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3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先生,您管教孩子还真有一手呢!”旁边梁喜春适时送上了一记马屁。

  萧晋一口烟喷到她的脸上:“爷儿是老师,主业原本就是管教孩子,用得着你说?以后少拍点马屁,既然我把你留在了身边,那就代表当你是自己人了,你的过去已经过去,我也没有吃人的胃口,不用总把我当魔鬼看,乖乖听话做好你的本职工作就行,懂吗?”
  “懂了,喜春会记住您每一句话的。”
  梁喜春微微弯了下腰,不知道啥时候解开两颗扣子的领口里风光无限,看的萧晋眼皮本能一跳,想起房韦茹之前在茶楼里说的那句“予取予求的女人是诱惑”,就赶紧摇了摇头,恶声恶气道:“把扣子系上,以后在我面前都捂严实点儿,再敢瞎露不该露的,老子抽你!”
  说完他就向房韦茹母子走去,而梁喜春低头瞅瞅自己高耸的衣领,嘴角带笑,喃喃自语道:“原来也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嘛!”
  搞定了一位极品美妇,又捎带手的在人家儿子心里种下了一颗名为“父亲”的种子,萧晋的心情自然大好,回龙朔的路上正一边享受梁喜春的按摩一边哼着小曲儿思考该怎么消遣那位主任公子王博超呢,陆熙柔打来的一个电话瞬间就让他脸色变得阴沉无比。
  两个小时后,小钺根据他的指示把车开到了南州市市郊,下车换了一辆老旧的商务车,又往前行驶了约莫二十分钟后才停下来。
  “就是那里了。”拉开一侧车窗的窗帘,陆熙柔递给他一个望远镜,指着远处的水泥墙院落说。
  萧晋透过望远镜看过去,见院子大门墙边的牌子上写有“珍爱福利院”和“南州市十佳慈善机构”的字样,就皱起眉问:“他们怎么敢这么明目张胆,难道南州衙门的老爷们就没一个干净的?”
  “福利院里的孩子都是正规渠道送来的孤儿,虽然偶有失踪或夭折之类的事情发生,但在档案资料上是干净的,这一点我已经再三确认过,它就是一家正规且经营状况还不错的孤儿院。”
  说着,陆熙柔转脸看向一旁的贺兰鲛,又道:“鲛哥,你进去过,后面的情况还是由你来跟死变态说吧!”
  “孤儿院下面挖了个很大的地下室,几乎被掏空了,里面一共有二十个房间,每个房间里都并排摆了三个铁笼子,其中十三个房间的笼子里都关着一到两个孩子,有男有女,最大的不超过十二岁,最小的只有四五岁。每个孩子的脖子上都拴着镣铐和铁链,浑身脏污,就像屠宰场里马上要被宰杀的羊羔一样。”
  贺兰鲛依然还是那副死人脸的模样,只是冰冷的语气非常罕见的有了起伏,很明显,孤儿院里的场景深深地刺激到了他,这从他一口气说这么多话、最后还用了个比喻上就可见一斑。
  然而,此时的萧晋却没有心思为他的改变而高兴,一张脸阴郁的仿佛随时都会滴出水来,咬着牙说:“一个房间最少三个孩子,十三间房就是三十九个。”
  贺兰鲛点头:“只多不少。”
  萧晋慢慢握紧拳头,闭上眼问:“知道他们关这些孩子是要做什么吗?”
  “他们巡逻的次数非常频繁,我在里面呆的时间并不长,但听里面人的对话内容,好像是打算往外运的,至于要运到哪里就不清楚了。对了,里面有超过一半的孩子在打点滴,也只有他们是双手双脚都被捆住且堵住嘴的,其它孩子都像是傻了一样,眼神呆滞,一动不动,没人哭也没人闹。”

  萧晋拳头的指节开始劈啪作响,阴声说:“他们打的点滴应该属于镇静麻丨醉丨类药物,打完了自然会一动不动,不哭也不闹,只是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是因为药效,而不是损伤到了大脑。”
  清晰的感受到他的痛苦和愤怒,陆熙柔怜惜的握住他的手,“死变态,你别这么激动,既然我们发现了这里,自然就不会再让那些孩子继续受苦,你……”
  “只是这一批而已!”萧晋猛地睁开眼,血灌瞳仁,“这家福利院不知道存在了多少年,被偷偷运出去的孩子恐怕早已数以百计千计,他们受的苦怎么办?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们怎么办?”
  “所以你才更要冷静啊!”陆熙柔大声道,“我们现在最重要的任务是查清楚这件事的背后除了吕兴昌父子之外还有没有别的人,以及他们要把孩子运到哪里、运给谁,也只有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拯救那些孩子,避免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萧晋身躯一僵,接着深吸口气又慢慢吐出,眼神也平静了许多。“你说得对,我是有点冲动了,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陆熙柔笑笑:“看你现在的样子,不让你见点血是不可能了,我觉得,为了避免事情闹大给那些人留下毁灭证据的机会,咱们最好先小小的打草惊蛇一下。你进去偷一个孩子出来,顺带也可以杀那么一两个人。
  有人闯进来不报警,而且还只带走一个孩子,幕后主使得到消息后一定会感到非常的奇怪和不安,而要解决这种不安,最稳妥的法子就是把所有的孩子都转移走。”

  “而要同时送走几十个孩子,不安排一个绝对心腹看着可不行。”萧晋阴笑着接口,“到时候,老子就不信从那个王八蛋嘴里掏不出东西来!”
  “最喜欢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的感觉了。”女孩儿用额头顶了顶他的脑门,开心的说,“好了,先把心放回肚子里,咱们去吃点东西,晚上再回来动手。”
  “我这会儿没胃口。”萧晋摇摇头,视线重新回到窗外,眯着眼问:“你说,福利院地上的那些工作人员知不知道他们脚下发生的事情?”
  “肯定有人知道,但肯定不是所有人都知道。”陆熙柔回答道,“一家受到过衙门表彰的福利院,里面的工作人员不可能全都是幕后主使的手下,要是都知道了,根本瞒不住。”
  “为什么是福利院呢?”萧晋又问,“反正都是挖地下室藏人,有个院子当幌子就行了,开家养鸡场、养猪场、甚至屠宰场垃圾场这类臭烘烘的一般人都不愿意靠近的地方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一定要弄个跟孩子有关的福利院呢?”

  这回陆熙柔倒是被问住了,正蹙眉思索的功夫,贺兰鲛忽然开口说:“因为福利院会有源源不断的孩子资源,以前我老家的一间孤儿院就被查出了偷偷卖孩子的事情。”
  萧晋一怔,继而倒吸一口凉气,神色也再次变得阴沉起来。“是了,二十年前,电脑还没有普及,一个孤儿的档案就只是一张谁都可以填写的纸而已,小城市的孤儿院没人监管,领养体系也没有建立起来,多一个孩子少一个孩子根本不会有人知道,就算有热心人询问,一句‘被领养了’就能打发。
  日期:2018-08-30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