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51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睿摇了摇头说:“没事,从我离婚后,我开始对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感觉以往的人生观、价值观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看来人真的会变,沧海,你说咱俩会不会有一天也如你和雅荷一样,形同路人?”
  李沧海笑了笑,却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心中暗想,这些年来,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却最终逐渐遗忘,形同路人的又岂止白雅荷一个?至于沈睿,是相伴到老,还是形同路人,恐怕也不是个人情感和意愿所能左右的。说到底,两个人能并肩走多远,不在于俩人到底乐意走多远,而在于俩人所选的路以及俩人的步伐,路不同,自然也就越走越远了,即便路相同,步伐不同,速度不同,恐怕也只能越来越远了,朋友如此,夫妻也是如此。

  沈睿见李沧海陷入沉默,也觉得自己有些莫名其妙,便笑着说:“走吧,出去吃饭,吃完饭一起走,晚上约雅荷一起坐坐,明天上午再去拜会万芳,对了,她现在是父母官,恐怕不是那么容易见得着的了,你方便的话,给我引见一下吧。”
  李沧海一边穿衣服一边说好,想给万芳打电话又觉得不妥,便在心中盘算着,很快便有了主意。
  俩人一起吃过午饭,李沧海便要往回走,却被沈睿拦下了。
  沈睿笑着说:“那么长时间不见了,见面总不能空手吧?你陪我去选两件礼物给万芳和雅荷吧。”
  李沧海这才想起离家时想给索菲娅买礼物的事,连忙说:“好,正好我也买一份。”
  沈睿听说李沧海和老婆吵架了,又是一声叹息,又解劝道:“你是聪明人,夫妻之间,很多事是无所谓原则的,谁对谁错都没关系,关键是俩人和睦,你是男人,该主动哄哄就哄哄吧。”
  李沧海笑着说:“我这不是正要买礼物呢嘛?”
  沈睿却说:“礼物是一方面,我觉得你来省城前,就应该把老婆哄好,夫妻矛盾不能过夜,矛盾又不是人民币,不能攒着,积蓄的时间越长,伤害就越深。”
  李沧海扭头看了看沈睿,觉得她的话确实有些道理,便诚恳的点了点头,严肃的说:“我知道了。”
  沈睿见李沧海如此严肃,心里很是欣慰,却又觉得气氛过于沉闷了,便笑着说:“我是不是多管闲事了?”
  李沧海连忙摇头说:“没,挺好,能有个人时不时的说一些逆耳忠言,是我的荣幸,这也说明我这个人还不算太过自负,真的,谢谢姐姐。”说到这,李沧海抬手拍了拍沈睿的小臂。
  沈睿扭头看了看他,笑着点了点头,没再说话,内心里却很是甜蜜,虽然这个男人并不属于自己,可有这样一个男人在身边,对一个年近半百的离婚女人来说,也该满足了。
  李沧海见沈睿沉默不语,也就不再说话,把车子停进停车场,俩人便一同下车去商场选购礼品。最终,李沧海给索菲娅买了瓶香水,沈睿却犯了难,白雅荷倒是好说,简单的同学情谊,买什么都无所谓了,但是对万芳却是要花点心思的。
  李沧海见状,笑着帮她出主意,芳姐现在新官上任,一门心思想进步,太贵重的你就别想了,你送了她也不会收,回绝了你反倒尴尬,不如花个三五百块钱买只钢笔,她平时工作也用得上。
  沈睿听完不住点头,笑着说:“你小子就是鬼点子多,怪不得进步这么快。”
  李沧海挠了挠头说:“送礼嘛,当然要投其所好了。”
  沈睿连忙说:“没错,送礼也是一门学问呢,”俩人一边说一边朝礼品专柜走去。

  从商场出来,俩人又回到车旁,沈睿先上了车,李沧海则打开后备箱放东西,待放完东西要开车门上车时,却突然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李沧海扭头一看,却看到一个戴墨镜的女人正朝自己走来,只是对方面孔生疏,又戴着墨镜,一时没认出来是谁。
  那女人来势汹汹,走路带风,一看便知道是个厉害的角色。
  李沧海便疑惑的呆立在那里看着对方,谁知那女人几步走到李沧海面前,抬手就要扇他。

  李沧海连忙扭头闪开,可耳朵还是被对方的长指甲划了一下,火/辣辣的疼。
  沈睿此时也看到车外这场纠纷,但她弄不清俩人的关系,不想贸然介入,况且他知道李沧海是个情种,对方又是个漂亮女人,说不定是感情纠葛,她作为一个女人,更加的不想掺和进去了。
  李沧海摸着火/辣辣的耳朵,心里的怒火油然而生,可对方终究是个女人,李沧海不想失了身份,终究还是强压怒火,努力挤出点笑容问道:“姑娘,您没认错人吧?”
  那女人见状,气冲冲的喊道:“你看我认错人了吗?”说完便摘下眼镜盯着李沧海,那眼睛里简直要冒出火一般。
  李沧海听对方一开口心里便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待她摘下眼镜便一下认出了对方,连忙陪着笑伸出手喊道:“哎呦,是贝总,您好您好。”
  贝拉拉一把打开李沧海伸过来的手骂道:“滚一边去,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我问你,陆颖哪点不好,你把人家甩了。”
  李沧海这才明白这贝拉拉是替陆颖来兴师问罪的,笑着摇了摇头说:“你不了解情况,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贝拉拉盯着李沧海看了好大一会儿,突然又摆了摆手说:“算了,反正小颖也结婚了。”说到这,贝拉拉又突然转身走开了。
  李沧海摸着依旧有些疼的耳朵,心说这哪跟哪啊?莫名其妙的来这么一出儿,可就在他转身要上车时却突然想起专访的事,于是又扭头朝着贝拉拉的方向喊道:“贝总!”

  贝拉拉听李沧海喊她,便站在原地歪着头等他说下去。
  李沧海不得不又紧走几步来到她身边,却又不敢靠的太近,站在她够不到的地方远远的笑着说:“我过些天有个专访,想跟你请教些事情。”
  贝拉拉再次摘下太阳镜,上下打量了几眼问道:“你?”刚说出一个你字又觉得不妥,连忙笑着说:“好啊,那你有时间了找我吧。”说完又从挎包里翻出张名片递给李沧海。
  李沧海看着贝拉拉瞬间放晴的脸,那满脸的笑容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心想这个贝拉拉也是个翻脸赛过翻书的主儿,和风风火火的苏皖还真有一拼。
  回到车上,沈睿笑着问:“怎么,欠了情债,被债主找上门了?”
  李沧海笑着说:“哪有,我和她当真是清清白白的。”
  “那就是和她朋友不清白了。”沈睿依旧是淡淡的笑。
  李沧海发动了车子,扭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说:“这次你真是错怪我了,跟我不清白的女人多了,但是她,还有她说的那个人,还正经是真正的清白的像豆腐一样。”

  “是吗?”沈睿又是淡淡一笑,“说说?”
  李沧海想了想,觉得和陆颖的事,确实坦坦荡荡的,没什么必要瞒着沈睿,便把和陆颖从相识相知到分道扬镳的过程说给了沈睿。
  沈睿一边听一边点头,不住的夸赞陆颖是个好女孩,又替李沧海感到惋惜:“其实你如果能娶了陆颖,从各方面说,都会对你的事业有非常大的帮助。可惜了,这么好的女孩,还有这么好的家庭背景。”
  李沧海一笑,他跟陆颖一清二白,反倒轻松,便开玩笑说:“可不是咋的?咱没那个命啊!”

  俩人一路上说说笑笑的,很快就下了高速,见时候尚早,李沧海便把沈睿送到湖月山庄住下,他自己则赶紧回家去哄索菲娅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