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15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嫣儿,娘亲知道你心里放不下当年的事,心里也许还恨着娘亲,等见了镇江的同知张大人,师娘会一一告诉你。”颦儿扶着师娘缓步走下甲板。师娘向嫣儿抛出的一句话让嫣儿身子微微一怔,马上又恢复自然。
  在镇江寻了一处客栈下榻,冰山雪莲确实有奇效,辅助郎中开的些方子,不出几日师娘便可不需要人搀扶。花会的消息穿的很快,路上巡查的官差比往常多了许多,路口贴满了通缉告示。

  “倒是该往张璞那里走一趟了”,师娘身子恢复差不多了,吩咐颦儿留在客房陪着嫣儿不要外出,带着我拜访镇江的同知张大人。
  看到三元巷里停满了大大小小的轿子,我知道张府肯定是传来了好消息。“景儿,一直没有带你见过这位师叔,以后还有很多事得仰仗他。”
  “师叔?我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师叔了,师傅明明是朝廷正三品的都指挥佥事使,和文官八竿子打不着边啊“,看我一脸纳闷。师娘微笑道:”等待会见到,你就知道了。”
  日期:2018-11-03 15:13:14
  “为谦,看着春风得意,看来最近喜事临门啊”,师娘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知道两家关系不一般。

  “大嫂,你怎么来了”,这位镇江同知大人看着三十多岁模样,中等身材,眉清目秀,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旧衣衫,人却是精神矍铄。看着我和师娘走进客厅,赶紧迎出来,脸上的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没事就不能登你的三宝殿啊”,师娘含着笑道:“我们该是有些年没见了吧。”
  “自从兄台走后,上次见大嫂已是三年前了。”张璞轻叹一声,转而望着我:“这就是景云吧,前不久就看到邸报,说扬州府新出的一榜解元是林府的公子。现在看来果真是一表人才”。“你师叔可是万历十五年的榜眼,吏部侍郎王大人的高徒。”师娘的一番话让我对张璞倏然起敬。
  “林景云拜见师叔”,我忙深施一礼。

  “会试才刚结束,算行程,这段时间你该还在京城才是”,张璞的笑容里颇有深意。我看了一眼师娘,师娘插道:“还不是为了嫣儿的事,这次会试没有让景云去,只能再等三年了。”“我早就猜到了,现在满城贴的贴的都是捉拿顾氏余党的告示,我第一时间就想到了你们。”张璞的声音很柔和,并没有任何意料之外的吃惊。看来这位张大人和师傅关系匪浅呢。
  “今年还真是多事之秋呢”,他叹了口气,随即便转移了话题,“皇上不理朝政多年,朝局动荡难测。年初工部尚书王汝训病卒,兵部尚书马鸣銮病卒,前些天连刑部侍郎詹大人也以病致仕。”叹了口气,接着道:“现如今,朝野党派林立,齐、楚、浙三党围攻东林,现在你师伯的日子恐怕也不好过。”
  一直以来,林府和顾府两家微妙的关系都是靠朝中吏部郎中顾宪成帮忙暗中照应。他是师傅同父异母的兄弟,一直以来,我以师伯相称。
  十二年前家门遭难后,师伯也受到牵连,被革职为民,后在无锡东林书院讲学,由于遥相应和者甚多,东林之名大著,人称“东林党”。妒忌东林党人者亦日众。形成上下呼应,在上廷结成朋党交攻由此日盛。
  “早就劝过他不要搞什么东林党,他却是不听。”张璞道:“前不久部分朝臣请参用外僚入阁,你师伯推荐了凤阳巡抚李三才给当朝首辅叶向高,引起朝中争论,遭到御史多人弹劾。”
  “师叔想必是恪守中庸之道,”,我微笑道:“朋党之争是历朝君王最忌讳之事,师叔久浸官场,侄儿猜测您定没有入东林。”
  张璞看了我一眼,笑道:“你倒是颇有见识,更何况不在一条船上,还可以相互帮衬。”顿了顿,又道:“未加入党争,才有如今的升迁”。

  “看来为谦当是顶上了王大人的位置吧,”师娘眼里的笑容很真诚,看得出是真心替张璞的升迁高兴。
  “恭喜大人!”大明朝镇江府出了大把的六部长官,张璞邀得圣宠,他日入阁拜相,前途贵不可言。
  “说到底,这都是顾兄的功劳,没有他的引荐,我也不能拜在恩师名下。”张璞搬了一把椅子,坐得离师娘更近一些,小声道“景云这次没有参加会试,倒是一件好事”,我微微一怔。“此话怎讲。“本次会试风波不断,本来是我恩师王大人主考,翰林院编修汤宾尹强迫恩师录用授业弟子韩敬为进士第一名。后来此事遭知贡举侍郎吴道南上疏弹劾后,京察将汤宾尹降罢黜,恩师才得以执掌翰林院。镇江府邸尹王大人提早退休,我才有机会顶替知府位置。”

  “同知与知府,你可知道这一字之差,差之千里啊”,张璞的一句感叹让我意识到以后张璞在朝堂对我的重要性。“三年后的会试,若还是恩师主考,景云进三甲可待。”
  犹豫了一会,我便问张璞,“师叔可否为为在镇江府谋得捕头一职,以后行走江湖也会方便些。”师娘也是满脸惊讶看着我。张璞听了却噗哧一笑∶“好嘛,一榜解元去做什麽捕快,真不知你的书是怎麽读的!班固弃笔从戎,人家投奔的可是正规的军队,做捕快能有什麽前途?”顿了顿,又到:“想来嫣儿引起的麻烦不小,有一个捕头的名头日后形事也确实方便些。明日我将去京城拜访恩师,索性帮你争取个推官。”

  “谢谢师叔!”推官好歹也是正七品,没有进士及第正常是谋不到的,张璞愿意帮忙真的是难能可贵。
  “这些都不足挂齿,没有大嫂和顾兄当年的照顾,也不会有我的今天。嫣儿这边的新的路引我已经让人做好,嫂嫂有任何需要,为谦都当竭尽全力。”
  “在这里谢过了,”师娘向张璞拱手作揖:“以后景儿还托为谦照顾了”。看得出师娘对张璞的帮助很是感激。

  “丁平在朝中现在圣恩正宠,李太后很宠信他,扳倒他非一日之功啊”,看着我和师娘默然不语,张璞转移话题,又提起三年后的下次会试来,问我准备如何打算。我笑著说读书人谁不想大魁天下,我岂能例外?!心下却一阵叹息,家仇未报,嫣儿通缉在逃,下次会试恐怕是没心思准备了。
  三人一直谈到日落西山,落日的馀辉照在张璞身上,他的那件青色长衫看起来有些破旧了。即将告辞之时,我递上三万两的银票,正色道∶“师叔,虽说您现在圣眷正宠,而弹劾丁平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师叔您上京也需要上下打点,您的位子越牢靠,师侄才有发展空间。”
  张璞不是个迂腐之人,哈哈一笑接过了银票,笑道∶景云,你放心吧,还别说,你与你师傅真的越看越像。”见我一脸诧异,他看了师娘一眼,意味深长的道,你以后就知道了。
  “公子,我们要这么急着赶回扬州么”,我枕着颦儿的大腿,封闭的马车空间让颦儿放开了许多,声音也透着些许柔媚。
  一大清早吃过早饭,我便雇下了车行两辆最大最豪华的两骑四轮马车,也是游历江南时常坐的那种,而车夫则是升任镇江跑马车行二掌柜的老江。看来扬州巨贾的身份到底还是比不得一榜解元。从镇江到扬州这条路线我已烂熟于心,任一路上风光迤丽,也是没有多少兴趣欣赏,摇摇晃晃的车厢里都快要睡着。
  “你嫣儿姐姐满世界被通缉,呆在镇江非长久之际”,我伸手搂住她的纤细腰肢,着手处温软如玉,只是一触手,肌肤便是一阵轻颤,身子也是有些僵硬。我心里也顿时火热起来。颦儿揭开帘子往身后看了一眼,师娘的马车离有几丈远,转过身把一颗杨梅细心的喂到我的嘴里。“怕什么,她们在后面看不到”,明媚的阳光透过纱窗照在颦儿白藕似的胳膊上,老江是个老成持重的小老头,这让她放心的把对襟短衫脱了,上身只剩下洋红的湖丝比甲,低开的领口遮不住湖纱抹胸,只觉得春洸无限。

  “颦儿,你可真是媚在骨髓啊,以后不要再喊公子了,叫爷”,我握住她的一只小手把弄起来,她的脸上渐渐有了一丝红晕。看我的眼神也比以前大胆很多。
  “爷...”,颦儿声音很细微,却很娇腻。说实话,自己也没有看出颦儿人前端庄,人后竟然是如此的魅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