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7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南名妓白灵芸如天籁般的一曲牡丹亭唱毕,本届花魁的决赛正式拉开了序幕。丁平代表南直隶一省的最高长官致辞。

  听师傅曾说,丁平是嘉靖朝的榜眼出身,措辞用语华丽而且颇有水准。把身旁的大理寺卿刘大人,礼部侍郎张大人委婉的吹捧了一番,又赞许苏州地方官吏举行此次花会功不可没。感谢在场的权贵巨贾和江湖豪强,硬生生把一场甄选美人的花会吹嘘成利在千秋的盛世伟业。
  楼船开到太湖湖心六桥时,两条表演的楼船并成一体,搭建的花台也合二为一。六桥旁有一大片荷花。楼船撑入花深处,幽香迷人佳人来,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
  伴随着礼乐的徐徐奏响,昨晚熟悉的老面孔宋永年又再次登上了大厅正对面的礼台。报幕的台词没有太多的变化,只是表情显得更为恭敬。
  “参加过初选的前十名佳丽直接进入今晚太湖花会的决赛,让我们请出来自常州天音阁,苏州碧月楼,松江听涛苑和杭州倚红楼的佳人为大家分别带来才艺演出。请各位来宾按照品、韵、才、色四项标准予以评分。”
  候选佳人摇曳着诱人的曲线,逐一上台表演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摇曳的灯火倒映在佳丽们的风情万种的面容上,荷叶的清香伴着荷花的摇曳让人心旌神摇。可谓一朵红莲,一角灯,风来生动,如烛龙欲飞。看着鱼贯而出的精心打扮的佳丽,我的心也骤然紧张起来。
  “有请来自京城与应天府礼部教坊司佳丽进行下一轮的比试,首先出场的是南京秦淮的卞玉君、赵雪汀,请各位来宾给上一轮佳丽的评分。”宋永年的再次出场让我意识到嫣儿即将出现。
  一道熟悉的目光朝我投来,我看到易容后的颦儿一脸关切的神情。不由心思一紧,这里高手如云,这个时候万万不可露出任何异常。

  “教坊司的人确实要高一筹啊!”沈殷文依然在耳旁喋喋不休的对佳丽品头论足。
  “这些可有不少是没开包的清倌,沈大少想赎身可得花些银子。”身旁的晋云横一句话倒是让周边不少公子哥眼里透露出精光。
  “今天这花会可是来对咯,早知道个个长得像天仙似的昨晚就该少花些银子。”沈大少抓着后脑勺的后悔模样引得大家一阵大笑。明明是江南伎院的少东家,却故意装出的一副没见过女人的模样,我心里暗忖,这位沈大公子恐怕并不简单。
  心情刚刚平静些,一丝凉风从身旁袭来,后背脊梁骨只觉微微有些发凉。一个蒙着轻薄的面纱的少女迆逦而来。罗衣飘飘,轻裾随风远。顾盼间光彩迷人,吐气间气若兰香。当她扭过头看过来时,一双灿若星河的眸子让我突如雷击。
  后来颦儿告诉我,当时你看嫣姐姐的那一眼,真是惊心动魄,漆黑的眼睛发出深邃的光亮,仿佛整个船仓都一亮,我都惊呆了。
  颦儿的这番话让我无地自容,在我记忆里,好像只有我为之一呆。一晃十年,我努力的拼凑着记忆中关于嫣儿的点滴残片,却已经无法把眼前这个一笑一颦间风情万种的女人与记忆里的小丫头画上等号了。
  “这个还真是妙,没想到教司坊底下有这等美人!”旁边的沈大少目不转睛的盯着嫣儿曼妙的身姿如痴如醉。连江大公子都放下了递到唇边的茶盏。
  “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一向沉默不语的叶公子都不由发出一声赞叹。
  一声天籁之音从耳旁想起,我有如电击,这不是十年前我教给嫣儿那曲《勿相忘》吗?萧声和着晚风听来却有些悲凉,划拳斗酒的喧杂声逐渐消失,整个船舱顿时安静下来,几乎所有人都沉浸在一曲悠扬的萧声里。
  我悄悄起身,找到宋永年,一阵闲聊后询问起落籍之事。
  “既然能官卖,当然能赎身,但走一遍过官的手续恐怕不是银子问题,不瞒大少,您已经是第三波询问赎身的来宾了。”宋永年笑眯着眼,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
  “不知大少相中的是哪位姑娘呢,如果是教坊司的清倌,恐怕低于这个数,恐怕王大人是不会答应的。”宋永年伸出右手五个手指摇了摇。
  “老朽和王大人多少有些交情,也许能卖个薄面给我。”可能看出我面色有些凝重,宋永年的语气倒是有几分把握。
  “五十万两?”看他默不作声,我知道自己猜对了,还真是生财有道啊,教坊司还的官妓大部分都是大户人家女儿,家道沦落后训练成官妓确实要不少银子,林府的财力在整个扬州也算首屈一指,一年的租金收入也才三十万两,从妓籍上除名还真不是寻常百姓家能赎得了的。
  “当然,如果大少相中的不是教坊司的官妓,那倒是会便宜的多。”宋永年看我沉默不语,估计是觉得我嫌贵了。
  “在江南烟花之地有谁会不知道霁月斋的名头,看来以后还有很多事需要仰仗宋先生呢。”我恭维道,“不过林府在扬州有些家产,想来还是能够付得起这五十万两。还请宋先生向王大人能美言几句,晚生相中的是来自京城教坊司的顾林嫣。”
  “解元好眼光啊,换做其他人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这顾林嫣...”宋永年的语气有些吞吞吐吐。
  “不瞒大少,这姑娘牵扯到十多年前的一桩旧案,顾姑娘是当时都指挥佥事使顾鼎晖的女儿。”
  “是又如何,难道有什么不妥吗,大部分的官妓不都是此等出身吗?”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听到师傅的名讳,让我有些紧张。
  “不妥倒没有什么不妥,只是此案情复杂,罪名是由当今万岁亲自裁定,大少想要赎她,恐怕过官手续上会有些麻烦。”
  犹豫了片刻,又道:“这姑娘也算是绝色,万一夺得个花魁,弄得名满京城恐怕要赎就不是这个价了。”
  我暗自松了口气:“相信有宋先生在,这些流程手续应该没有太大问题。除了落籍的这五十万两外,这些就托宋先生上下打点了。”我掏出一张银票趁着没人注意塞到了宋永年手里。
  “大少豪气啊,今晚老朽就尽力帮大少打探一二,大少只管等消息就是。”宋永年的眼里流露出的欣喜倒不像是假,到底是商人,有谁会和钱过不去呢。
  等再回到位置的时候,嫣儿的表演早已经结束,花会也快到了尾声,我的心情也是轻松了许多,余光看了眼周围,主台上的丁平正与大理寺卿刘大人谈笑风生,江齐天则和苏州知府詹言打成一片。紧邻一桌的连浩则是和漕帮的乌老爷子推杯举盏。至于教坊司王大人的位置却是空空荡荡。
  台歌吹繁已三曲,评香斗茗过五旬,花会的评选结果即将公诸于众。听台上宋永年讲由苏州知府揭晓探花名单时,我的心也紧悬起来。
  日期:2018-11-02 12:37:11
  “获得本次花会探花的是来自杭州爱晚阁的夏芷姑娘。”名次的颁布让我的心骤然紧张起来。

  看着詹言喜笑颜开的模样,倒像是给自己娶亲一般。真是让我怀疑两人之间是不是有一腿。本届花会的榜眼则是由大理寺卿刘大人颁给了南京秦淮名妓卞玉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