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5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才艺展示只是初选,等上了船完后可有好玩的环节,孝先可别错过哦。”沈殷文又凑到我耳旁神秘叨叨的的耳语。

  看我一脸好奇,他悠然的品了口茶,憋嘴笑道:“等会你就知道本场花会选举的精髓所在了。”
  月斜河倾,华灯初上,车马喧逐。太湖边船舶停泊之处,已是灯火万点,笑语远喧。湖岸边停着五艘高大气派的楼船画舫,五船大小不一,并联在一起停靠在太湖边的港口。
  头号船最为瑰丽堂皇,舱内能容下百十人的模样。最后两艘楼船空间场地最为开阔,用木排搭成花台,便是候选者表演竞技的场地。一众人在宋永年的安排下逐一登上船,对宋永年的标新立异的巧妙设计赞不绝口。
  花魁决赛尚未开始,楼船便一字展,两艘表演的楼船分置两侧开同时奏曲唱歌,一边是演的是《玉珏记》,另一边是《红叶传奇》。唱曲的优伶歌姬多为鸩嗜风月之道的权贵巨贾蓄养的美人。
  苏州城中人以及附近村落的渔家听到举行选花魁的消息,陆陆续续乘舟来看花魁表演的大小船有数百艘,如众星拱月般绕着五艘楼船遥遥的观看,却并不敢靠太近。
  船舱内早已是丝竹弦管。主船的筵席已经安置好,贵宾共置八桌,皆是江浙一带的权贵巨贾与江湖门派的掌门人。主桌坐的是布正使和京城的高官。每桌邀名妓四人侑酒,可谓是红袖飘香,花枝掩映,梨园一部,灯火笙歌。船头悬挂的数排明亮的羊角灯将整个湖面印染的透亮,只觉湖水也为之鼎沸。

  “这不是沈大少和林公子吗?就说怎么看不到人,原来是先我们一步到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把我的思绪拽了回来。几个面冠如玉的翩翩公子哥已是围在了我们身边。
  “孝先,显荣和云横你方才在詹府见过了。”沈殷文热情的替我介绍,“这两位便是藏剑山庄的叶大少和江北盟的连公子。他们四人可是号称江南武林四大公子哦”。
  江显荣和晋云横是老面孔了。江显荣身边的那个看着狂傲不羁的公子哥听沈殷文介绍才知道他就是江北盟的二公子连啸。站在江显荣旁边的那个丰神如玉、气势绝不输于旁边三人的陌生青年,想来就是名满江湖的藏剑山庄的叶明秋了。这沈殷文不通武学,倒是和江湖走的这么近。
  “有沈公子在此,我们可不敢当啊,更何况孝先的才学也是我们几位望尘莫及的呀!”一身纯色丝绸的江大少说起话来倒是带有几分谦逊。
  “哪里,小弟只一介书生,如不是本次花会哪有缘分能见到名满天下得武林四公子。”我客气了一番。

  江显荣爽朗的笑道:“叶兄,这位就是我此前给你提起的林景云,他可不仅仅是个土财主,更是新鲜出炉的应天府两榜解元哩!”
  “哦,原来是位文曲星哩,失敬失敬!”他眼光里有些讶色,而晋云横和连啸听到江显荣对我的介绍后脸上也流露出一丝诧异。看来果真是江湖中鲜有读书入仕的人。我拱手道了一声久仰。
  “明秋有什么好久仰的,不过靠着父荫罢了。叶明秋微微一笑,刀削一般俊朗的脸上更添了几分出尘的味道。
  “沈兄,方才见你身边还有位美女相伴,现在怎么没见到啊?”晋云横眯着眼睛插道,我这才注意到这位湖州当地最大家族的继承人,可能是纵欲过度的缘故,虽然看着风流无涛,脸上却白的没有血丝。
  “她可是本次花会得半个主人,估计在其他地方忙呐。”沈殷文得回答倒是保留了几分,似乎刻意在保持距离。

  “早就听闻姑苏繁华,果真是名不虚传,应天的风月比起这里如何?”江显荣转过身看着连家大公子笑到,语气里却听得出有些讥讽。
  “我朝风月最繁盛的地方当然是应天,岂是姑苏可比。你看秦淮河两岸,每逢秋天会试的时候妓家鳞次,十里灯船。前几届的花会都在应天举行,这次却不知怎地跑到了苏州。”早听说连家二公子颇有才学,早已被内定为江北盟的接班人,说起话来确实多了些目空一切的傲气,语气里有些不屑。
  此前听闻江北盟与大江门两大江湖门派明枪暗战,貌合神离,今日看来果真如此。大江门建派已有数百年,总部一直在杭州。前身是江南第一大帮的大江盟。势力一直盘踞在苏南和浙江一带。家族内乱掌门易主后改名为大江门。到如今已经是第三代了。
  江北盟的发展更为传奇,原先只是应天附近的一个跑马为生的小帮派,在连家家主带领下几十年时间整合了应天,扬州,淮安等南直隶的江北的武林。击败了曾经的江北第一大帮慕容世家,成为江北一霸。
  江大公子眉头微微一皱,明显是听出来连啸的话是故意怼着他。
  “自古苏杭风月就是冠绝天下,我们湖州虽处江南一隅,想来也不输应天吧?”湖州晋公子在旁边插道。明显是站在江显荣一边给予对方一句回击。藏剑山庄的叶大少则摇着圆头折扇微笑不语。

  “除了金陵姬和姑苏姬,还有扬州瘦马呢。”江显荣撇开了话题,扭过头看着我,“孝先是扬州的大户,想必见识很多扬州的美人吧。”
  “扬州美女虽比不上江南,但也是十里楼台歌吹繁。”我微笑道:“比起风月,扬州更出名的是粮米和食盐吧。扬州是我大明南北交通的动脉,也是东南粮米和食盐的运转站,两淮盐的都转运使吴大人与家母是至亲。
  我装作漫不经心的透漏着一些重要信息,这也是实情,师娘不仅与控制两淮盐的转运使往来密切,和扬州府地方官吏也是相当熟络。果然江显荣和连啸的反应都很热情,似乎都有意拉拢我。对于这两大帮派而言,私盐是主要收入来源,有这么个潜在生意伙伴,怎会不抓住呢?盏杯推酒间气氛也更热烈起来。
  五人年轻俊俏又加上风流无涛,自然也成为了楼船上令人关注的焦点。东张西望了半天,坐在靠船尾一桌的年轻公子哥朝我挤了挤眉眼,我不由莞尔。真不知颦儿是以什么身份上船的。打了个招呼后,我不动声色溜到颦儿身边。
  我伏在颦儿耳旁轻声道:“你这丫头的易容术又精进了呀!”
  “这都是师娘的功劳呢~”颦儿瞥了一眼站在远处观望的沈殷文一眼,侧过身小声道:“夫人让颦儿过来帮衬公子。”
  “师娘人呢?”我压低声音。

  颦儿没有回答我,只是用眼神看环视了下四周。眨了眨眼睛。好聪明的丫头,看着身边人来人往的达官显贵,看来师娘的易容术已经登峰造极到眼神都看无法分辨的地步了。
  “早知道花会是在这,昨儿个就没必要去詹府了,还让我到折了不少银两。”我嘟噜了一声。
  颦儿警惕了看了看四周柔声道:“夫人交代,不管花多大代价也要想法把大小姐赎身。如果不行,只能硬抢,主船的东南方会有一艘渔船来接应我们,公子不宜在此处太久。”
  长时间逗留在此确实不妥,给颦儿使了个眼色后,我悄然回到席间,看着武林四公子依然在高谈阔论,悄悄拉着沈殷文让他带我引荐未江浙一带曾见过的商贾名流,一圈下来已经是口渴难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