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60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沧海把身体往后仰了仰靠在沙发上,伸手玩弄着张雯雅的一角,沉吟了一会儿说:“那就看如何取舍了,有人贪图安逸,有人贪图权力,男人嘛,有点事业心也是好的,他要是一事无成,你不也跟着着急嘛?”
  张雯雅叹了口气,最终点了点头说:“也许吧,可能人总是向往得不到或者已经失去的生活。我总感觉,挺怀念过去的生活的。”
  “还有人和物。”李沧海补充道。
  张雯雅转身凝视着李沧海的眼睛问道:“你也是那个人吗?”
  李沧海也看着张雯雅的脸,虽然岁月在她脸上留下了刻痕,可回想俩人曾经的一切,又让人心潮澎湃,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说:“你从来没失去过我。”

  张雯雅听完很是感动,情不自禁的想要低头来吻,却被李沧海拦住了。
  李沧海轻轻指了指门口,低声说:“把门关好。”
  张雯雅心领神会,高兴的起身把门反锁,又转身回来,一把扑到了李沧海的身上,果然是一副久旱盼甘霖的架势。
  李沧海笑着问:“怎么,老吕多久没交公粮了?”又见她只是闭着眼,咬紧嘴唇不说话,便更加肆无忌惮的解开她衣服的扣子,一边解一边说:“既然他不交公粮,那我今天就帮帮他,你回去可得让他感谢我啊?是不是?小东西。”
  张雯雅许久没听过李沧海如此撩拨的话语,显得很是兴奋,事实上,自从吕涛跟了万芳,每日回家都很晚,加上他原本就有着特殊偏好,真正意义的夫妻生活自然就越发的少了,倒也难怪她总想着李沧海。
  俩人正在忘我的忙碌着,却突然听茶室的门被推了一下,随即是轻轻的敲门声,那声音虽然很轻,却吓得俩人简直要魂飞魄散,马上停下了动作。
  李沧海连忙停下动作调整了一下情绪,问了句:“谁呀?”
  门外金莎轻声答道:“李哥,是我,我把年主任送回去了,您现在要不要回家,我送您。”
  李沧海尽量平缓的长出了一口气,故作镇定的说:“你先去忙吧,我休息会儿再走。”
  俩人听到金莎哦了一声,随即传来远处的脚步声,这才相视一笑。
  张雯雅也长出了口气,低声说:“吓死我了,幸亏锁了门。”
  李沧海再次忙碌起来:“怕什么,看到就看到,你又不是没被人看过挨操的样子,是不是?”
  张雯雅骂了声“讨厌,”又问道:“那你是不是也喜欢被人看?”
  李沧海嘿嘿一笑,低声说:“那要看被谁看了,比如你们家老吕看,就很刺激。”
  有了刚才的意外,张雯雅的精神和身体都紧张起来。李沧海也无心恋战,信马由缰的很快便交了货。
  张雯雅依旧是体贴的转过身来帮他收拾,收拾完了,便又坐着喝茶,等着吕涛那边结束。

  李沧海穿好裤子,悄悄的把茶室的门打开,往外面探头看了看,见左右无人,这才又虚掩上,安心的坐了下来。
  回想起刚才的意外,俩人相视一笑,李沧海笑着说:“真是常在河边站哪有不湿鞋,我记得那次差点被小姚堵在办公室,看来以后这种地方还是得小心点。”
  张雯雅点了点头说“是呢,”却又突然笑了起来,“貌似某人还想拉人家下水呢,咋样,后来成功了没?”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没有,我就是随便那么一说,哪来真的?”
  张雯雅撇了撇嘴说:“说得好听,跟我怎么就来真的了?男人恐怕都是喜欢猎/艳的吧,喜欢新鲜感。”
  李沧海抬手抚摸着张雯雅的手说:“这你就错了,所谓衣不如新人不如故,故人有默契,再说了,她哪有你骚?从第一次见到你,我就惦记上你了。”

  张雯雅笑着骂了句:“色/鬼”,却又问道:“你第一次见到我是啥时候啊?”
  李沧海毫不犹豫的答道:“就公司年会上,你跟在老温总后面敬酒的时候。”
  张雯雅回想了一下,也点了点头说:“是,唉,一想这都多少年了,老温总都没了。”说完,又没来由的摇了摇头。
  李沧海也跟着感慨了一下,又说道:“是啊,所以,人要活在当下,否则到老了再后悔有很多事没干,或者没干完,有很多人没上,或者没上够,那就全晚了。”
  张雯雅听李沧海说完,又忍不住的骂他没正型,骂完了又问:“那你上我上够了没?”

  李沧海抬手摸了摸张雯雅的脸说:“没有,我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够了。”
  张雯雅突然来了一阵感动,又低声问:“这回不怕老吕有想法了?”
  李沧海叹了口气说:“不怕了,大不了偷偷的,反正这顶帽子是他自己要的,我既然敢明着给他戴,还怕偷着给他戴吗?”
  张雯雅笑着打了李沧海一把,骂他讨厌,刚要再说什么,却听得外面热闹起来,知道是吕涛结束了,便起身要走。
  李沧海本想也起身相送,却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坐在沙发上说:“你们一起走吧,我不出去了。”
  张雯雅心领神会,笑着点了点头说,好,说完便欢快的扭着屁股出去了。
  李沧海听着走廊里热闹了一下,很快便又陷入安静,知道是吕涛他们离开了,可他自己却没有马上要走的意思,依旧默默的坐在茶室里,盘算着后面的工作,只是晚上酒劲上涌,很快便歪在沙发上睡了过去,正迷糊的时候,感觉到有人推门进来,抬眼一看正是金莎。
  金莎抱了条毯子,刚想给李沧海盖上,却见他睁开眼,顿时吓了一跳,回想起上一次的事,突然羞红了脸。

  李沧海没注意到金莎的变化,坐着揉了揉脸,抬手看了看表,已经十点多了,便说:“走,回家吧。”
  一路上,李沧海都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眼看着到家了,却突然想起汽车城那边的会所眼看着也要建成了,也该安排人选了,而金莎显然是最为合适的人了,况且此前自己也和她暗示过,再找别人恐怕也不合适。
  想到这,李沧海说道:“汽车城那边的会所快完工了,我想还是你管起来,你有时间往那边多跑一跑吧,提前考虑考虑装修的事,用人招聘也可以提前启动了。”
  金莎嗯了一声,却沉默了,又过了一会儿,才低声说:“李哥,我能不能不去那边?”
  李沧海听金莎说完很是疑惑,按理说,新会所的规模肯定要比现在的茶馆要大,明显有益于个人的发展,这个金莎怎么会不想去呢?莫非她想另谋高就了?如果那样,真是一大损失,这个金莎,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还真是有可能有人想挖她走。
  疑惑归疑惑,李沧海并没有急于表态,他也哦了一声,又故意沉默了一会儿,这才轻声说:“你要不想去就不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