同意,便解开了她的胸/罩,又伸手扒掉了她的内/裤。
  尽管安若素一直有所期待,但这一刻真的来临,她还是紧张了,连解去胸/罩的手都有些颤抖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