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14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取名清欢吧,既然散发弄扁舟,便要在这清欢里体现人间的滋味”。
  “俺是粗人,既然公子觉得好,那便就叫清欢好了,清欢,找个名字好听,”方青山一阵爽朗的笑声看得出是很满意。而清欢找个名字也让嫣儿和颦儿也咀嚼了半天。
  仔细想想初出江湖收个徒弟倒也不是坏事,也是欣然允诺。又一一替方清欢介绍道:“这是妳顾阿姨,这是妳颦师娘……”我说一句,清欢就像鹦鹉学舌似的跟一句,等她跟着我说“颦……师娘”的时候,我的手一把搂住颦儿的纤腰,颦儿的脸刷一下子便红了起来。抬头看了一眼含笑的嫣儿,轻轻掐了我一把,便跑开了。而我的心也荡起了一片柔情。
  屋子里的氛围也变得亲近了许多,与夫妻两闲聊几句后看天色已晚,熄了舱内气死风灯,里舱没有光亮,只有月华如水。斜靠着舱内的定篷上已是睡意袭人。颦儿已蜷在身旁沉沉睡去,嫣儿却是没见了身影。

  转身看了眼舱外,却见她披着一件纱衣俏生生的立在船头发呆。本想上去安慰几句,想到心结未解开,现在衙门的通缉告示估计已经是遍布各地,还是等明天师娘醒了再说吧。念头只是一闪,身子便重新倒下,身手把迷迷糊糊要醒来的颦儿搂在怀里轻轻拍了两下,不一会便沉沉睡着。
  也不知是睡了多久,耳边隐约传来了“劈劈啪啪”的响声,支起身子向外望,天色已白,雨丝斜飘,淅淅沥沥打在船上,溅起一点水花。船的摇晃也更加剧烈了许多。
  “公子,你醒啦”,看着我瞅着窗外,颦儿眼里的笑容很明快。“公子都睡了四个时辰啦,还有一个时辰就快到镇江了”,
  “噢,睡了这么久啊”,我含笑看着她,眼里充满了柔情,“师娘醒过来了吗?”
  “还没有,不过听嫣姐姐说,夫人恢复还好,大概不多一会应该能苏醒过来”。
  “有颦儿陪在我身边,睡一天都可以”,我凑近她耳边打趣道。颦儿低着头轻轻的锤了我一下我胸口。看了一眼身旁嫣儿不在。偷偷一笑,脑袋一歪,俏脸贴在我肩上伏在我胸前,软软倒在我怀里。

  我拉着颦儿来到船头,看颦儿娇艳欲滴的俏脸横在我眼前,我色心大动,忍不住弯下腰,一口噙住了她鲜红的樱唇。颦儿“嘤宁”一声,身子一下子绷紧起来,连呼吸都停了下来。我在她柔软乾燥的唇上轻啜了几下,她才彷佛活过来,身子微微的发抖,鼻里也发出急促的呼吸声。隔著薄薄的夏衫很容易感受到她青春肉体的那种鲜活,我心头欲火一下子窜起。双手也探到胸前的那对凸起。
  “师傅,我娘说,运河上风浪大,让您和师娘到船舱”,这徒儿来的还真是会挑时候啊,我的表情很无奈,颦儿倒是噗嗤笑出声。“看今天的天象,恐怕会有大风骤雨呢,公子还是进去吧”。
  我抬眼看了头顶天边,却是乌云滚滚,西边倒是还有些光亮,狂风骤起,运河上波涛翻滚,整个撸子船摇晃得更厉害,大风把天边的乌云吹散,西下的云朵露出一丝橘色,颜色也渐渐变成潮红,把整面大运河印染得通红,景致煞为壮观。
  风从耳边呼啸而过,顿时让我神清气爽,璁意顿消。“这种奇景可是难得一遇啊”,心中感慨。胸中顿时诗意万千。
  “行船需要借风啊”站在船头,我感慨地对颦儿道,远处,已经隐约可见北固山的身影了。我沉吟片刻随即让清欢取了些纸笔,颦儿在一旁研磨,挥袖写出了一行附注。
  “丁酉年六月,狂风散乌云,船翻大浪随,风起姑苏城,红霞印满湖。感叹奇景难遇,携林、嫣、颦三人赋此鹊桥仙以记之。”
  笔起墨洒,行云流水,一首《鹊桥仙》便跃然纸上。
  天如人心,变幻无常,残阳露寒清梦。
  惊雷唤醒鱼龙跃,换得天边晚霞红。
  黑云压日,波澜骤起,浮萍浪卷听风。
  船上酸风射眸子,未知他年谁与共。
  字迹运笔如龙,骨骼清秀,笔势委婉含蓄。搁笔时,风也小了许多,没有方才那么摇晃。船舱一片安静,颦儿望着纸上的词出神,嫣儿眼里闪过一丝异彩。

  “好一句未知他年谁与共”,颦儿的一句轻叹打破了沉默,“别忘了你相公可是扬州府新出的一帮解元哩”,看颦儿对自己早已不设防,便口无遮拦起来.
  “公子,颦儿只是林府的奴婢。”颦儿的声音很轻柔,却好不躲闪我的眼神,脸上没有半丝烦扰的情绪,反倒是放射出一道异样的光辉来。既含情脉脉又大胆的望着我,
  “什么奴婢,在我心中,你就是爷的女人。”我搂着颦儿的香肩,倒是让她有些难以适从。
  “嫣姐姐和清欢在一旁看着呢。”颦儿在我耳旁低语,我抬眼看了一眼嫣儿,她目光很不自然的扭向另一边,脸上却有一丝羡艳。“颦儿,总有一天,爷要娶你过门,得偿所愿”。我凑到颦儿脸颊旁低声道。颦儿身上微微颤抖,脸色潮红。“奴婢去看看夫人醒了没有”,看来颦儿起身将写好的宣纸卷好,递给了清欢。

  “你是为师收的第一个徒弟,这副词就算是为师的见面礼吧”,我微笑道,
  清欢脸上浮现喜出望外的表情,“谢谢师傅,清欢虽不识字,却要把它裱糊在撸子船上,只要有客人往来告诉他们这是我师父的大作”。清欢一脸的骄傲。
  “公子,夫人醒了!”颦儿的一声娇呼,让我心神激荡,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师娘身边。师娘靠在棉枕上,脸色苍白,没有血丝,嘴唇也是皲裂的厉害。虽然没说话,看我的眼神却是满是母爱的温柔。
  “师娘,你终于醒了,感觉好些了吗?”我上前去握住师娘的手,依然还是有些冰冷。师娘的眼神很清澈,似乎能洞察我的内心。
  “景儿,这次真的是难为你了.”等了好久,才听到师娘虚弱的声音。“师娘,这次可把我们吓到了,你一夜昏迷没醒,幸好有嫣儿的冰山雪莲。”我在一旁长长的虚了一口气。
  日期:2018-11-03 15:11:51

  “嫣儿”,师娘轻轻唤了嫣儿一声,却没有听到任何回音。
  我看了一旁的嫣儿,双手团在一起,嘴唇抿紧,低着头,却没有说话。也让师娘第一时间察觉到了异样。谁也没曾想相隔十二年母女相逢竟然是如此。虽然对花会有无数个问题想问师娘,觉得时机不妥,便强行按捺住。
  “公子爷,船快到镇江了”,卢三娘舱外的吴侬软语恰到好处的缓解了尴尬的气氛。“颦儿,扶我起身”,颦儿挽着师娘的胳膊慢慢坐起,“刚才听颦儿说,你这小子还收了个女徒弟”,师娘估计也是察觉到了嫣儿的生疏感主动岔开话题来,眼里含着一丝笑意。
  “这不是想后面可能用的着嘛”我讪笑到。“这女娃根骨不错,倒是个练武的好苗子。等我们到了林府,可以派人接她过来。”师娘的眼光向来灵准,想来这个徒儿倒是没有收错。
  要下船的时候,陆三娘和清欢有些依依不舍,特意叮嘱清欢记得把船棚上的孔雀旗摘掉,交代后面会派人接她学武时,清欢倒是欢喜雀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