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42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亚洲眼看着吕涛喝了三杯,又扭头看了看李沧海,心中不免越发的疑惑起来。王亚洲本以为张雯雅只不过是吕涛的代言人,而吕涛则很可能是万芳的影子,即便不是,他也少不得借助万芳的影响力,而这个李沧海此刻走到台前,十有八九是这两口子找的一个傀儡罢了。不管这个项目的背后老板是万芳还是吕涛,张雯雅作为市长秘书的老婆,这个身份都极为敏感,此刻事情基本办成了,找一个傀儡来掩人耳目,无疑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吕涛进来时,王亚洲一直在偷偷的观察着,可刚才这三杯酒,却喝的意味深长,让王亚洲不由得内心生疑了。如果李沧海真的是傀儡,那吕涛就是他的老板,他怎么可能那么冒失的上来就罚老板的酒?就算这个李沧海是个愣头青,吕涛作为老板也不至于那么听话吧?显然,这件事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可如果这个李沧海不是傀儡,难道他真的是老板?如果他真的是老板,以他对吕涛这样的态度,恐怕也不是普通的老板。吕涛虽然只是个科级干部,可他毕竟是市委二号人物的秘书,连我王亚洲这个处级干部都要礼让三分,一个小小的企业家李沧海却可以这么大胆张口就罚他三杯酒,显然俩人平日里的关系是不一般的。

  王亚洲思前想后也没弄明白这个李沧海的来路,好在他久历官场,刚才那么多想法也只是一瞬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并没有影响到他继续观察酒桌上的形势,此刻见吕涛端起酒杯来敬酒,便客套了几句张嘴喝了。
  张雯雅见吕涛连喝了四杯,怕他难受,便劝他缓一缓,吃点菜,吕涛却坚持把事做到位,又连着敬完陶然和李沧海,这才放下酒杯吃菜。
  李沧海拉吕涛过来,本意就有拉大旗作虎皮的想法,虽说吕涛的级别没有王亚洲高,可他却是万芳的影子,效果也差不到哪去。毕竟此时,李沧海还并不想过早的把万芳抬出来,而借助吕涛的身份来打个擦边球,既能掩护了万芳,又能把势造出去,一举两得。而刚才那三杯酒,还真是李沧海故意为之,王亚洲虽然是不动声色,可他那一闪而过的诧异眼神,却被李沧海精准的捕捉在眼里。李沧海心中暗想,这顿酒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吕涛放下酒杯,刚吃了几口菜,却又突然接到电话,一看是万芳,连忙起身出去接电话,待回来时,却没再落座,他站到桌子外面对王亚洲说:“王局,真不好意思,领导刚来电话,我有点事,还得过去一趟。”
  王亚洲笑着说:“没事没事,理解,你赶紧忙去吧。”
  张雯雅又关切的问:“要不要找人送你。”
  吕涛摆了摆手说:“不用,这点酒没事,”说完便急匆匆的出去了。
  王亚洲本来有意起身送送吕涛,可用眼睛的余光看到李沧海竟然四平八稳的坐在那里,眼看着吕涛推门出去却根本没欠身儿,便也稳稳的坐在那里没动窝,可内心里却对李沧海的背景更加的好奇了。
  吃过饭,李沧海安排人送王亚洲和陶然,直到俩人上车按下车窗,这才赶紧把准备好的红包扔进车里,笑着说:“一点小意思,给两位领导买包烟抽,”说完便往后撤了一步,挥手和两人道别。

  王亚洲整顿饭都对李沧海的身份满是疑惑,可刚才这一手儿,却让他很是惬意,待摇上车窗他在黑暗中摸了摸红包的厚度,心中暗想:“这个李沧海,还是挺讲究的。”
  汽车城项目奠基后,张雯雅就彻底从DMG抽身出来了,为此,温晓明还给李沧海打了电话。这个电话,虽说是有责备之嫌,却让李沧海感到一丝暖意,这至少说明,温晓明这个人还是知道张雯雅这个女人的价值的,一个老板,如果对人才的流失毫无感觉,那他的企业也就行将就木了。
  有张雯雅忙前忙后的张罗,李沧海好像轻松了许多,建设的事,他不想过多干涉,况且在当前状态下,李沧海并没有全面启动汽车城建设的意思,他暗中嘱咐过张雯雅,当前真正要建的就是一家4S店,其它工程,能停则停,能缓则缓,反正土地在手里,用不着心疼贷款那点利息。
  张雯雅虽然依旧弄不清李沧海的真实目的,却没有多问,她早就习惯了,李沧海让她干什么她就干什么,至于为什么,她并不是特别关心,她也不需要关心,她坚信李沧海足够英明神武,这些问题他自然有他的道理的。

  闲下来的李沧海,终于有时间陪索菲娅去度假了。
  事实上,索菲娅看着李沧海天天忙碌,本以为度假的事就此泡汤了,况且她此刻一门心思的想着要孩子,度假早已经不是第一要务了。
  索老太太倒是个开明之人,知道闺女没有怀孕,虽然有些失落,倒也没说什么,此时听说俩人要出国度假,便关切地说:“出去走走也好,换个环境,换个心情,说不定就怀上了。”
  对这个话题,李沧海有些不好接茬,便沉默在那里,索菲娅见状,没好气的说:“爱怀不怀,又不是给咱家生,某人不着急,我着什么急?”
  一听这话,索老爷子先不高兴了,扔下手中的遥控器沉着脸说:“胡扯,什么叫不是咱家的?你这丫头,都多大了,说话还跟个二百五似的。”
  李沧海听老爷子这话,忍不住想笑,却见索菲娅皱着眉要跟父亲分辨,只好拉了拉他的胳膊说:“行了,妈说的对,换个环境心情也不一样,”说到这,他偷偷的捏了捏索菲娅的胳膊,朝她使了个眼色。
  索菲娅心领神会,虽然还是气不顺,倒也没再纠缠,只顾低头气哼哼的吃起了水果。
  从索家出来,李沧海想起老丈人的话,还是忍不住想笑,索菲娅看着他没好气的骂道:“笑你妹啊,你怎么回事?要不咱俩去查查吧?”
  李沧海想到文小文说过祁薇怀孕的事,下意识的说:“我肯定没事,要查你去查。”

  索菲娅没想到李沧海言外之意,继续说:“你又没生过,怎么知道没事,文姐说总怀不上有可能是身体问题。”
  李沧海听了真的有些不高兴了,没好气的说:“查个屁,我肯定没问题,要去你去吧!”
  索菲娅近来被怀孕的事折磨的精神紧张,压力很大,此时见李沧海一点不配合,也是怒火中烧,竟然说出一句连她自己都觉得惊讶的话来:“你是不是还想着祁薇?”
  李沧海被索菲娅这突如其来的一句话击的晕头转向,愣了足有十秒钟,最终低声说了句:“你有病啊,这才转身上了车。”

  索菲娅也意识到自己口无遮拦,有心挽回,却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愣愣的站在那里没动。
  李沧海见索菲娅还傻站在那里,等了她好大一会儿却未见她上车,只好按下车窗问她:“你走不走?”
  索菲娅感觉李沧海的语气生硬,心里的火便再次拱了起来,冷冷的说:“不走,你走吧,”说完转身又进了楼道。
  李沧海见索菲娅进了楼道,以为她要回娘家,觉得此时彼此都有气,再追回去万一言语不和反而让老人担心,无奈之下,只好独自开车回了家。

  事实上,索菲娅也是有家难回,想到刚从家里出来,此时独自回家,实在不好解释,实话实说又怕老两口担心,便放缓了脚步,最终站在了楼道里。她非常期待此刻李沧海能下车把她追回去,哄哄她,可她在楼道里站了一会儿,却听到车子绝尘而去的声音,心也越来越沉,眼泪终究还是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索菲娅想来想去,最终还是拨通了文小文的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