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32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姝媛娇嗔的说:“哼,这么好的事,她都不告诉我这个妹妹,我看她跟你比跟我还亲呢。”
  李姝娟从话筒里听到妹妹的玩笑,在旁边抢着说:“你个死丫头,别瞎说。”
  李姝媛听了在那边哈哈的笑了起来,又说明天把包选好了给送过来,这才挂了电话。

  李沧海把手机放到一边,准备穿衣服回家,谁知裤子刚提到膝盖,便听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拿过来一看却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便扔到一边没接,谁知那铃声极为执着,直到李沧海把衬衣都穿好依然在响。无奈之下,李沧海便再次拿起手机准备接通,没想到拿要点接通键,对方又挂断了。李沧海疑惑的看了看那个陌生的号码,确定没有任何印象,便把手机揣进兜里和李姝娟道别。
  俩人依依不舍的又站住门口抱了一会儿,李姝娟主动拍了拍李沧海的肩膀说:“好了,回去吧,路上注意安全。”
  李沧海点了点头,又在李姝娟额头上吻了一下,这才推门出来,下楼时又听到短信声,拿出来一看却只有四个字:“沧海,是我!”
  李沧海看了短信,心中越发的疑惑,想不出这个陌生号码到底是谁,这么晚了会给自己打电话,可既然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并且叫的这么亲切,显然是熟人了,想到这,李沧海还是拨了回去。
  电话刚一接通,李沧海便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正是沈睿。

  沈睿竟然回国了!
  这一点李沧海着实没想到,他本以为这个女人就此从人间蒸发了,到一个世人找不到的天涯海角,把她曾经的龌龊和罪恶全部都从人生经历中抹去,重新换一张面孔,开始一段新的生活,那或许是很多人所期待的,可现如今,她为什么要回来呢?
  “来看看你呀!”沈睿热情的回答,那口气真挚的让人感动。
  可李沧海却早已不是那么容易感动的人了,他笑着说:“是吗?那太谢谢您了,难得姐姐出去这么久还想着我这个弟弟呀。”
  俩人在电话里寒暄了十来分钟,沈睿终于严肃的说:“沧海,我想见见你,你什么时候方便?”
  李沧海听沈睿说的真切,知道她一定是有事和自己商量,便也严肃的说:“明天吧,今天太晚了,我明天过去,你今晚住哪?御龙的钥匙你还有吗?”
  沈睿笑着说:“早就没了,没事,我已经找好酒店了,安顿好就出来买电话卡给你打的电话,你要是明天方便,我们见面再说吧。”

  李沧海说:“好,那你自己注意安全,实在不行我安排人陪陪你?”
  沈睿笑着说:“不用,我一个老太婆了,还能有什么不安全的。”
  挂了电话,李沧海却没着急发动车子,而是靠在座椅上发起呆来,他不明白,沈睿当初那么坚定的辞掉了公职出国,为何现在又要回来?来看望故人的说辞,显然是客套了,不论是精神还是肉体,李沧海的魅力都不足以让沈睿大老远的从国外飞回来春宵一度,李沧海再傻也不至于相信她这样的客套话的。
  一直到家,李沧海也没想明白沈睿到底什么意思,既然她要明天要见面谈,那索性就见面再说吧,想到这,李沧海便把车钥匙挂到门边儿,悄悄的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澡。
  索菲娅在卧室里听到门响,知道是李沧海回来,便套上睡衣出来找他,见他进了卫生间便开门跟了进来。
  李沧海正在脱衣服准备洗澡,却突然听到卫生间的门被打开,着实吓了一跳,问道:“干嘛你?洗澡还要偷看?”
  索菲娅默默的过来抱住李沧海,笑着说:“切,你身上那几个零件我了如指掌,谁稀罕看?再说我有证,用得着偷看吗?”
  李沧海晚上才和李姝娟亲热完,生怕身上留有她的气味被索菲娅发现,连忙挣脱她的怀抱把她往外推,一边推一边笑着说:“小娘子别着急,等大爷洗干净了再来临幸你,你就去床上等着吧。”
  索菲娅听了很是高兴,指着李沧海的鼻子坏笑着说:“真的?不许耍赖哦。”
  李沧海急于脱身,哪顾得别的,连忙说:“必须的,放心吧,保证让你爽的死去活来,跪地求饶。”
  索菲娅笑着打了李沧海一巴掌,骂道:“德性,你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那你赶紧洗吧,”可话说完了,却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倚着门框继续和李沧海聊天。
  李沧海见她不走,也不好再说,只好继续脱衣服洗澡。

  过了会儿,索菲娅笑着说:“对了,我爸说今天看见你上电视了。”
  李沧海知道她说的是座谈会的事,笑着说:“是吗?你没看?”
  索菲娅不屑的说,切,我才不看新闻呢,也就我爸,能把中央到省市的新闻看个遍。
  李沧海笑着说:“咋样,老爷子这回高兴了吧?”
  “嗯,高兴了,还专门给我打电话说呢,唉你什么意思?我爸啥时候不高兴了?”

  李沧海笑而不答,拿过毛巾擦干身体便一把抱起索菲娅,笑着说:“他不高兴也没用了,生米煮成熟饭了。”
  索菲娅也笑着说:“可劲儿煮,最好煮成稀饭,”说完便和李沧海猛烈的吻在一起。
  第二天,李沧海如约来到省城,由于是见沈睿,他并没有叫林硕过来开车,而是自己悄悄的来到酒店。
  沈睿已经吃过早饭,正躺在床上看电视,把李沧海迎进房间便再次钻到被子里,好像并没有要起身谈事儿的意思。
  李沧海见状,笑着说:“收拾行李,退房吧?”
  沈睿疑惑的问:“退房干什么?”
  李沧海笑着说:“回御龙那边啊,你要提前告诉我,我就去接你了,何必自己找酒店住?”
  沈睿听了心里很是舒服,却依旧没有起身的意思,而是张开双臂要李沧海抱抱。李沧海只好走过来俯身下去把她抱在怀里,没想到沈睿一用力,俩人便滚落在床上了。
  李沧海昨晚双线作战,消耗了很大的精力,今早又开了两个多小时车,再要提枪上马,确实有些力不从心,只好借机打岔,笑着问:“你不是说有事要说吗?”
  沈睿放开李沧海,叹了口气说:“我离婚了。”
  李沧海听完吃了一惊,问道:“为什么?当初你俩不是挺有默契的,怎么最后还是走了这一步?”

  沈睿苦笑着说:“他还要进步,偏偏有对手盯上我的身份,他怕这对他有不利影响,给我两条路选,要么回来,要么离婚,我选了后者。”
  李沧海哦了一声,却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
  沈睿长出了一口气说:“离了也好,名存实亡的婚姻,留给我的只是枷锁,却没有幸福,不过这不是关键,我回来是想找点事儿做,想来想去,我能依靠的人,也只有你了。”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也好,你的人脉就是最大的优势,这笔资源不加以利用是很可惜的。”

  沈睿听李沧海这么说,很是高兴,笑着说:“我就知道找你没错,是这样,我想注册一家公司,用BOT的模式投资做民生工程,比如早餐、书包摊点的建设和连锁加盟等等。”
  李沧海听了很是疑惑,问道:“早餐和报刊亭能有什么利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