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21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只不过谁也不知道,方长的计划再次在各环节准确无误的配合下,开始运转起来。

  洪隆并不是煤矿高产区,但是最初这里大大小小差不多有二三十家煤矿公司,热闹得很。
  为什么说热闹呢,白天挖煤,晚上干架,凡是在这些老板手底下干活的,要是不会点功夫,那是没有出路的。
  几年下来,死了好些个人。
  大家都知道这些杀了人的就躲在矿井里,可是谁也没胆进去抓人。
  后来有一个叫艾惜的,把这帮了亡命徒给聚在了一起,开始在各大煤矿公司间收保护费,谁不交钱,晚上就抢他们的运输车。
  这么一搞,矛盾就大了,干架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来洪隆出面把几家犯了事的煤矿公司给封了,接着有人接手。而这人就是艾惜。
  艾惜的人可不像他的名字这么文艺,这家伙最高学历初中一年级,而且念了三年的初中一年级,凭借着踏实的文化功底把洪隆附近的煤矿公司都给买了,而且是洪隆有关方面促成的收购。
  就这样,洪隆的煤老板就只有艾惜这一个人了。
  连年煤价下跌,总算盼到暖气入洪隆,艾惜一下子发了,这才没发两年,怎么就要终结呢?他不可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既然洪隆官方层面上还没发声,那么这事就有得商量,大不了先把问题解决掉,后面的事情再拿钱摆平就好。
  莽子知道大哥很大方,所以这些年做事也很卖力,凡事都冲在最前面,反正手上也背了好几条人命,今天不过再多一条而已。
  就在环保人士喊得累了,坐下来喘一口气的时候,这屁股还没坐热呢,一阵人气势汹汹地涌进了街道。
  这环保人士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按在地上一顿爆揍,打得是两眼冒金星,不可开交。

  不过煤老板的人始终人数不够,五六十人哪里又是几百人的对手呢。
  环保人士反应过来之后,袁叙东的指挥下拧成一股绳,分分钟把煤老板的人干得抱头鼠窜。
  人,都是不甘寂寞的。人也是喜欢瞎起哄的,士气高涨的时候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将不如意的鬼火给发泄出来。
  于是,就看到环保人士的大军无情地碾压着煤老板的打手。
  袁叙东双手叉腰,舔着舌头异常的得意,他爷爷当年就搞斗争的,斗垮了多少能人啊,而且还带着他爸爸一起搞斗争。说白了,带头闹事就是他们袁家的基因自带属性。
  袁叙东骄傲地昂起了头,指挥着几百人战斗的感觉真特么的爽啊,这要是放在军队里,怎么也得是个正团才能干的事情吧?

  越想,袁叙东就觉得自己越牛批!
  这时,他的面前站着一脸憨样儿的莽子!
  莽子眨巴眨巴眼,歪头背手地问道:“大哥,你是他们领导不?”
  “是啊,你是不是想加入啊,来来来,为了洪隆的蓝而战!”
  莽子嘿嘿一笑道:“天蓝了,我们吃啥呀?”

  话到最后一字的时候,莽子的笑容就凝在了脸上,腰背上抽出把半尺尖刀来,一刀子捅了进去,左拧两下,右拧两下。
  为什么这样呢,因为刀子进去那一瞬间,压力太大,拔不出刀子放不了血,一时半会儿人死不了。所以啊,得把口子开大点,把里面的内脏给捣捣碎,拔刀容易些!
  于是,莽子就这样,一连在袁叙东的肚子上开了好几个洞,肠子跟血混在一起流了满地都是。
  袁叙东闭眼的那一刻,眼珠子里还有一抹蓝天。草,这一波,亏大发了!
  莽子捅了人,还摸了摸脉博和鼻息,直到确定袁叙东死得不能再死了,这才不紧不慢地往街道对面的小巷子里跑去。
  “马南西亚,我特么来晒太阳啦……”
  莽子哼着小曲儿一蹦一跳地往巷子深处跑,刚到一路口。
  砰!
  一声脆响,双腿先是一木,接着就是那钻心的痛,痛得他铺街趴地,然后再是那杀猪般的惨叫。
  莽子的双腿断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下山豹的背影慢慢远去,还不忘把手里那根空心的钢管给扔进垃圾堆里。

  马南西亚是去不成了,马南西街还是可以的,那里有大铁牢,草尼玛的,转角撞到鬼啊!
  供暖局的大门口围着越来越多的人,再扭头一看大队的制服涌入时,魂都不见了。
  一个个地抱着头,蹲了下去,一共挡获了三百多人,连同袁叙东在内,死了三个,重伤九个。
  当天晚上,这九个重伤的又死了三个,是被人追到医院给干死的。
  事情闹得很大,完全控制不住,不过处理得还算及时,上边也没有处理第一责任人龙远山。
  由于龙远山和卢世海的巡视工作还没有完成,只得连夜开了视频会议。
  就在第二天早上,焦急地等待着消息的罗中德接到了韦经理的电话,只听他说道:“老罗啊,你早点儿说已经疏通了不就完了吗,还藏着掖着的,抓点儿紧,我可告诉你没向天工夫了,你别把人给冻死了,找人过来先签合同吧!”
  电话一挂,罗中德兴奋得在房间里一跃八丈高,嘴里大喊着“耶是!耶是!”
  兴奋劲还没过去,罗中德赶紧给赵海打电话过去,道:“海子,这边签合同,你们那边把设备直接开工,以最快的速度接连过去,两天之内就可以让暖气到家。”
  “放心,罗总,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好了!”
  其实液化气储备厂站离供暖局生产基地的距离并不远,而且早的铺设备的主管道就是从这基地旁边过,不足百米的距离在赵海手下这些人连夜的施工下,也就只有十几米。一晚上的工夫什么问题都给解决了。
  供暖局更聪明,当初用准备的是两套锅炉设备,一套烧气,一套烧煤。
  这倒好,管道一通,就可以直接送气。

  赵海坐在推土机驾驶室的旁边,一边盯着下山豹干活,一边说道:“方长这计划也太完美了吧,一步都不差地把所有的事情都给做完了,好像都没费什么力气。”
  下山豹想了想,把前面的土推进了下了管道焊接好的坑里时,说道:“海哥,你说我们要是去了九里岗还能这么顺吗?”
  赵海嘴一撇,摇摇头道:“谁知道呢,不过他让你过去,那肯定有他的道理。对了,你们家那帮子亲戚是不是该把钱还给你了啊?”
  “卧草,凭实力借的钱,为什么要还啊?”下山豹哭笑不得地说道:“要找他们还钱,那不得把他们的命都给要了,这事儿吧悬!”
  “你的意思是就把这些钱送给你的那些臭不要脸的亲戚?”赵海头枕着双手,问道。
  这么一句话,下山豹就一直琢磨到了天亮,有人突然大叫一声道:“全线贯通啦!”
  下山豹一脚刹车踩下来,冲旁边早就睡着的赵海喊道:“我要是把这些钱都送给他们的话,我怕我哥和爸妈的棺材板按不住啊。”
  日期:2018-08-30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