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22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1-06 16:32:56
  第十五章
  并没有等太长的时间,小丫鬟从楼梯口下来,满脸陪着笑。在一片轻声的的细语和轻叹声里,我不疾不徐的上了楼。十丈脂粉红尘中摸打滚爬了多年,见识了不少,也学到了很多。对这些伎家的伎俩也是了然如胸。
  楼上的灯光突然一亮,应该是新剪了灯芯,等到推开了房门,却发现她依旧坐在梳妆台前,正将一头青丝打散。这可不是见客之道啊,我心道。
  “能够对出这首词下联的人想必是林解元吧?”白凌芸能叫出我的名字我有些惊讶,微微一怔,脚步也慢下来。
  “姑娘好眼力!只是尚未相见,姑娘是如何猜出是我呢?”我漫声应道,看白凌云一头乌黑长发瀑布似的垂至腰间,心中竟有些喜爱,便踱上前去。
  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让白凌芸的动作缓了下来,趁着梳头的机会,把一根金簪握在了手里。我脸上带著洞察女人内心的微笑俯下了身去,将头靠近白凌云的黑发轻轻一嗅,铜镜里便并排出现了两张脸,男的英俊潇洒,女的玉容冰姿,看起来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看来果然没猜错。”白凌云微微一笑,脸上倒并没有太多生气之色,除了被人看破心事的羞涩之外倒多了几分迷惑,过了片刻,她才蓦地展颜一笑,那平静如水的面孔突然活了起来,就仿佛大地回春一般,让我心猛的一跳,这丫头笑起来还不是一般的美哩。
  “听敏儿说,林公子并不是外地口音,在这扬州府,除了林解元,还有几位姓林的公子能有此等文采。”
  白凌云的夸赞我倒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感觉这丫头与当日在花会时见到时冷若冰霜的感觉判若两人况且她换了语气的声音里那种媚人的娇慵也让我心中不由得一荡,便转头对满脸讶色的丫鬟一挥手∶“下去告诉那帮学子,就说白姑娘今晚有客,不方便招待他们,让他们散了吧。”
  小丫鬟看着白凌芸只是眉头轻皱,却没出言反对,犹豫了一下,便下楼与众人说,我家小姐今晚有客,各位请回吧。楼下虽一片哗然,人也陆陆续续散去。
  “上次在苏州一别,林解元可好,”这丫头记性还真是好哩,印象里只是在霁月斋拍卖的时候算是有过一面之缘,只是那时台下人数众多,我又不像沈殷文表现的那么起眼,她是怎么认出来的呢。

  “宋先生可是我的琴技恩师哩,”看我面露讶色,白凌芸抿嘴低头微微一笑,让我竟有些迷醉。这丫头的姿色与嫣儿比起来恐怕难分高下,我心里暗道。倒是没看出这宋永年除了经商一把好手,竟然还是古琴大师。
  “想当初出榜的时候,林解元的名字可是多少大家闺秀梦中思春之人呐,可是不知为何林解元为何放弃了京城的会试,反而去参加姑苏花会呢。”
  好个厉害的丫头,本来是想让她做线人,没料到处处都被她牵着走。”“唐解元桃花庵里有九美相伴,我林解元岂能让他专美于前!”我开玩笑道:“去花会能认识佳人无双,有美人相伴。我又何苦非要去争那个功名呢。”
  “是吗,还以为林解元今年会连中三元呢,看来只能再等三年。”白凌芸声音低沉了些,眼波流转,看着我的眼神却有些揶揄。
  “别一口一个解元叫了,叫林公子、林大哥、林景云都比解元这个名字要好听”,我嘟噜一声,一转眼看到桌面上横著一管雕工精美的玉屏箫,心中一动,竖箫在口,试了几个音符,一段低低的箫音幽幽扬起,箫音虽细,却清晰可闻。
  “春江花月夜?”白凌芸眼里闪过一丝讶色,突然起身将一把焦尾琴放在榻上,待我箫音转折之时,琴声骤起。
  琴音厚重如山之巍巍,箫声清扬如水之荡荡,琴箫悠扬,如同天籁之音,周围几座小楼的丝竹声顿时全停了下来。
  白凌芸纤细的手指在琴弦上欢快的跳动,琴音如潮水波涛起伏,仿佛一轮皎月伴随滟滟波光徐徐升起;我箫起婉转,如一叶扁舟,追逐月华之影荡漾在碧波绿水中,琴问箫答,令人恍若出世。

  此刻再看她,她方才的那些妩媚模样早已不见,一双凤目专注的盯著榻上的古琴,似乎天地之间除了琴再别无他物,就连一头长发随著身形的摆动轻舞飞扬遮住了她半边脸她都浑若不觉。我知道她怕是把全部身心都献给了琴道,心中没由来的一软。
  “罢了。”一曲尚未奏完,我却突然一停,“姑娘既然献身琴道,在下就不以俗事相扰了。”我没想到人琴合一的魅力竟如此之大,就连自己都生出怜香惜玉之心,心中暗叹,“让她做线人实在有些唐突了。”
  白凌芸听不到萧声,才从琴意中清醒过来,抬起一双俏眼,“公子为何停了。”
  “停了也就停了,哪有那多道理。”我一阵苦笑,这丫头终于没再叫林解元。
  “谁家今夜扁舟子?何处相思明月楼?”,我轻吟道,“你我合作的这曲子倒是很应诗里的句子,我为扁舟子,而倾为明月楼。姑娘既已现身琴道,实在不该以俗事相扰。就此告辞”。我拱了拱手,转身准备离开。
  “后面可还有一句哩,可怜楼上月徘徊,应照离人妆镜台。”白凌芸的一声浅叹,让我听出了背后的孤寂与哀伤。换做以往,肯定是扭身回头抱着佳人一番疼惜,可现在。我摇摇头,准备离去。
  “林公子且慢,”白凌芸的一声轻呼,让我脚步一缓。
  “不知公子与那晚花会的顾姑娘可曾认识。”我身躯一震,只感觉心突然提到了嗓子眼。难道自己哪里露出马脚了,还是有人给她报信,满脑子胡乱猜想,却又不敢显露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转过身,不动声色道:“在下并不认识那位顾姑娘,不知姑娘为何有此一问。”
  日期:2018-11-06 17:15:42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晚公子的箫声与那晚顾姑娘的箫声非常相似,虽然并不是同一曲,却是异曲同工。”白凌芸的声音略微有些低沉,“原本还以为再也听不到这么好听的箫声了。”没想到又遇到了公子。
  原来是这样,我心里暗自松了口气。本想再告辞,犹豫了下,心念斗转,忍不住道:“清楼最是凉薄地。姑娘既已身献琴道,为何非要在这万丈红尘里修行。”白凌芸收起了方才妩媚风情的模样,双目一垂。微微张开口想说些什么,却又还是抿住。看得出有些不为外人道的苦衷。
  “既然姑娘离不开这红尘烟花地,若是有缘,在下想让姑娘当我的线人。”在我目光灼灼的直视下,白凌芸抬起头看着我,却并没有逃避我的眼神。
  “为什么想到找我?“白凌芸的眼里闪过一丝讶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