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12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流行!”抽出缚龙剑的瞬间,李太白的诗句从心底流过,剑柄熟悉的感觉似乎将师傅的力量赐予了我,银色的剑光在炽热的火光下分外夺目,只是一招便让围在四周的官差护卫倒地。
  没有丝毫犹豫,我起身腾起,刚刚使出幽冥步中纵越绝技“落雁平沙”。“哪里逃!”背后一人凌空踏虚而来。
  国字脸、卧蚕眉,手中一口厚背宝刀,如水的月光照在猎猎作响的衣袍上,仿佛是给它涂上了一层亮银色,江显荣威风凛凛的样子宛如关羽再世一般。
  “迢迢不断如-春-雨”缚龙剑挽起的数十朵剑花都被编织成刀网的宝刀完全封住。让我第一次体会到江湖十大的真正实力,哪怕江显荣略逊于我,若不全力以赴,恐怕百招内也是难分胜负,再被拖下去恐怕就真的走不掉了。
  “满地落花红-带-雨”,与师娘使出的轻盈灵动不同,正大十三剑的终极奥义在我十成功力的催生下,绽放出难以匹敌的气势。剑光绚丽夺目而又杀气凌人,剑花最后化繁为简刺出一剑似乎让江显荣看到了他爹的下场,在甲板上连退数步才堪堪挡住剑锋,眼看只剩下四五招的功夫便可将他制服。
  “弓弩手放箭,别让贼人逃走了!”远远听见詹平气急败坏的怒喝。来不及了,这次只能便宜这小子,只能等下次再替师娘报这一掌之仇。
  望着江显荣眼神里流露的一丝恐惧,我暗叹一声,“心生惧意,必败无疑”,一跃而下跳到小船的舱顶。
  “快开船!”我转身向舱内吩咐一声,缚龙剑月色里织出一面剑幕。速度与剑锋却比刚才慢了许多,刚才与江显荣博斗用上了不动明王秘法将自己的力量全部释放出来了,现在的自己恐怕连那一剑的七成威力都发挥不出来。

  直到完全远离了射程范围,火光把天边染成通红,四周安静了许多,才发觉有疼痛感从腿部袭来。
  “公子,你受伤了”,颦儿俯身检查我腿上的伤口,脸上的关切之情溢于言表,低头的刹那,感觉到泪珠在她双眸里打转。
  “还好出门带了些金疮药,”我忍着痛装作若无其事的看着她,一溜乌黑的长发垂在一身长衫上,虽然显不出曼妙的身材,却到有几分别致。
  “师娘没事吧!”我顿了顿,望了一眼船舱里躺在一侧的师娘,脸上的易容已经被清洗,脸色苍白了许多,依然双目紧闭,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不由心又提到嗓子眼。
  “刚才已经给夫人吃过雪莲玉蟾丸了,可还是没见醒。”颦儿的脸上有些焦虑。
  “颦儿你有没有受伤?”,我拉着颦儿的手,关切的问道。
  “奴婢没事,只是被江显荣的掌法击中经脉有些错位”,颦儿低着眉看了嫣儿一眼,等她把手偷偷的抽走。我才发觉颦儿的手如此柔软香糯。

  “别太担心,师娘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我轻轻拍了拍颦儿的香肩。“给船娘说一声,我们取道大运河,去镇江。”
  “雪莲玉蟾丸虽是疗伤的圣药,却只是偏向病理恢复。”嫣儿蜷在船舱一角,突然呢喃低语,气死风灯打在搽了胭脂粉底的娇颜上映照得红彤彤,显得更是美艳动人。我看不出她脸色的变化,可她眼光里闪烁的清澈目光里,掺杂的没有太多久别重逢的喜悦,更多的却是迷惘。
  “嫣姐姐,你终于说话啦”,颦儿掀开帘子,满脸惊喜,“你刚才一直沉默不语,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颦儿,这是天山雪莲秘制的药丸,有助心肺复苏,你拿去让她服下吧。”嫣儿半晌才轻声道,目光紧盯着手里的一个翠色翡翠小瓶。温柔的语气里有一种冷漠的疏远和令人疼惜的脆弱。
  我一怔,嫣儿的短短的一句话,我就听出了许多东西。十二年之后的再次重逢没有当初憧憬的喜悦和激动,而多了些许陌生。师娘不惜性命救出嫣儿,却没有听到叫一声娘,我心里暗叹。

  “嫣儿,当年家门遇难,我和师娘远在扬州,等赶回来时候,府邸被查抄后,师娘多方打听寻你下落,后来才打听到你被带到了教坊司。师傅也因此忧郁成疾。”
  “好了别再说了,之前的事颦儿刚才已经和我讲了。”嫣儿打断了我的话,语气也变得有些冰冷,倒似陌生人一般。我的心也一下掉进了冰窟窿。
  日期:2018-11-02 16:49:53
  “这个药丸据说是有起死回生的疗效,是去年在卫辉府时友人所赠,快让她服下吧。”最终还是嫣儿打破了沉默,嫣儿手里的这翡翠瓶子看着精美,倒不像是寻常百姓家之物,这天山雪莲可是宫廷御治的贡品,不是皇亲国戚恐怕是很难拿到。只是现在问未免有些不合时宜了。
  听着嫣儿始终回避娘亲这个称呼,恐怕心里对师娘的芥蒂不是一般深。若是师娘现在清醒,可想该是多么失望。
  “卫辉府?那不是璐王的封地吗”我吩咐颦儿去找船娘取一杯热水,很快转移了话题。璐王是万历唯一的同胞亲弟,生母孝定太后李氏。
  “嗯,听说两岁时就被先皇受封璐王,居京师受尽恩宠,被圣上亲赐予良田万顷。二十多岁便被分封到了卫辉府就藩。”嫣儿的声音很温柔,“算下来,算年头现在也应该是过了不惑之年了。”
  我听了不免奇怪,嫣儿十多岁便去了教坊司,竟然会去过远在千里的河南,还对璐王的过去如数家珍。

  “说起来,这次太湖花会,让我发现了很多”,嫣儿突然转变了话题:“原以为我这辈子就在这烟花之地度过,亲人只是一个遥远的回忆,没曾想竟然遇到你们”。
  语气顿了顿,扭头看了我一眼,接着又道,“这些年,我去过很多地方,没有自由,只有强颜的欢笑,唯一可恃的只是琴箫技艺,每当听到客人的赞扬和掌声,我就浑然忘记了自己为什么易容来到教坊司,只觉得自己本来就是那个以琴萧为生的女孩顾林嫣。每当遇到那些无赖的客人、每当那些女孩子受到凌辱,我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想起害我家破人亡的仇人,想起这些年你们对我的不管不顾,无时无刻不在想着亲手手刃仇人。”。

  听到嫣儿陷入回忆的呢喃低语,让我不愿开言惊扰她。“在我小时候,爹和娘亲对我极好,府里有会给我做衣服的魏姨、会给我做好东西吃的黎叔,最让我高兴的是还有景哥哥、颦妹妹,大家一起玩呀,闹呀,疯呀,爹娘也不说我们,就连功课也很轻松。就这样快快乐乐过了好多年。直到那天。嫣儿的脸上浮现出的温柔之中有着令人怜惜的脆弱。
  我强忍着夺眶而出的泪水,好多话在喉咙里,脑子里面一片空白,可是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嫣儿,无论你过去经历过什么,你在我心里永远是以前的顾林嫣!”
  嫣儿逃避的眼神避开了我 的目光,“嫣儿已是带罪之身。就算你们这次舍命救了我,嫣儿也不是之前的嫣儿,景哥哥也不是之前的景哥哥了。”

  侧着身子看了一眼身旁的颦儿一眼,却看见她头偏向了一边,晶莹的泪珠从脸颊划过。看来还是等师娘醒后再说吧,我心里暗叹。船舱一下安静了许多,一股莫名的气氛在船舱里缓缓流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