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日面对白皙丰满的女领导,有贼心没贼胆,实在是煎熬》
第318节

作者: 幸福村小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万芳见吕涛和张雯雅都还站着,便招呼吕涛坐了,又笑着看了看张雯雅问:“这位是?”
  李沧海笑着说:“这位是谁,您别问我,还是问问吕涛吧。”
  万芳疑惑的看着吕涛,只见他连忙起身陪着笑脸说:“领导,这是我爱人张雯雅,一直在李总手下做事。”
  万芳恍然大悟,笑着说:“哦,我知道了,当初看你简历的时候我就发现她和沧海一个单位,还跟沧海问起过你呢。”
  李沧海听万芳这一席话,心里很是受用,再偷偷去看吕涛,果然是一副虔诚地表情,想必他再次意识到万芳和自己的关系不一般了,如此,这顿饭的目的就算达到了。

  万芳招呼张雯雅坐了,又笑着说:“既然是小吕的爱人,就是一家人了,大家都别客气了。”
  李沧海笑着对吕涛说:“吕哥,我想把雯雅挖过来给我当总经理,你不会有意见吧?”
  吕涛听李沧海如此提携妻子张雯雅,很是感激,连忙说:“不会不会,您太客气了。”
  万芳听李沧海这话,扭头问他:“怎么?你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开始做生意了?”
  李沧海笑着说:“瞧您说的,我总得干点啥嘛,不能坐吃山空啊。”
  万芳听了也点了点头说:“也是,怎么,你想好了没?打算干点什么?对了,你可要为咱们市的发展贡献力量啊。”
  李沧海点了点头说:“我现在只是有个初步的想法,想做汽车销售,不过现在还只是规划中,而且手续和土地还没准备好。”

  万芳听了来了兴致,索性放下筷子说:“你需要土地,老开发区那边很多啊,我听说那边荒废了有段时间了,要是借着什么项目带动一下,能发展起来,也算是做了一件好事。”
  李沧海听了连忙摇头说:“您可别逗了,那边连人都没有,我把汽车城开到那边,车卖给谁去呀?”
  万芳听李沧海说起汽车城,预感到他运作的很可能是一个比较大的项目,如果真的能搞起来,也是一件好事,况且自己刚刚上台,也需要政绩来填补空白,要是李沧海真的有那么大的能量,对自己仕途绝对会有很大的帮助。
  想到这,万芳便又耐心的做李沧海的工作:“你呀,事在人为嘛,现在市里对招商引资的政策扶植力度更大了,老开发区的复兴迟早要提上日程,现在那边土地便宜,你要是不下手,早晚后悔。”

  李沧海见万芳把话说到这份上,再拒绝就驳她面子了,况且,他内心里早就惦记上那边的土地了,刚才听万芳说老开发区复兴,他也意识到下手必须要趁早,便笑着说:“既然姐姐说话了,我就是为了支持您,也得好好考虑一下。”
  万芳摆了摆手说:“你呀,支持我是小事,支持咱们市的发展才是大事,带动经济发展,又能解决一大批老百姓的就业问题,你自己还能把钱赚了,这不是一箭三雕的大好事吗?”
  李沧海笑着点了点头说:“好,正好雯雅也在这呢,咱们回去好好研究一下,来来,咱们先吃饭,”说完便给万芳夹菜,闭口不提投资的事了。
  吃过饭,吕涛还要送万芳,却被李沧海拦下了。

  李沧海笑着说:“你跟雯雅回家吧,我送芳姐就行了。”
  吕涛看了看万芳,见她没有反对,便笑着点了点头说“好,”说完便带着张雯雅先走了。
  目送着张雯雅两口子离开,李沧海便带着万芳钻进了自己的奥迪车,一路直奔尚品轩而来。
  俩人一前一后上了楼,刚一进门,李沧海便一把抱住了万芳。
  万芳笑着说:“看你那点出息,着什么急。”

  李沧海笑着说:“想姐姐了,能不急吗?”
  万芳听了很是受用,也热烈的回应着李沧海的吻。俩人很快便滚落在床上,仿佛是久别重逢的情侣一般。万芳自从下来挂职,便很少回京,而她独自一人,身居官场,在各方面都是谨小慎微,而生理需求,自然就被压缩了许多。可她毕竟是一个久历甘泽的成熟的女人,说不想,是不可能的,只是在这里,她能信任的只有李沧海了,至于其他人,她实在是不敢轻易交心,更何况交身呢。
  完事后,万芳小鸟依人的枕在李沧海的臂弯里,一边抚摸着他的胸膛一边说:“其实早就想找你,可工作实在是太忙了,偶尔不忙时,又矛盾,怕你不方便,也怕别人发现,没想到一晃过去了这么久。”
  李沧海用脸颊磨蹭着万芳的头发,嗯了一声,也附和着说:“我理解,其实我也想找你,可姐姐现在不同以前了,工作忙,还得注意影响,现在盯着你的人肯定也多了,万一被别人发现影响了前程,得不偿失。”

  万芳听李沧海这么说,很是欣慰,知道他是个识大体,顾大局的人,暗喜自己没看错人,又想起酒桌上的话,便支起头,侧着身子看着他说:“哎,你真想做汽车城的项目?你要是真做,最好是放到老开发区那边,我刚上来,没什么政绩,想在老开发区复兴上做做文章。”
  李沧海见万芳如此坦诚,便笑着说:“当然,而且我早就看好老开发区的土地了,只是今天吕涛他们两口子在,我不想给别人留下你照顾我的印象,那样会给你带来负面影响的。”
  万芳这才恍然大悟,笑着说:“你小子,这脑子里都是什么东西?天天的都想的什么?”说到这,她戳了戳李沧海的脑门,又说:“那个张雯雅是你的部下你都信不过?真不知道你还能信得过谁。”
  李沧海一把攥住万芳的手说:“我最信任的,只有你了。”
  万芳听了,觉得李沧海此言不实,可内心里却很是受用,也不去和他分辨,又仰面躺下说:“沧海,你知道我为什么能提上来吗?”
  李沧海知道万芳不是真的问自己,便把手抚摸在她的胸前,默默的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万芳自然的抬手扶住李沧海的手,接着说道:“是因为上一任受贿被带走了,书记觉得我是个女人,更容易摆布,所以我可能短期内没法有什么作为,还有,我不能走上一任的老路,其实对别人,我倒不担心,我最怕的是你,很多事情上,姐姐可能帮不上你,你不会怪我吧?”
  李沧海听了心中一惊,心想难道老开发区土地的事她会反对?如果真的那样,自己的计划岂不是要泡汤?想到这儿,李沧海有些走神儿,连万芳的话都忘了回。
  万芳见李沧海发呆,便又转过身来,抱住他问道:“想什么呢?”
  李沧海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连忙笑着说:“没什么,放心吧,我不会让姐姐为难的。”
  万芳见李沧海如此通情达理,内心里反而觉得愧对于他了,想到俩人通过沈睿相识以来,这李沧海真是不求回报的在帮自己,若一味索取,恐怕这关系也很难长久,只是自己刚刚主政一方,此时若为他谋私利,恐怕会影响自己的仕途,可若不帮他,又担心自己有事时,他不愿出手。万芳想着这些,纠结的情绪便蔓延开来,只顾着看着天花板发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