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10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公子,不必担心,他没事,只是昏过去了。”一个一身黑色夜行衣的女子突然从一旁窜了出来。看着装束倒是与师娘有些相近,只是要年轻很多。
  我深吸一口气,抬手问道,“阁下还真是好武功啊,敢问小姐名讳!”黑衣女子没有回答,取下一个包裹扔给我,“快换上,这艘船起火后,你们赶紧趁乱逃走。”
  “放火烧船?”来不及开口相问,她便起身一跃没见了影。
  轻功路数虽然看不清,与我的幽冥步比起来却不遑多让,有这等轻功的江湖女子放眼整个江湖一共不会超过五人,脑子里浮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可能。
  她会不会就是给师娘传递消息的人吧,我暗忖。至于放火烧船是否会累及无辜,此时也管不得那多了。
  解开包裹,不出意料果然是一套夜行衣,连黑色方巾何头巾都有。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刚刚换上,想起沈殷文还昏睡在一旁,实在不忍心他就这么被烧死,冲进船仓把沈殷文抱起,将幽冥步发挥到极致,在惊慌失措的人群里辗转腾挪,把他抱到了主船上。
  等再回到主船花台附近时,情形已陡转直下,师娘在三大顶尖高手的合围下,渐渐寡不敌众,明显处于下风,险象重生。而丁平周围也是乱作一团,周围的护卫已经是一大片倒在血泊之中。颦儿与武林四公子近身激战,几回合下来竟然不分高下。只是在两侧围攻的连啸与晋云横脸色却是有些迷茫,完全不在打斗的状态。
  这应该是天魔吟功法的作用吧,天魔吟是师娘独自传授给颦儿的内功心法,据说是可以迷惑人心智,让人沉迷幻境,只是颦儿功力尚浅,对于功力远强于她的人恐怕就没有作用了。
  江显荣是江湖排第十的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能够抵御天魔吟倒也正常,只是这个叶公子还真是深藏不露呢,江湖名人录排第十九的位置恐怕远远低了。
  “大江东流!

  “天魔蹁跹舞!”
  天下位列第一的大江门刀法与师娘的环手刀再次硬碰硬。绽放出耀眼的火花,一把普通的环首刀在师娘强大功力牵引下暗发毫光,当它劈向江齐天时,像天空中猛然现出的一条咆哮的白龙,穿透了江齐天大开大合的寒月刃,直插江齐天的心脏。
  贯彻天地的一招在与江齐天双刀硬碰硬的相撞后,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刺透了江齐天的胸膛,而最后关头江齐天微微侧身横移了数公分,逃过了一招致死的结局。而江齐天也显示了绝顶高手的实力,寒月刃在最后关头挑开了师娘脸上的面纱,右掌同时重重击中在了师娘的左肩甲处。师娘身子被震出七八步远。
  江齐天顿时血流如注,刀刃已经穿透了他的右胸,江齐天左手紧紧握住插在胸膛的刀柄,右手持刀撑在地上,顽强的保持自己身体不倾倒。
  “爹!爹!你没事吧,别要吓唬孩儿!”

  “江门主!门主!”
  场面顿时失控,在众人的惊呼声中,江显荣上前扶住了受重伤的江齐天,眼眶通红的怒视着师娘。
  “妖女,原来你是魔门的余孽!”江齐天在昏倒前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吼出了让所有人震惊的一句话。
  魔门!我脑子一片空白,师娘不是墨门传人吗,怎么会和那个曾经在江湖上作恶多端已经销声匿迹的魔门扯上关系呢。魔门,墨门,读音这么相近,莫非师娘真和魔门有关系吧。
  “既然是魔门余孽制造了这起刺杀事件,那对这些人当即格杀勿论!”一声侧阴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包扎着绷带的布政使丁平亲自开口了,看得出嫣儿对他的袭击并没有造成严重伤害。
  “都没有听见吗,谁能将魔门妖孽拿下,重重有赏!”苏州知府詹言的一句话顿时一石激起千层浪,向来讲究行侠仗义的江湖群雄也顾不得讲究以多欺少,更别说对手是一个女人。什么江湖规矩都成了狗屁,连一直在旁看热闹的洞庭帮的总舵主楚模云手持兵器冲了出来。
  尽管这些帮派之间素来勾心斗角,明争暗斗,但都自诩为名门正派。在官府支持下,师娘代表的魔门已经成了众矢之的。
  日期:2018-11-02 16:47:38
  “妖女,你竟然伤我爹,我让你拿命来!”江显荣睚眦欲裂第一个提着他爹手里的寒月刃冲了过来,江南武林四公子的三位已经都手持兵器从四周把师娘团团围住。
  “妖女快不行了,大家赶紧上,斩落首级者重重有赏!”詹言乘机在一旁的蛊惑着众人。我看着这个身躯略微有些胖的胖子,心底已经将这个名字深深的打上了一个叉。
  漕帮乌老爷子施展出镇帮绝学截水刀法,封住了师娘冲向丁平的去路,而洞庭帮的总舵舵主楚漠云凭借出神入化的暗器如意珠,在师娘身后进行偷袭。
  师娘元气大伤后步伐也慢了许多,被“八子连珠”连中三击。江显荣看准时机以指代剑一掌击在了师娘的后背,顿时师娘口吐鲜血,瘫倒在地。
  颦儿看到后一时方寸大乱,险些被叶明秋四季剑法的颇为凌厉的一招刺中,顿时险象环生。
  我额头青茎暴起,两边都是危在旦夕,却一时无法决断先救谁。在叶明秋剑锋离颦儿颈部尚有二尺远时,颦儿的身子微微向后方侧移,逃过了这一劫,剑锋挑开了包裹在头上的头巾,一头乌黑的秀发如瀑布一般倾斜下来,脖颈带的那枚半弧玉佩从贴身衣物里滑出来。
  “你竟然是女人?”叶明秋的反应完全出乎意料,竟然停住了攻势,握住剑的手微微有些发抖。来不及思索其中缘由,颦儿这边应该是暂时安全,先救师娘吧,我心道。
  “丁大人,不好了,后尾有两艘船走水了!”苏州知府詹言的语气惊慌失措,没有了起先的平静。”
  “看来这帮贼人还有内应!”丁平阴沉着脸道,“先派人救火,绝不允许有人受伤!”
  听闻有船起火,一时场面大乱,众人奔走呼嚎叫。看到官差兵分一路赶到其他船只救火。电光火石间,我知道机会来了。
  “都给我住手,不然我杀了他!”幽冥步发挥到极致后让我体内热血翻滚,用明王不动如山心法强压制后依然感觉气息不畅。

  嘈杂的环境一下子安静下来,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人在众目睽睽下有如此鬼魅的身法,连杀布政使身后的数名护卫,劫持一省的最高行政长官。
  当一柄亮晃晃的短刀横在丁平的脖颈处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小子,顾鼎辉是你什么人?”刀架在丁平的颈部,他却没有太多惊慌。
  “狂徒敢尔,竟敢劫持布政使大人,你想被株连九族吗,赶快放开丁大人!”突发状况让一众官员慌了手脚。詹言额头上滚下黄豆般的汗珠。
  “顾大人是在下什么人不重要,重要的是丁大人的命在在下手里。”我不动声色沉声道。转身朝着围着师娘和颦儿一众人等怒喝:“还不给我退后,再不退后丁大人可得妄送了性命!”。
  “贼人,你若敢伤丁大人半根汗毛,我定将你碎尸万段!”苏州知府詹言恐吓的样子让我听了顿生杀气。
  “你觉得我敢不敢!”我闻言顿时勃然作色,家仇旧恨涌上心头,暴戾之气让我血气上涌,横着的短刀稍一用力,丁平脖子上的红印转眼变成了鲜血淋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