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16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11-05 11:10:09
  第十一章
  “来,闭上眼,爷送你一件礼物”,我眼里充满了柔情。颦儿眼里闪现一丝惊喜,乖乖的闭上了眼睛。我从随身行囊里掏出在霁月斋拍下的一对玉镯缓缓套到颦儿的皓腕上。“这是爷在霁月斋给颦儿买的冰种翡翠镯子,这些年一直也没送颦儿什么礼物。”我语速很缓慢,玉镯戴在手腕的瞬间故意营造出一种强烈的仪式感。颦儿也感觉到了。玉镯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颦儿感动的眼里闪过异彩,“爷对颦儿真好,这串镯子可是花了爷不少银子呢。”

  “不贵,才一万两千两,沈大少买个项链都花了五万两呐,不过对沈殷文这个花花大少来说,五万两买一条项链不算什么。”
  突然想起了江显荣差点花四万两拍下那条项链,心里又是一阵气急,“那条链子本来是江大公子准备买给隐湖苏敏娟的,不过后来被沈大少拿下了”。
  “苏姑娘.”,停顿半晌,颦儿笑吟吟道“爷是不是很想把这个江湖第一美人娶回家?”
  “那当然,还有江湖美人录上排前五的晋芳苓,唐暮雪,楚霏微,只可惜出江湖这么久,这几人都还没见过呢。晋家公子见倒是见了,长的还算玉树临风,只是不知他妹妹是不是也国色天香。”
  “爷,你还真是个淫贼哩!”颦儿撅起小嘴嗔道,一面把四五个杨梅一齐塞进我嘴里,“这麽贪心,那就多吃点,撑死你。”
  “本公子一榜解元,年少多金,英俊潇洒,这些大户人家的女儿也是青春正艾,看上本公子动心也很正常”。
  “爷忘了还有排第三的江音离呢,她可是江显荣的妹妹,据说也是倾国倾城呢!”

  “大江门就算了吧,爷不会娶她,爷把她取回来给你当奴婢“。
  左手拉著颦儿的小手从我腹部滑下去,在衣襟的遮掩下,颦儿的呼吸顿时有些重,“为什麽呀?爷,还是先┅┅”颦儿胸前的那对凸起随著一呼一吸快速的膨胀,连她自己都感觉到了,脸上红的像是天边的晚霞,话说了一半突然一停。手把我的眼睛盖住,娇嗔了一声∶“不许看!”
  “不看就不看。”我轻嗅了两下,玉珑的袖笼里传出淡淡的脂粉气让我有些迷乱。
  我扬起头捉住颦儿柔软湿润的嘴唇用力的吻吮起来,颦儿的香舌被我捉住,她纤长的大腿情不自禁的弯曲而起,缠绕在我的腰腹之上,我把她的整个娇躯抱骑在我的身上,她的玉臂缠住我的脖子发出一声愉悦的娇呼,皓腕的镯子闪耀着耀眼的光辉,这种强烈的征服感,让我从心底兴奋起来…

  “饶了奴婢吧。”
  我欲焰腾起,正琢磨是不是乾脆把颦儿就地正法,就听颦儿在我耳边轻声哀求道,“爷,先回林府吧,禀明了夫人,奴婢就可以服侍哥哥枕席了。”颦儿的声音细若蚊蝇,羞涩中隐隐有股荡意。
  “好,饶了你”,颦儿的一句话让我想起还有师娘这关还没过:“不过爷只能娶你作小。”
  “作小就作小,奴婢知道还有嫣姐姐呢。”颦儿压抑的娇吟让我想起了后车的嫣儿,这些天总感觉她刻意和我保持距离,似乎隐隐藏有心事。
  “这些天和嫣儿在一起的时候,她都在忙什么呢?”我随口问道。

  “嫣姐姐这几日在房间里就没出去过,话也很少,天天翻着那本《古音正宗》的琴谱。”颦儿似乎察觉道我的担心,柔声道:“爷英俊潇洒,年少多金嘛,想来这世间没有其他人能入嫣姐姐法眼。”颦儿的话立马便打消了我的疑虑。
  “刑部已经发文全省通缉嫣儿,各府重点再查与当年旧案有关之人,只怕师娘的身份堪忧啊。哪怕嫣儿有新的路引,以后恐怕是不能再抛头露面了。”突然想到花会救人时,江齐天受伤时的情景,江齐天为什么会说师娘是魔门妖女,而师娘此前明明给我说她的武功是墨门单传,这些疑问还是留待去了扬州再问吧。
  “爷以后也要万分小心!”颦儿话音刚落,便听到一阵马蹄声从车后传来。
  两头乌骓马风驰电掣般的从一旁冲过,模样看不真切,依稀领头的是一个二八少女,披着一条蓝色丝绸披肩,看着有几分英姿飒爽。后面跟着的看模样应该是一个婢女。只是在这官道上两个未出阁的丫头竟如此策马扬鞭倒也是少见。我微微摇摇头,刚刚要合拢窗帘。一阵怒喝从身后传来。
  “站住,你们给我站住!”六七个身穿青色布衫的壮汉骑着马在后面追赶,看得出马匹脚力不一般,感觉不一会功夫就能赶上。
  “爷,需要下去看看吗?”颦儿一脸的好奇。
  我摇摇头。“现在正多事之秋,满世界都在通缉着我们,现在没必要再惹麻烦。”
  等这行人的背影渐渐远去,老江憨憨一笑,扭头道:“大少应该不认得后面追赶的这群人吧?”
  日期:2018-11-05 11:10:45
  “莫非他们有什么来历不成?”我微微一怔。
  老江慢悠悠的道:“这些人都是江北盟盟主连浩的家奴,在江北一带横向霸道惯了,私抢民女之事屡有发生。”
  倒是没看出连浩的横行跋扈如斯,我心里暗道,江北盟虽说比不得大江门的财力,势力范围却是比大江门大得多,听闻连浩起家于淮安,后来逐步控制住了泸州、凤阳、扬州一带。这两年已经浸入到镇江了。
  “连家公子虽有些狂妄,看着倒是文质彬彬的,哪会料得他爹在江北这么嚣张。”
  “公子见到的恐怕是连家的二公子,强抢民女这种事可都是他大哥连樾才干得出来”,老江的一席话倒是勾起了我的好奇心。“还真是不知道连啸竟然还有个哥哥,只是这种事难道官府不管吗,我大明可是法制国家!”我的义愤填膺,倒是让老江笑出声来。
  “怎么管,大少这几年游学恐怕对这官场的事不太知道,扬州卫新上任的指挥使可是姓连啊。而且听闻大理寺卿刘大人也是连家的至交我们车行的冯掌柜也是连掌门的师弟哩。”看我没有说话,老江便再也没有吱声。
  看来几年没有呆在扬州,连家与官府关系倒是如此密切。我心里默然。师傅当年若不是被卷入石星叛国案中,想来也不会让连家如此嚣张。从记事起,我从不知自己的身世,只知道被师傅收养,师父师娘如爹娘一样将我视如己出,对外则以林府大公子身份示人。小时候,一直弄不清为什么自己姓林,而嫣儿姓顾。也正因如此,那次家门浩劫才能逃过。

  “公子,在往前面一点是个茶棚,需要歇一脚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