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1438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前不是,不代表以后不是。堂堂王爵集团的董事长兼总裁夫人不当,非要给你当秘书,明显是个会对你予取予求的女人,这对于男人而言,本身就是个极大的诱惑,况且她长得也不错,眉眼间温顺中隐藏着风流,晚上用来暖被窝再合适不过了。”
  萧晋哈哈大笑,双手一捞,就将女人整个抱在了腿上,凑上去轻嗅着她脖颈处的幽香:“你说‘暖被窝’倒是提醒了我,今晚不介意让我在你的床上借宿一宿吧?!”
  房韦茹感觉身上就像是有无数的蚂蚁在爬一样,鸡皮疙瘩此起彼伏,闭上眼鼻息咻咻的说:“不……不行,文哲会知道的。”
  叼住一颗晶莹的耳垂,萧晋又道:“那就去酒店,我现在住王爵不用花钱。”
  房韦茹的脸滚烫滚烫的,心脏跳动的像是要从胸口钻出来一样,脑子也仿佛喝了酒,一阵阵眩晕。她知道,如果自己再不做点什么的话,很可能会被萧晋就地正法。
  用大脑最后的一点清明推开萧晋的胸膛,她喘息道:“下次,下次我一定给你,现在我还有点……有点害怕。”
  “害怕?怕什么?”萧晋不解,“虽然我确实用鞭子抽过女人,但并不好这口呀!”
  把他的手从领口里拽出来,房韦茹红着脸嗔道:“刚夸了你善解人意,这怎么又开始糊涂了?我都已经十几年没有过男人了,还不许紧张一下吗?”
  萧晋一怔,接着便微笑着吻吻她的唇,柔声道:“你这么一说,我对这事儿就更期待了。行吧,好饭不怕晚,今天就先饶了你,下次我再来省城的时候,你的床上就必须留下我的味道喽!”
  该说的事情说完了,下次的旖旎约会也定下了,萧晋和房韦茹自然没理由再在茶楼里呆着。结了账出来,一眼就看见梁喜春双手交叉于小腹,规规矩矩的站在不远处的花坛旁,而就在她的身前,房文哲正一脸便秘蹲在那儿,手中夹了根烟,喷云吐雾。
  房韦茹的眉毛登时就竖了起来,萧晋赶紧拉住她,哄道:“别动不动就对孩子生气,这个年龄段的男生抽烟本就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何况你儿子以前还那么混蛋,不会抽烟才是怪事。”
  “你早就知道对不对?我是让你管教孩子,没让你这么惯着他!”没有母亲会喜欢看到宝贝儿子抽烟的,房韦茹是真生气了。
  萧晋一脸茫然:“这怎么话儿说的?我要是早就知道,怎么可能不管嘛!你别忘了,我的大徒弟跟他可是好朋友,就算不在乎你儿子,总该担心小鸾跟他学坏吧?!”

  “还装?”房韦茹眼珠子都瞪圆了,“你精的跟猴儿似的,文哲只是个孩子,当初他在山里住了那么久,怎么可能瞒得住你?”
  萧晋一愣:“也对啊!就算他能瞒得住我,也肯定瞒不住小鸾,为什么我会不知道?你在这儿等着,我去问问那个臭小子。”
  说着,他就走了过去,站在房文哲身后道:“小伙子,借个火。”
  房文哲掏出打火机递给他,头都不抬。打火机入手很沉,萧晋仔细一瞅,嘴角就翘了起来:“呦呵!都彭,小伙子有钱啊!”

  房文哲这才听出来不对劲,抬脸瞅见是他,吓得慌忙丢掉手里的半截香烟,涨红着脸站起来,怯怯喊了声:“叔、叔叔。”
  “别怕!叔叔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过来的,男孩子抽烟没什么大不了的。”萧晋的笑容慈祥极了,看的一旁梁喜春都忍不住心头发抖。她可是知道,这位魔鬼先生的表情越和蔼的时候,往往就是最危险的时候。
  “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竟然都不知道,你小子隐藏的挺深嘛!”给自己点燃一支烟,萧晋漫不经心的问。
  “刚学会,就前些天在国外网球训练营的时候。”房文哲低着头乖乖回答说,“因为心情不好,同宿舍的也抽烟,所以就跟着学了。”
  “哦,原来是这样,那应该还没多大的瘾吧?!”
  房文哲摇头:“我不知道,反正就只有郁闷的时候才会抽。”

  萧晋的眼神慢慢冷了下来,话锋一转:“你喜欢木艺,是么?”
  房文哲不明所以,点头:“喜欢。”
  “嗯,玩儿木艺有手就足够了,电视上搞艺术的不是神经病就是残废,一般人不缺条胳膊断条腿啥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艺术家,想必你也不会介意坐轮椅的,对不对?”
  通常熊孩子都很聪明,房文哲自然也不例外,一听这话顿时就激灵灵打了个哆嗦,慌不迭的从兜里把烟盒掏出来,“叔叔对不起!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萧晋不接,而是冷冷地说:“我不喜欢欺骗,所以你要想清楚,接着抽下去,我顶多也就是打断你的腿然后再帮你接上,这点儿工作量连小鸾都可以胜任,保证不会让你变成瘸子,可若是你现在把烟给了我,今后再被我发现你偷偷的抽,那咱们之间的关系就没了,囚龙村也不再是你想去就能去的地方,明白么?”
  房文哲呆住,他没想到只是抽个烟的后果就会这么严重,逆反心理刚刚有点儿想冒出来的意思,就发现萧晋的眼神不对劲,好像不那么冷了,又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紧张的意思。
  在他的心目中,连房家巴结的知府二姨夫都能轻松压制的萧晋,拥有着毋庸置疑的强大。年纪轻轻就创下了一大份家业,医术精湛,功夫高强,身边更是美女如云,简直就是偶像一般的存在。可就是如此无所畏惧的一个人,竟然会因为自己一个抽不抽烟的小小选择而紧张?
  他在害怕什么?怕打断我的腿?还是怕彼此之间再无关系?

  房文哲从来都没有见过父亲,但此时此刻,不知怎的,他忽然觉得胸口像是被什么给堵住了,鼻子也有些泛酸,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有父亲的话,那一定就是眼前这个样子的。
  深吸口气,他把烟盒往萧晋手里一塞,大声说:“叔叔放心!今后如果我敢再抽,不用您动手,我自己就会把自己的腿打折!”
  萧晋终于笑了,虽然对一个孩子使用计谋有点儿丢人,但效果是好的,起码房文哲足够细心敏感,是个有资格被好好调教的可造之材。
  揉揉少年的脑袋,他说:“好了,记住你自己的话,别让叔叔失望。现在去给你妈道歉,好好的哄她,再敢犯浑,到了村里我就让你去后山养毒蜂!”
  房文哲平时胆子不小,但却有个弱点,那就是最怕虫子,不管咬不咬人,连蚂蚁爬到身上都怕,曾一度被村里的娃娃们取笑,伤透了自尊都没能改过来。
  一想到密密麻麻的毒蜂在身上乱爬的场景,房文哲头皮都要炸了,半个屁都不敢多放就跑到母亲面前道歉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