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20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十六岁时被恩师李雨桐收养。”师娘声音不大却让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李雨桐号称霓裳仙子,是隐湖小筑的上任掌门,初入江湖时光芒四射,行事极为高调,在极短的时间里闯出自己的名号,然后施展纵横之术,把江湖玩于掌股之间。据说李雨桐以二八年纪十招内便击败了江湖位列第一的少林方丈空闻大师,把隐湖这个门派推到了神秘而传奇的巅峰。
  师娘继续道:“二十岁时,我是师傅的关门大弟子,成为隐湖掌门的继承人。后来爱上了魔门弟子顾鼎辉,甘愿放弃了掌门的继承权,被师傅逐出师门。后来我们结为夫妻,隐退江湖。”
  只是寥寥数语,便已让我感觉到了二十年前江湖的血雨腥风,魔门与隐湖弟子的结合该是突破了多少世俗之人的眼光,李雨桐得知这个消息该是何等的失望。虽然我早已猜到师傅出身魔门,但被师娘亲口说出,还是非常震撼。

  “这么说,现在的隐湖掌门赵羽禅是师娘你的小师妹?”师娘望了我一眼,微微颔首。
  “那天晚上在船上放火的人就是苏敏娟喽?”我对自己的推测有些兴奋。
  “是不是她我不清楚,不过想来应是隐湖弟子吧,花会的消息也是隐湖飞鸽传书给我的”。师娘的这番话真正解开了这段时间自己的困惑。
  “嫣儿,你长这么大,知道了你娘亲的身世,你会不会怪娘亲”。师娘侧过脸看着嫣儿,眼里充满了疼惜。嫣儿也感觉到师娘的目光,侧了侧身子,目光与师娘的眼神一对就倏然分开,我知道她的心结尚未解开。
  “那些所谓的名门正派真的都行得正吗,大江门、江北盟、漕帮、洞庭帮哪个不是靠开伎院、贩私盐起家,哪家没有做过烧杀抢掠的事。魔门里难道就都是坏人吗,凭什么就因为魔门曾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就一定要斩尽杀绝。魔门也好,隐湖也好,在我看来其实都一样。”我在一旁忿忿不平。

  师娘眼睛一亮,沉吟了一阵道:“并不是大多数人都认可这个道理。你师父虽然是魔门日月两宗的门主,却从不滥杀无辜,行走江湖也从不以真实身份示人,幽冥步的轻功独步江湖,因为行踪诡异,江湖人送外号幽灵教主。”
  我心里怵然一惊,原来江湖名人录上排第三的幽灵教主夜凌子竟是师傅江湖化身的名讳。
  “在这世上知道你师父既是朝廷都指挥佥事使,同时又是扬州林曦之身份的,除了我们,就只有张璞和你大师伯顾宪成了,关于这一点,景儿你日后一定要小心”。师傅的身份一直是我心底最大的疑惑,今日师娘解开了谜团,自己也知道了以后该如何应对。
  “现在外面风声很紧,到处是抓捕悬赏公文,嫣儿这些天还是少出去的好。”我剪了剪铜灯的灯芯,昏暗的光线又明亮了许多。

  “十二年前,我记得是锦衣卫派人来抄家,爹为了不让他们把我带走,以一敌多,还是寡不敌众受了重伤。我被带到教坊司后日日想,夜夜盼,希望有朝一天,能救我出去。可是一年,又一年,没有丝毫音讯,我的心也渐渐凉了。最后,死了。”嫣儿沉默许久,终于开口,房间里却流动着一股哀伤的氛围。这总归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我心里暗叹。
  师娘闭上眼睛,沉吟片刻才道:“当年你爹被丁平所陷害,我当时得到消息急忙从扬州赶回应天,可是抄家之日被锦衣卫提前执行,等我和景儿赶回来时也已经晚了。后来托付关系将你爹从诏狱转到刑狱,你爹却因对你心怀愧疚,郁郁而终。”
  叹了一口气,师娘接着道:“后来我变卖了应天府邸旧宅,去京城四处寻你。你大伯四处托人打听你的消息,后来听说你被流放到了凉州永昌一带,我便历时两年前去寻找,可是毫无消息。再后来,隐湖赵羽蝉到扬州找我,说你被人带去了教坊司,等再赶往京城后,依然没有找到人。”
  师娘以前从未向我说起这些。若不是因为嫣儿心有芥蒂,按师娘的性格,这些过往其实是并不想让嫣儿知道的。余光看了一眼嫣儿,她用手紧紧捂住了脸,身体轻轻的抽搐。师娘走了过去,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嫣儿转身如乳燕投林一般扑进了师娘的怀里,哭出声来。而我悬了许久的心也终于放下。
  “丁平,我一定要杀了他。”嫣儿擦掉眼角的泪水,声音不大,却有一种至死不休的决绝。家门的不幸让她在最青春的年华遭受了无法想象的磨难,这种痛苦确实是历久弥新。
  “丁平在朝堂经营多年,与江湖关系千丝万缕。要除掉他,需要在朝廷和江湖同时着手。”师娘看了我一眼道:“虽然张璞为你谋得镇江府推官一职,但还是远远不够,过些天你大伯父会过来,景儿你趁此机会多联络些自己的朝堂势力。眼看江北盟在扬州势力越来越大,也该是时候在江湖找些帮手和线人了。”

  顿了顿,又道:“听说白凌云在江湖的消息很灵通,算行程也该落脚万花楼了。景儿你长了一个闻香识女人的鼻子,想来搞定她倒不是什么难事。”师娘含笑望着我,那眼神像慈祥的母亲欣慰地注视着自己心爱的儿子,只是目光中夹杂着一丝促狭戏谑。
  日期:2018-11-05 14:31:49
  第十四章
  三年五岁间,已闻换一主。
  扬州万花楼我曾是常客,最近两年一直在应天游学,在扬州的时间加在一起不足一月。现在再来万花楼,早已是物是人非。门口接南送北的夥计没有一个是熟悉面孔,连打情骂俏的李嬷嬷也不见了踪影。想来那个曾经赢得无数清楼薄幸名的浪荡公子,大概更是早已被人遗忘在角落里了。
  一溜接送客人的马车轿子就知道它生意还是那么兴隆,一排风磨铜气死风灯由大门笔直的延伸到中厅,照得院子里恍如白昼,树木掩映中的几座小楼里传来阵阵丝竹之声,间杂著盈盈笑语,昭示著这又是一个销魂的夜晚。
  “您老只找白姑娘?”夥计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那您老停云阁请吧,运气好的话,没准儿能见上白姑娘一面。”

  在停云阁外就能听到里面嘈杂的声音,站在别院的月门下我观察了片刻,不时有人兴冲冲的进去,又有人灰溜溜的出来。楼上并不像楼下那样华灯高悬,却是一灯如豆,显得异常冷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