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19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们无妨,只是姑娘家住扬州,只恐连樾不会放过你,不过扬州林府家大业大,想来也应该是不怕连樾寻仇的”,话音未落,师娘和嫣儿便抿着嘴笑了。
  日期:2018-11-05 14:29:31
  第十三章
  “小女子尚未见过林公子呢,只是为了逃避连樾追杀才这么说的。”她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实话。看她乌黑的眼中流出淡淡的倦意,我知道她平静的声音背後心已经不堪重负而开始崩溃了。不过,若是现在就给她一个坚实的臂膀,她虽然会很感激的靠上去,可等身心都恢复了,那感激会不会变成爱与服从就难说了。
  所以我只能给她一只手,让她只有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拉的住的手。我开始伸出手,“在下顾孝先,如果姑娘看得起在下的话,我就托大叫姑娘一声妹子,姑娘可以叫我大哥。”抬眼看了一眼嫣儿,“这是我亲弟顾林。”话音未落,嫣儿虽然表情很平静,眼神里露出一丝笑意,老江也是满脸疑惑的望着我。
  可能是我的表情和声音实在是太诚恳了,抑或是其他什麽原因让她无法拒绝,她嘴唇蠕动了两下,低低叫了声∶“大哥”。犹豫了片刻平静的道,“家父姓沈,小女子行二,家里人都叫我二姑娘。”

  回城的路上,我和颦儿上了师娘的马车,我们的马车则让给了那对主婢,李戟也是被她们带上了马车,说是回医馆医治。只是他重伤至此,哪怕能救活,恐怕只剩半条命了。
  有师娘在一旁,颦儿也只是规矩的坐在一旁,不敢太过亲昵。“公子,刚才为什么不告诉沈姑娘真实身份呢。”
  “现在非常时期,不可旁生枝节,”我低声道,“何况这个沈姑娘的底细我们还不清楚。”
  “景儿是看上了那位姑娘吧”,师娘眼里含着笑意,让我有些窘迫。“只是这李戟若是能救活,日后倒是可以为景儿做个帮手,”师娘沉吟片刻,“还是带她们几人住在林府吧”。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傍晚时分,马车进了扬州城。时隔半年重回扬州,故乡已是物是人非。富春茶舍已变成了大麒麟阁,谢馥春也改名为绿杨春。
  奔驰在大街上,明显能感觉到扬州日新月异的变化,不仅街道两旁多了不少陌生的建筑,就连行人的精气神都比半年前足了许多。
  马车特地绕过扬州万花楼,这是江北第一风月场地,虽比不了苏州秦楼的奢华,可客人仍是络绎不绝。在它的周围,几家新开张的酒楼茶肆生意异常火爆,一家成衣铺子也是人头攒动,而围墙下,是一溜等客的马车,虽然没人管,却是秩序井然。
  一路上嫣儿沉默许多,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也许是缅怀昔日童年时光。十多年前,在这里我们有过最快乐的日子,后来师傅任职都指挥佥事使搬去南京后,便聚少离多,直至家门遇难。
  “原来连府也在扬州,离我们林府并不远哩!”颦儿揭开窗帘的一声轻叹让我感觉到江北盟这几年的来势汹汹。马车经过连府门前,正巧有人出门,车马如盖、俊仆如云、前呼后拥、不可一世,路人均为之侧目。看着飞扬跋扈的行事做派,也难怪会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了。想起方才的情形,便给老江打了个招呼,让沈家姑娘带着李戟先回医馆医治,等明天再派人过来接她们来府暂避。
  林府在扬州也算作数一数二的园子,师傅走后虽然没了以前的热闹,却依然是声名在外。黎叔很早便已经收到了师娘的消息在府外迎接。马车刚刚停在门口,便已有佣人小跑着过来揭开了门帘。
  “夫人、公子可总算等到你们了!”黎叔声音里有些哽咽,看着嫣儿侧脸探出车棚,眼里爆发出一丝异彩,赶紧过去扶着嫣儿下了马车。
  “黎叔叔,这些年过得好吗?”嫣儿脸上也浮现难得一见的喜悦。
  “老朽身子骨还好,有劳小姐挂怀,盼了这些年终于把小姐盼回来了”。虽然嫣儿身着男装,黎叔还是一眼认出了她,看着黎叔老泪纵横,喜极而泣,我心里也一阵唏嘘。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先进去再说吧。”师娘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温柔。
  “好咧,素锦,快去通知吴妈准备晚宴。”素锦是林府的丫鬟,才半年没见,虽说没有颦儿漂亮,却也成熟水灵了不少。
  日期:2018-11-05 14:30:27
  我轻车熟路,带着嫣儿和颦儿在迷宫似的回廊和假山中穿行,往往看似没路了,可一推爬满枯藤的墙壁或钻过一座假山,却又柳暗花明又一村,其中的精妙变化比沈殷文西江阁的宅子有过之而无不及。仔细观察,绝大多数的暗门机关虽然经过特殊处理,可依旧能看出时日尚短,显然是新加上去的。
  我正暗自揣摩师娘的用意,耳边已隐约听到众女的笑声,穿过一片暗含反五行阵的花树,五墨轩就在眼前。
  “夫人、公子回来啦!”素锦的一句娇呼让整个五尺轩顿时安静了下来。四五个十五六岁习剑的丫头小跑着过来弯腰施礼,有几个都是我没有见过的新面孔。
  素锦看着我满脸疑惑,笑道,“这几个都是这半年新来的几个丫头,也难怪公子不认识了。”后来我才知道,我不在的这半年,师娘嫌林府太大过于安静沉闷,便新买了些丫头作仆人,闲时教她们练练剑法。
  华灯初上,整个林府张灯结彩,灯火通明,氤氲着一种过节的氛围。黎叔知道师娘喜欢红色,大门和五墨轩都悬挂了小灯笼。
  “吴妈、黎叔,你们坐下了一起吃。”吴妈和黎叔都是家里的老人,侍候师傅起居二十多年,半年不见却是苍老了许多。印象里这样热热闹闹一家人吃饭的情景已经是十多年前。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氛围也渐入佳境。怕勾起嫣儿的伤心事,我和师娘刻意避开了十多年前的那桩家门旧案。饭桌上聊了许多我和嫣儿小时候的往事,调侃我偷邻居家的狗炖了吃肉,黎叔陪我玩鸟逗蛐蛐,张妈用柳枝给嫣儿编成帽子。嫣儿虽然依然沉默,脸上的神色也是温柔了许多。
  “苏敏娟为什么会常驻在大江门呢?”聊得兴起,不知不觉话题便扯到了江湖。
  “她是苏州人嘛。”

  师娘听我诉说完橹子船上听到的情况,低低自语了一句,便陷入了沉思,烛光落在她出神的脸上,虽然平凡,却自有一种出尘的味道。
  “隐湖难道在苏州没有驻点吗?”我嘟噜了一句。
  “景儿,你一定很奇怪那晚放火的人是谁吧?”师娘目光灼灼的望着我。这个问题一直都想问她,只是没曾想,师娘会主动提及。
  “嫣儿现在也回来了,也该让你们知道些过去的事了,”师娘端着茶杯抿了一口,轻叹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