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38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鑫听了不屑的说:“切,你以为那墙外就干净了?墙外的世界,未必就比这里干净。”
  李沧海摇了摇头说:“我不是说外面干净,恰恰觉得这个世界太肮脏了。”
  石鑫撇着嘴说:“德性,好像你是什么好人似的。”
  李沧海无奈的摇了摇头,不再说话,跟在石鑫后面进了一个小门,小门内又是一个硕大的木雕屏风,再次给门内未知的世界增添了一层神秘。只是李沧海没来得及看那屏风,目光已经被屏风两旁站立的两个高个子的美女吸引了。
  两位美女的个头都有一米七以上,个个身段妖/娆,穿着中式旗袍,脚上各蹬着一双缎面绣花的高跟鞋,显得很是素雅,二人脸上略施粉黛,油黑的头发盘在脑后,见客人进来,只是微笑着鞠了一躬,轻启朱唇说了声欢迎光临,和其他饭店门口大声迎客的服务员有很大的不同。
  李沧海也和两位美女笑了笑,却见石鑫根本没有停留,便赶紧跟在她后面往里走。待绕过屏风,这才发现里面是一个热带植物园,迈过屏风后面的小桥流水,便进入一片丛林之中。李沧海跟着石鑫顺着狭窄的林间小路继续往里走,时不时看到一两个岔路,岔路的尽头便是一个个风格迥异的亭台楼阁,门上的匾额上写的不同的字,有的写着“听雪”,有的写着“煮酒”,想必是包间的名字了。待穿过一片树林,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映入眼帘是一座高大的假山,假山顶上冒出一股水流,顺着峭壁倾泻而下,拍打在山下的池子中,发出哗哗的水声,而那水从池子的缺口处流出,顺着蜿蜒的水渠向大门口的方向流去,水中一群群的锦鲤在来回游动,在灯光的映射下宛如画境。

  李沧海又跟着石鑫又绕过假山,便看到一个高大的茅屋,从外表看,和普通的茅屋没什么太大的差别,走近了,却看到门两侧用木板刻了一副对联,上联是:“瀑挂前川无异景”,下联是:“耳聆天籁有奇音”,再往门上看,却没有横批,只是和其他小房子一样,也挂着一块匾,上面龙飞凤舞的写了两个大字“聆瀑”。
  李沧海跟着石鑫迈上木质的台阶往里走,轻轻推开木门才发现里面也很是素雅,房间里空无一人,中间摆了张八仙桌,围了四把太师椅,墙上挂了几幅字画,只是那字写的草,李沧海也无心欣赏。
  石鑫笑着问:“怎么样?这地方是我哥的点儿,只有重要的客人才会安排在这里的,够给你面子了。”
  李沧海笑着说:“我有什么面子,还不是给你这个当妹妹的面子?”
  俩人正说笑着,木门再次被推开,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前面的是石磊,李沧海点头喊了声磊哥,再往后看,却是心中一震,暗自叫苦。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陆颖的父亲——陆海川。
  原本石磊约了陆海川晚上一起吃饭,下午见了李沧海,觉得这个小伙子人不错,便临时起意拉他一起了。李沧海和石鑫离开石磊办公室后,石磊给陆海川打了电话,问他能不能带个人,顺便让他帮忙掌掌眼。
  陆海川知道石磊做投资有个偏好,那就是不看项目好坏,却喜欢看人,他认准的人,就敢投钱,不管对方手里有没有项目,因为他相信只要人有潜力,就一定会有好的收益,因此以往俩人聚会时,石磊也会时不时带外人,让陆海川帮忙看一看,所以这一次,陆海川自然也没有拒绝。只是他没想到,石磊说的人竟然是女儿的前男友李沧海,这倒不得不让人感慨世界真小了。

  陆海川看到李沧海时也是一愣,可他毕竟是久历风雨的,只是那一瞬间稍稍迟疑而已,随即便微微颔首,对李沧海笑了笑,没有说话。
  李沧海看到陆海川,心里便矮了半截,不仅仅是他曾经和陆颖有过那么一段过往,且被陆海川抓住了把柄,更为重要的是他感觉到陆海川身上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场,那股气场强大的让人心生敬畏,总想躲的远远的,可今天的场合,想躲是不可能了,想到这,李沧海便也朝陆海川点了点头说:“陆叔叔好。”
  石磊惊讶的扭头看了看陆海川,问道:“你们认识?”
  陆海川笑了笑说:“认识。”
  石磊不知道俩人的历史,也没有深究,便笑着说:“好,认识就更好办了,来大家都坐吧。”
  四个人坐好,门口便走进来一个面容姣好的服务员,看那身段和大门口迎宾的两位没什么区别,想来这里的服务员都是统一挑选的了。
  那服务员进门只是扫了一眼,便把目光停留在石磊脸上,随即悄无声息的来到石磊身后,低头在她耳边问道:“石总,客人齐了吗?”
  石磊点了点头说:“齐了,你看着安排吧。”
  服务员点了点头说好,随即又悄无声息的出去了,没过多久,便端了一个茶盘,笑着说:“热菜时间稍长,请几位先用几杯茶吧。”
  石磊摆了摆手说:“没外人,你先上凉菜吧,我们边吃边等就行了。”
  服务员笑着说好,便把茶盘放到墙边的柜子上,又转身出去,没五分钟的时间便端了四小盘凉菜上来,看那精致的程度,恐怕比那次在私房菜馆吃的还要好上许多。
  凉菜摆好,服务员便从柜子里拿出了五粮液给四个人斟满,一瓶酒刚好分了四杯,见石鑫都没说什么,李沧海便也没有推辞,默默地等着石磊发话。
  石磊端起酒杯说:“这样啊,沧海呢,虽说跟你俩早就认识,可跟我是头一次,我当兵的时候,头一次见面,先纳个投名状,然后……,”石鑫听了赶紧打断说:“你拉倒吧,”却见石磊晃了晃手,示意她不要插嘴。
  李沧海笑着问:“什么叫投名状?”又见陆海川神秘的笑而不语,便知道这背后肯定有什么含义。
  石磊也不解释,依旧举着杯子说:“这样吧,你是兄弟,我陪你,免得将来老陆说我欺生,”说到这,石磊便张开嘴,把那一满杯五粮液一饮而尽。
  李沧海眼看着石磊面不改色的把杯子里的酒喝光,心中越发的叫起了苦,可事到如今,自己也不能认怂了,否则倒真的让陆海川看不起了,想到这,李沧海深吸了口气,也端起酒杯把那二两多白酒一口干了,可他毕竟没这么喝过酒,喝完了便感觉酒劲上涌,胃里仿佛翻江倒海一般不住的翻腾,用力调整了好几次呼吸才把那股劲生生的压了下去。
  石磊见李沧海真的把酒干了,连忙鼓掌叫好,说完又用力拍了拍李沧海的肩膀,笑着说:“不错不错,沧海兄弟也是性情中人,我喜欢。”
  陆海川一直微笑着看着李沧海,却没有发表任何言论,这让李沧海感到很不自在,总觉得自己的一切都被他看的通透,心里很是没底。
  整顿饭,李沧海都是如坐针毡,四个人喝了三瓶五粮液,这中间,石磊喝的最多,李沧海次之,而陆海川几乎是一杯看到底,还没有石鑫喝的多,可看四个人的状态,却只有李沧海最为狼狈,一会儿管陆海川叫叔,一会儿管石磊的叫哥,扭回头再看陆海川却不小心叫成了哥,把石鑫逗得哈哈大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