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2690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阎君脸上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顿了一下之后,幽幽的对着吴勉说道:“地府的事情不劳吴勉先生费心了,这些年来独孤先生在地府一直都是座上宾。历代阎君没有丝毫对老先生的不恭敬……”
  “座上宾,那还是当作客人看……”吴勉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那么说什么之前它是阎君的后备,也是无稽之谈了。在別人家里做了几千年的客人,还不让离开……百无求,你说这是什么?”
  吴勉这么直白的话,百无求已经听明白了。它冲着白发男人回答道:“囚犯呗,还能是什么?这就是看着这个老棺材瓤子好欺负。有本事你囚老子试试看?骂死你们……”
  “囚犯……”阎君古怪的笑了一下,随后它看了若无其事的老鬼物一眼之后,说道:“独孤老先生也觉得自己是囚犯吗?”
  “那怎么会呢?”独孤狐狡黠的一笑,随后继续说道:“历代阎君都心疼老鬼头,舍不得我离开。不过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老鬼头的年纪实在太大的,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还是让老鬼头去投胎吧……”
  说到投胎的事情,阎君的表情又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它好像有什么不能让吴勉、归不归知道的秘密一样,条件反射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之后,干笑了一声之后,对独孤狐说道:“对独孤老先生的安排历代阎君早有公论,您原本也是差一点就做了阎君的人,应该知道当中的苦衷。”
  “这当中还有苦衷?”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随后继续接话说道:“老人家我一直以为阎君是总领天下鬼物的君主,想不到这样的大人物也是有苦衷的。不知道能不能说出来?老人家我虽然术法低微,不过总算虚活了几年,曾经还有个叫徐福的师尊。阎君有什么苦衷说出来,或许有办法化解也说不一定……”

  “不劳归不归你费心了。”阎君扳起来了面孔,冷冰冰的看了一眼老家伙之后,继续说道:“地府的事情自然有处置手段,用不着你来操心……”
  “你和谁俩这么说话呢?”听到阎君话语不善,百无求不干了。它瞪着眼睛向前一步,对着阎君说道:“当初你手下造反,被堵在山洞里揍的时候,怎么不说不让我们操心了?我们几个豁出命来帮着你重夺了阎王爷的大位,怎么,提上裤子就不认账了?呸!”
  听到百无求嘴里不干不净,阎君身边的鬼物一个一个都怒目而视。只要阎君使个眼色,它们就会一拥而上,将这只妖物撕个粉碎。
  现在妖王的魂魄就在手上,阎君怎么敢再惹祸端?当下它急忙拦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手下,皱着眉头对这些鬼物们说道:“现在我们和归、吴二位还是盟友,不要造次……”
  说完之后,阎君也不理会还在冲着它瞪眼睛的百无求,转头向着黑影的位置看了过去。只等着鬼将的空冥瓶取回来,带着这只魂魄回到地府。有了这个前无古人的功绩,自己阎君的位置一定会越做越牢固的。
  不过时间慢慢过去,过了一个时辰,还是没有见到那位鬼将带着空冥瓶回来。慢慢的,阎君的耐心一点一点被磨光。它开始越来越不耐烦起来,虎符就在鬼将的手里。

  大概又过了小半个时辰之后,阎君终于忍不住又派了一名鬼将带着十几名兵丁一起去接应。没有想到的是,两波鬼将竟然都没有回来。
  这个时候,阎君已经明白过来是出了问题。当下又派出去三路鬼将,这次也不用它们三个接应了。直接去找炎武、幽潘和梓墨牙三位重臣,让它们三个去找它们,从三位重臣那里询问两位鬼将是不是已经发生了什么变化。
  这次时间不长,被阎君派出去和三位重臣之一炎武那里联络的鬼将回来复命,说炎武并没有见到什么鬼将来索要空冥瓶。这时候,阎君的心已经沉入到了谷底。它心里已经猜到出了什么事情一一虎符……就在阎君心神不安的时候,另外两波鬼将也回来复命。幽潘和梓墨牙两位重臣那里也没有发现前后两波鬼将的踪迹,其中一员鬼将要机灵不少,它还去了收藏空冥瓶的仓库那里,只是并没有发现有开门的痕迹……“不等了,回地府……”阁君一跺脚之后,指使跟随自己前来的鬼物们后队变前队回到地府去。那两名鬼将的生死是小,拿回虎符才是关键。那只虎符又是令符,可以用阎君的名义发布口谕。一旦有居心不良的鬼物拿到了虎符,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

  “陛下,那这魂魄要怎么怎么办?”老鬼物拦在了阎君的身前,继续说道:“现在这魂魄已经离体了这么久,没有空冥瓶作为载具的话。魂魄无法承受地府的压力,怕是刚刚进入地府就要魂飞魄散……现在的阎君心里焦急虎符的事情,它看了一眼独孤狐手里的魂魄。心里还是有些舍不得,犹豫了一下之后,它对着吴勉、归不归他们和百无求、小任叁、曹石头二人三妖说道:“我想起来地府还有件急事,麻烦几位帮我照料一下妖王的魂魄……”

  “那怎么可以?”归不归笑着摇了摇头之后,继续说道:“阎君,你不是打算妖王之行,你们从头到尾都在看热闹吧?妖王是我们几个抓到的,现在还要替你们看守魂魄。阎君带着大军只是来走走过场的吗?”
  说到这里,归不归嘿嘿一笑。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如果阎君放心的话,还是将这魂魄交由独孤狐老先生看管。你们办完事之后,再带着空冥瓶带走它的魂魄……”
  “不行!独孤老先生一定要和我们一起回到地府。”听到了归不归的话,阎君没有丝毫商量余地的摇了摇头。它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妖神的皮嚢之后,对着独孤狐继续说道:“劳烦老先生将魂魄放回这皮嚢当中,封住皮嚢的七窍和经脉。让魂魄操控不了这身体……”
  “阎君要将妖神的肉身一并带回地府?”归不归听了阎君的话之后,少有的皱着眉头说道:“那可是妖神的皮嚢,陛下这样的话不是占了所有的便宜吗?我们几个人拼死拼活的结果好处都归了阎君……”
  “就是!架是我们打的,死人死我们的,好处都归了你们小鬼。天底下没有这个道理……”这时候,百无求也瞪着眼睛说了一句。它直接拦在了冥军身前,推推搡搡的将鬼物们都推到了一边,不让它们靠近倒在地上,那具原本属于它自己的皮嚢。
  就在阎君心中焦急的时候,黑影当中又冒出来一个鬼物。这次冒出来的是一个身穿华丽外衣,看上去上了几岁年纪的鬼物。它出现之后便冲着阎君大声喊道:“陛下!你可曾派了鬼将前往饗地?陛下要打开囚饗谷吗?”
  这句话吓的阎君脸色发白,囚饗谷里聚集了数百只饗。平常这里都是大军把守,就在刚才一位鬼将带着阎君的虎符到了,命令当地的守军打开囚饗谷的大门,说要将这些饗驱赶到其他的位置。
  好在看守囚饗谷的鬼将多了一个心眼,看到虎符虽然是真的,不过心里隐隐约约觉得那里出了问题。当下守将找了各种理由搪塞,拖延时间的同时,又派了自己的副将到丰都打听阎君到底是不是下过这样的旨意。
  日期:2018-11-05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