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姑苏城》
第3节

作者: 苏大公子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桌上的几样小菜春笋烧肉、火丁蚕豆、清蒸步鱼和炖菜汤都色香味俱全,我就知道船娘说得不假。尝了一下,春笋烧肉里的春笋咸淡适宜,清蒸步鱼里的鱼肉则是清鲜爽口,我不由轻咦了一声,杭州湖上和城厢两帮菜都这麽出色,我心里颇有些惊讶。“大姐,可否把令嫒叫来?”“小囡──”,船娘知道我吃的中意,脸上都是自豪。随著船娘的喊声,进来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模样很乖巧,只是长年在水上,皮肤晒得黝黑。乌亮的眼睛滴溜溜的乱转,没有丝毫的扭捏。可能是外面雨大,身上倒是淋湿了不少。

  “小姑娘,这几样菜是和谁学的?”
  “是楼外楼的宋大叔,他回老家坐我家的船,娘没要他的钱,让他教我做了几手菜。公子爷,您没看见宋大叔,他可胖了,门都差点被他挤破了呢。”小姑娘回忆著宋大叔的模样,咯咯笑著。我不由敬佩起她母亲的眼光来,这真是一笔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回头有机会,我还坐你们家的船。”
  颦儿拉过小姑娘,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只银簪子,细心的扎在女孩的头发上。女孩不好意思的扭著身子,她母亲却笑道,“小囡,还不快谢太太的赏。”大家都觉得亲近了许多。小姑娘看著颦儿,艳羡的道∶“姐姐,你真好看。”恭维的话从纯真的孩子嘴里说出来,颦儿心里自然高兴,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

  “姐姐,你们这次也是去苏州看灯会的吗?听我娘说今年苏州府的灯会要比往年更热闹哩,里面的大姐姐都美的像天仙。”估摸着小女孩把江南选美的花会听成了灯会,一脸天真的模样。
  我心里猛的一动,苏州府选江南花魁的消息看来已经遍布市井九流了。估摸着届时人还真不少,救出嫣儿妹妹恐怕不易。是谁把嫣儿会出现在花会的消息透露给师娘的呢?余光瞥了一眼师娘,师娘依然端坐在一侧,倒是波澜不惊的样子。
  “我们是去看看灯会,小姑娘你有没有去看过呀?”我随口应到,“让公子取笑啦,我们倒是想去看哩,哪能进得去”船娘拉了下女儿的衣袖接到,“去看花会的都是些江湖豪杰富家子弟。顿了顿道,看公子模样不像江湖中人,倒像是个书生秀才。”
  “秀才算什么,我们家公子可是两榜解元呢!”颦儿在一旁憋着嘴插道。
  “倒是位举人老爷,失敬失敬。”船娘眼里明显流露出吃惊的模样,看来客人多是江湖侠客或是市井商人,遇到个读书人倒是少见。我就说呐,看公子模样一表人才哪像那些闲帮,不过像公子这般带女眷去看花会的不多见。”船娘看了一眼坐在一侧的师娘一眼,看到并无不悦的表情,方才说道,“鸨儿爱钞,姐儿爱俏,公子潇洒多金肯定能迷倒那些官妓,回来时还坐我们的船啊。”看来真把我看成去苏州出游玩乐的浪荡公子了,我心里暗道。

  “大哥哥,我们家的船上插着小旗,可好认呢。”小姑娘估摸着挺喜欢和我们一行人打交道,“大江盟的江大少还坐过我们家的船呢。”
  哦,是大江盟盟主江齐天的公子江显荣,虽然尚未步入江湖半步,但大江盟江大公子的名号我还是有所耳闻的,据传他外形俊美,风流多金,年纪虽不大,却早已将江湖中不少知名的美人儿收入房中。看来他此行目的地也是去苏州了。
  抿一口颦儿泡的吓杀人香,茶香味沁如心脾,船外依旧烟雨朦胧。盛夏的江南,氤氲在无止尽的烟雨里似乎在述说难以严明的哀愁。
  一路驶过枫桥镇,待到船到吴江时却已傍晚时分。离我们目的地阊门也是愈发近了。江南的繁华与富庶也在歌舞升平里渐渐展现。我曾游历过苏州,那还是参加乡试时候的事,暂居苏州的时候也少不了寻花问柳。此次重返故地,心境也沧桑许多。
  天色渐渐暗沉下来,船儿也渡过了此行最后一站胥门,从山塘街上岸后,不知是否是因为江南花会的缘故。沿途华灯高悬,行人如织。江南的繁华果然名不虚传。在师娘的指点下,走过上塘街雇了一辆马车,穿过南浩街,来到一处悬挂两个大红灯笼的府邸门前,虽天色昏暗,门前却也照的亮堂,大门紧闭,隐约却也听得到院内的喧嚣声。
  师娘使了个眼色给我,“这是参加花会的名帖,颦儿你敲门拿进去,景儿别忘了师娘给你嘱咐过的话。”我与颦儿下了车,敲门许久后,一个很富态的中年布衣男子开了门,拿着递到手中的名帖,一脸诧异的看着笑靥如花的颦儿。
  “晚生乃扬州林景云,两月前曾收到苏州花会的名帖,今儿特意从扬州过来一睹花会盛况,来得有些晚,还望海涵”。我拱手笑道。
  这个台词已提前与师娘排练过多次,但说出来还是心底有些打鼓。

  “噢,是扬州林家的大公子呀,我是詹府的柳管家,林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失敬失敬”可能凡是收到过帖子的都是当朝权贵、富豪巨贾吧,看到他满脸堆笑,阿谀逢迎的样子,我心里暗哂。原来这里就是苏州府尹詹言的府邸,有一府之力的鼎力支持,也难怪这届花会规模这么大。
  “哪里哪里,林府只是靠租田谋生罢了,柳管家太客气。”我拱手寒暄道。心里却有些惊讶,没曾想在师娘的打理下,扬州林府早已是声名远播了。
  詹府花园走廊四周早已挑起明灯,整个庭院虽也是如大户人家常见的假山楼阁,装饰细节处看得出出主人非常用心,透露出低调的奢华。到处是华灯高悬,假山掩隐,下人往返于亭台楼阁间,好不热闹。
  “林公子来的可是时候,今晚前厅正要开始本次花会的初选,正式选拔的地点在太湖花船上,这次的这些美人可是远胜往届噢!”看他一副色欲难掩的模样,想来这次花会应该会很惊艳。
  “前厅霁月斋是招待朝廷官员和地方豪绅的地方,后院明月阁是招待江湖英雄的场地。这二位是林大少的宝眷吧,两位小姐夫人天人似的哪能和那些粗人一起,用完晚膳后,还请移步内院的厢房。”安顿好我们,便他匆匆的离去了。

  “景儿,我和颦儿先回厢房休息,你且打探下虚实,行事切莫鲁莽。”师娘的叮嘱让我反而有一种莫名的期待。本少爷第一次踏入江湖,这个所谓的花会是怎生模样,只留等今晚自己来揭晓了。
  霁月斋的正门进去,只见靠北墙中间扎了一座三尺高的花台,上面布满了鲜花。花台四周摆放著紫檀四出头官帽椅和黄花梨长榻,十几个人或坐或卧正吃烟喝茶,只是并没有仆人伺候;还有七八个人分成了两拨在议论著什麽,屋子里的每个人看起来都是红光满面,气度不凡;更有几人隐含官威,显然是颇有身份的官府中人微服而来。
  “这不是扬州的林大少吗?真是久闻大名,今个难得一见啊”,方才进霁月斋大厅,一名大约二十出头的模样的汉子迎面走来,一身锦衣玉带的富家子弟模样。看我表情有些惊愕,旁边一灰衣老者替他介绍道,这位是应天府沈园的沈殷文沈公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