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4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这个其貌不扬容貌微胖的年轻人原来就是富甲天下的沈家的公子。他爹沈临风的名号想来应该是妇孺皆知吧。我心里暗暗有些吃惊,这次苏州花会还真是名流云集。
  “幸会,幸会,原来是沈公子,在下扬州林景云,草字孝先。”
  “应该是林解元吧,沈大少应该不知道林公子可是今年应天府新鲜出炉的两榜解元呢”一声吴侬软语从耳旁传来。
  美人,果然是美人。我心微微一颤,虽称不上阅女无数,但是我也算是清楼楚馆的万花从中走过的。此等姿色的美女应该也算是世间少见。只是从她看沈大少的眼神里流露出些许撩人心魄的娇媚。
  “初晴肯定猜不到,我可是与林大少一并参加过应天会试,也算是半个同窗呐”,看着他狡黠的似笑非笑的眼色,我才忽然记起似乎有这么回事,只是未曾想到他对我倒是印象深刻。被他称呼初晴的少女看着年龄不大,却亲昵的挽着他的臂弯,直迎我的目光没有任何闪躲的意味。可能是沈公子的姬妾吧,我心里暗道。
  “有缘有缘,今次有机会得见沈大公子三生有幸,沈公子的名号可是天下周知呀”,我随口恭维客套了两句。
  “说着的我还真是羡慕啊,你看你长得一表人才,富甲一方,又是一榜解元,等他日进士及第,说不好我们都是你的一府子民呐!”顿了顿他又道自我揶揄:“你看我除了有钱还有什么?”

  “那我呢?”他旁边的少女一脸的娇嗔之色,在大庭广众下脸色到并没有害羞的味道。
  “那是,二小姐哪是今天这些庸脂俗粉能比拟的。”虽明道这只是男人的虚与委蛇,初晴的脸上还是开心的笑意连连。旁边的老者估摸着看我表情有些疑惑,在旁小声解释道:“这是我们苏州都转运使袁大人的二小姐。”
  我心里霍然一惊,这官可不小啊,掌管苏州地区的盐商可是个肥差,恐怕这位袁大人朝廷关系可不一般。看他女儿在选花会的地方抛头露面,恐怕她家多少和伎院肯定会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我心中暗想。
  “孝先,你来的可是及时,今晚可是有好戏看。”沈大少对我倒是一副一见如故的模样,寒暄过后称呼也变得亲切许多。
  在我正在揣测他们关系的时候,大厅外礼花齐放,鼓乐齐鸣,直觉告诉我八府斗艳的序幕要拉开了。当钟敲九下后。伴随一声悠然的长笛声徐徐响起,宛如天籁的歌声由远及近传来,阁里瞬间安静下来。
  “花开花落自由时,总奈东君主,去也终需去,住也如何住,若得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一袭白衣素裹下的美人缓缓走过来,远观美艳的不可方物,近看则又风情万种。
  “孝先,这就是苏州名妓白灵芸,可是多少银子也难一亲芳泽哟,要是能参加本次花会选比,肯定是花魁无疑!”沈大少在我耳旁窃窃私语。看得出他应该使了不少心血,只是未尝所愿。
  我定神细细瞅了下她,身姿曼妙,轻纱飘逸,高髻云鬟,朱唇微启,果然是人间绝品。也难怪是沈大少这种阔少也奈之若何。余光扫了下他身边的袁家二小姐,眼光里多了些羡艳。美女看来只有美女才能征服,袁家二小姐已经是美艳不可方物,比起白灵芸却少了些才气与灵动。
  清亮的歌声伴着配乐婉转悠扬的传遍阁内的每个角落,刹那间只觉得和风淡荡,心旷神怡。忽又古琴,玉萧的配乐响起,曲风一变之后,歌声也变得轻柔悠扬。让人感觉如山静秋鸣,璁意顿消。
  果然是大手笔,我心里暗道。若是没记错,词是宋代营妓严蕊的《卜算子》,曲则是时下最流行的江南小调。既有流春回雪的风雅,又有靡靡之音的享乐,这背后操纵的人还真是不简单呢。环顾四周,众人都屏住呼吸,沉浸其中,能将这些非富即贵的江南名流齐聚于此,这次苏州花会的盛况还真是超乎想象。
  一曲已罢,霁月斋已经是掌声如雷。
  “小女子在此献丑了!”白凌芸倒是显得气定神闲,湛然自若。在众人的目光下丝毫没有任何的躲闪。
  日期:2018-11-02 12:34:32
  “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白大家过谦了,今个儿听了白大家的曲子,如同吃了人参果一般,想来只有天上的嫦娥才能一比白大家的风采了。”一高瘦的三十左右的青年男子朗声道。引得身旁一阵叫好。
  “江大公子所言甚是,诸公见多识广,霁月斋的这些小玩意能搏诸公一笑,老朽就心满意足了”。一个满面红光的缟绅模样的老者一旁插话后徐步走上前台,对着满屋子的宾客表情笑容可掬。
  “孝先不知道吧,这个胖老头可是江南有名的珠宝富商霁月斋的掌门人宋永年,也不知和苏州知府什么关系,今年的花会都由他来负责安排。”身旁的沈大少在一旁又拉着我讲解起来。
  “本次苏州花会能有在座诸位的捧场,真正是蓬荜生辉。老朽替詹大人谢过诸公支持。大江门的江大公子、应天沈园的沈大少、湖州晋家的晋公子,还有从扬州远道而来的林解元,都是青年才俊,能给老朽薄面参加此次花会,不甚感激。”听他提到我的名字,我心里猝然一惊,我何时变得这么出名呢?
  看着他看着我目光如炬的眼神,心里不由疑窦丛生。大江门是天下第一大帮派,沈园是江南最富裕的富商,至于晋家也是世袭爵位的世家,师傅只是有些田收租的地主罢了,近些年我潜心于功名,也甚少与外界往来,这个宋永年把我与他们放在一起会不会有其他原因?一片胡思乱想中,我也没有心思留意宋永年后面说的一些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了。
  “孝先你看,这就是孙妙长,她可是常州回春阁的头牌!”旁边沈殷文一句话把我拉回到现实,只见台上已经是美女如云,来自江南八地的官妓轮番开始了才艺与姿色的展示。而沈殷文嘴里所说的孙妙长应该是中间的翩翩起舞的少女。
  “孙大家的舞姿娇柔,腰肢纤细,绝品啊。”我在一旁附和道。“孙大家,嘿嘿,她还称不上。和白大家差远了,不过在床上的样子还真如孝先所说,迷人得很啊。”
  听着一旁沈公子口无遮拦的品头论足,我不由一阵感叹。到这些官妓几乎与有钱人的玩物无异,而每年选举的新的花魁无非就增加新鲜面孔罢了。
  “松江清远楼的曾樱樱和杭州爱晚阁的夏芷,沈大少觉得谁更胜一筹呢?”,刚才瘦高的青年男子扭头问着沈殷文,目光也在上下打量着我。
  “当然是夏芷,之前在杭州没见过,柔媚却不艳俗,孝先你觉得呢。”沈殷文把话问题抛给了我。
  “若要俏,三分孝嘛,夏姑娘的这身妆扮,可谓蹙损淡峨眉,飘扬素罗袂。”
  “不愧是两榜解元,说起话来果然是文采斐然,见解高明呀,在下大江门的江显荣,得以见林公子,三生有幸。”看着这青年气度不凡,外形俊朗,早就猜想是他了。
  “江大少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幸会幸会。”我连忙作辑客套了几句。倒是旁边的初晴听到我讲完后投向我的目光更有些琢磨不透的神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