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41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嘛!我倒还真不知道他对我的评价会有这么高。”巫雁行淡笑,“不过,对比一下他对我描述的陆小姐,想来这应该就是他背后夸人的习惯吧!”
  “哦?他也跟巫先生说起过我?”
  “嗯,你是他不可或缺的帮手,也是最依赖的左膀右臂,聪慧,大胆,外表柔柔弱弱,实则内心就像一个女版的他,如果没有你,他根本不可能在短短一年之内就拥有如今的实力。”
  “哎呀!”陆熙柔红了脸,不好意思道,“那个死变态一天到晚的就会打击我,没想到在外人面前却是这么说的,好开心呢!”
  看着女孩儿扭捏作态,巫雁行忽然心中一阵烦躁,没了继续玩下去的耐心,冷冷地说:“不好意思,我还要注意火候,陆小姐请便吧!”
  “哦对,打扰了。”陆熙柔转身就走,可到了门口又停了下来,回头甜甜笑着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总觉得好像以前在哪里见过巫先生呢!”
  巫雁行眼睛眯了一下:“我也有一样的感觉。”

  “真的?那我们还真是有缘呢!什么时候有时间,我请您吃顿便饭,好好聊聊?”
  “可以。”
  “那就说定喽!”
  退出药房的那一瞬间,陆熙柔的笑容就化作了冰霜,阴着脸回到诊室,见郑云苓与贺兰艳敏也来了,就暂时先压下了心中的怒火,重新恢复笑颜。
  一顿折腾,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到凌晨四点,留下贺兰艳敏用温水给孩子擦拭身体,萧晋走出房间来到院子里,伸着懒腰对夜空长长呼出了口气。
  有人扯扯他的袖子,扭头就见一杯凉茶递了过来,郑云苓红红的小脸儿在灯光下分外美丽。
  “谢谢!”萧晋接过去喝了一口,“这么晚还害你熬夜,明天记得多休息一会儿,考证的事儿没那么着急。”
  郑云苓摇摇头,把手机屏幕杵到他面前,就见上面写着:“你很不开心,是因为那个孩子吗?发生了什么事?”
  萧晋犹豫了一下,不想让这个心灵纯洁如水晶的姑娘了解那些肮脏和黑暗的东西,就笑着说:“你知道的,我天生父爱泛滥,最见不得小孩子受苦,没什么大事儿,不用担心。”
  郑云苓静静看了他一会儿,最后无奈的叹息一声,打字道:“你不想说,我就不问,但你也是华医,应该知道情绪波动太过激烈对身体的影响,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大家可以一起想办法,别总憋在心里,你只是一个人,不是神仙。”
  萧晋心里一阵温暖和感动,忍不住握住小哑巴的手,柔声问:“肚子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煮点夜宵吃?”
  郑云苓瞬间就想起了上次见面他说要经常给自己做饭吃的话,红晕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爬上了脸,用力摇了摇头,然后抽回手就跑掉了。
  很明显,女孩儿还没有彻底定下决心,革命尚未成功,萧晋同志仍需努力。
  “看样子,你终于是开窍了。”
  身后传来陆熙柔的声音,萧晋苦笑:“你们一个个的都知道,就瞒着我一个人,看我像傻子一样很好玩儿么?”

  “确实挺好玩儿的,”陆熙柔来到他身旁,望着不远处被夜风吹起阵阵涟漪的湖面,笑着说,“尤其是见到你这个花心大萝卜干‘注孤生’的蠢事时,我可开心了。”
  萧晋挠挠头:“我是压根儿就不敢往哪方面想啊!那么好的一个姑娘,要是随便给祸害了,说不定真的会遭雷劈。”
  “你胆子很小么?我可没看出来,连曾经险些杀了我的人都敢藏在我的眼皮子底下,胆子大得很呢!”
  说话时,女孩儿死死的盯着萧晋的脸,似乎不愿错过他丝毫的表情变化,然而让她意外的是,萧晋的脸色没有出现哪怕一扭扭的惊慌,仿佛她刚刚说的是“今晚月色真美”一样。
  “猜出来了?不错不错,不枉我特意要求带孩子来这里治疗。”萧晋点着头笑,“跟我说说,怎么发现的?”
  陆熙柔冷哼一声:“一个跟我从来都没有过交集的华医对我敌意那么深,你当我是瞎子的吗?除了是曾下毒害过我的那个,还能是谁?”
  “嗬!你的直觉还真挺恐怖的,没错,巫雁行正是当年让你中‘冤鬼缠身’毒的那个人。”
  “为什么?”陆熙柔咬起了牙。
  萧晋笑容不变:“你是问为什么她要给你下毒?还是问我为什么要瞒着你交好你的仇人?”
  “为什么不帮我报仇?”
  萧晋一怔,眼底就浮现出一抹欣慰。陆熙柔能说出这样的话,足以证明这个女孩儿已经把自己和他紧紧的绑在了一起。
  “我用鞭子抽过她不下几十次,以后肯定还会继续抽下去,这算不算?”
  “她可是想我死的!”
  “不是没死成嘛!”

  “你……”女孩儿气的跳脚,揪住他的衣领子怒道,“死变态我警告你:接下来你最好正经回答我的问题,否则,我能做出什么事,你心里也是清楚的!”
  “好了好了,先别发这么大的火。”点点陆熙柔的鼻尖,萧晋柔声道,“我之所以没有帮你报仇,是因为她对你做的事情原本就是在复仇。有一个人害得她痛苦了十几年,以至于心理都有些变态了,恨意更是深到我用尽手段都无法化解。简而言之,她也是个可怜人,你让我怎么下得去手?
  当然,你在这件事里是完全无辜的,她下毒害你肯定不对,你有理由生气,也有理由给予她一定的回应,而且我带你来这里的目的也不是要逼你原谅她,只是希望你能稍稍冷静一下,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再决定要不要报复、怎么报复,好吗?”
  “有人让她痛苦,关我什么……”女孩儿的话音戛然而止,眼睛慢慢的瞪大,不敢置信地问:“那……那个人是……是谁?”

  萧晋摇摇头,伸手将她被夜风吹乱的一缕发丝别到耳后。“在这件事情里,我是个绝对的外人,没有权利也没有资格为你讲述当年的事情,你可以去问雁行,也可以去问你心中所想的那个人,或者……你可以谁都不问,就当做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陆熙柔眯了眯眼,然后转身就走。
  萧晋愣了愣,有点意外,也有点失望。他的本意是希望陆熙柔去找巫雁行,两人能够静下心来促膝长谈一次,把话说清楚,就算无法消弭仇恨,能让她俩今后不至于拼个你死我活也是好的。只可惜,他低估了陆熙柔的骄傲,竟然宁肯回家去问自己老爹,也不愿意向曾害过她的巫雁行主动示好。
  “你是不是觉着已经可以随便插手和支配我的人生了?”
  身后又有人说话,这让萧晋很是无语,转过身抓住巫雁行的手就往后院她的小楼走去。
  巫雁行回抽的力量很大。“你放开我!”

  萧晋猛地回过头来,恶狠狠地问她:“你确定要我在这里抽你?”
  一番酣畅淋漓的发泄之后,萧晋丢掉鞭子躺在巫雁行身边,望着窗外天空的鱼肚白说:“你先忍一会儿,我歇口气再给你抹药。”
  巫雁行脸埋在凌乱的被子里,声音冰冷:“你走吧!我自己可以抹。”
  日期:2018-08-31 06: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