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厂长的隐秘生活》
第504节

作者: 猪大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石磊一听,顿时也来劲了,叫道:“这么快吗?这样的电池市场应该不算太大吧,现在推出去,会不会根本就没人过问呢?”
  石磊这人现在的疑心病比较重,上过一次当之后,对谁都抱着防备的心理。
  说真的,他不是太把方长当回事,像他这种搞研究的人最反感的恰恰就是商人,因为商人在他的眼里是浮躁的,更看重的是直接利益,而不是未来的影响力和长远的意义。
  所以石磊的这番话不是他对产品没信心,而是不喜欢这么快就用于商业化,就感觉像孵蛋的鸡一样,宝贝着蛋的同时,又赶紧有个结果。所以石磊的心情就有些复杂。说白了,就是不想让商人染指他的作品。
  方长并不想跟他废话,当着他的面给的袁伟打了个电话,接通后,说道:“老袁啊,南博会不是要开了吗,给我弄两张参展证行不?”
  “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啊,你报一下公司名字,我马上让人去弄!”
  方长淡淡一笑道:“方文动力科技和巨石新能源公司。”
  “没问题,我一会儿就安排下去!”
  听到袁伟这话之后,方长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然后冲在场的人说道:“巨石的新型锂电和快充技术都会一同参展,这一部份你们要尽快准备,新型锂电的载体就用无人机,因为我还有一套技术需要对外展示,这两天就辛苦你们一些了。”
  石磊等人没想到方长的手腕已经强到了这种地步,一个电话就能把这么多问题给处理好,对他也是阵暗地里的佩服。冉露心颤颤地望着方长,那种倾心的感觉真是无法控制。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大家也就只得硬着头上了。石磊妥协了,他的一系列研究都需要通过金钱来衡量价值,这就是现实,轮不到他拒绝。
  方长交待了一番后,冉露也没有浪费时间,留在实验室里,趁着这会儿工夫赶紧把工作安排下去。她自己就得成为参展策划,任务同样的繁重。
  方长离开实验室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给文静打了个电话过去,她在外面应酬呢,一听声音,感觉非常不好。

  所以方长直接赶到醉香居,刚一停好车就看到文静脸色难看地在大门外抽烟,要知道方长认识文静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见过她这么为难的样子。
  “静姐,怎么了?”
  “你来了!”文静看着方长的目光中带着委屈,挤出一丝笑容来说道:“不是让你我家等我吗,你怎么过来啦!”
  方长顺势搂在文静的腰上,笑道:“我不是知道你有麻烦吗,这才急着赶过来了。怎么样,里面发生什么事了。”

  “别提了,提着就上火!”文静挤在方长的怀里,轻轻地嘤咛了一声,这股男人的味道与温度让她一下子变得踏实,刚才的乏力与无助全都消失了一样。
  其实说起来,这麻烦还是方长扔给文静的。
  前阵子三机厂得到二十台医用3D打印机的订单,方长让文静代理,可是在和海欧丝的谈判过程,却变得异常的困难。这已经是文静第四次跟他们坐在一张桌子上,每次付了天价招待费不说,那几个狗东西还想动手动脚的占便宜,这就让文静有些不高兴了。
  听了这些事,方长怜惜地摸了摸文静的脸。文静心中一颤,她可比方长大了不少,不过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让她觉得自己被方长怜爱着,这种感觉让她变得贪婪,让她有种小鸟依人的感觉。
  一阵沉迷过后,文静突然从方长的怀里抽身出来,搂着方长的脖子,狠狠地在他的嘴上亲了一口,红着脸道:“等我去把他们给解决了,晚上好好陪姐,姐这两天有些流口水!”
  “别急啊,要解决的话,早就解决了,还是让我来吧,省得跟他们费劲!”说着,方长就冲文静昂昂头道:“走吧,我也想看看这帮什么东西!”
  方长一把将文静那细嫩的手牵着,去到了醉香居的包间当中。
  十六人座的大圆桌前只坐了六个人,而里面的这几个醉薰薰的男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座位,拉着离他们本来很远的妹子喝酒,那动手动脚的样子看起来很自然,完全不管人家的反应跟态度。

  这时,其中一个男人正在抽烟,先看到文静进来了,再看到方长牵着文静的手,顿时脸一黑,冷笑道:“文总,出去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自罚三杯啊。”
  一听这话,另一个男子扭头一看是这场面,马上跟上那男人的节奏道:“三杯哪里够啊,必须把这一瓶给喝了!”
  砰地一声,一瓶飞天跺在了桌面上,旁边另一个男子起哄道:“就是,要做成这笔生意就得有诚意啊,没诚意谁跟你做这笔生意啊?”
  文静一看这阵仗就知道,他们这是看自己带了个男人过来,有以挑事啊。
  于是文静马上陪上笑脸道:“方长,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海欧丝医疗器械公司南方分部市场总监雷鸣,雷总,这是我的朋友方长!”
  “我管他方长,还是方短的,文静,这酒你喝不喝,要是喝不下就让这黑子喝,他不就是你用来挡酒的吗?”

  那个叫雷灵的人还没开口,他的手下倒是忍不住了,提着一瓶飞天,杵在方长的面前,指手画脚,那态度嚣张到了极点。
  看到这一幕时,文静的火一下子就上来了,往前一站的时候,被方长一下子给拉了回去。
  这时,方长站了出来从那男子的手里接过酒瓶,一把就净按回到座位上,拧开瓶盖,看着的雷鸣,一边笑一边往他手下的头上倒酒,一直倒,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卧草!”雷鸣的手下刚要反抗的时候,肩上传来一股钻心剧痛,别说反抗,连叫救命的力气都没有了,满脸痛苦,任由那酒水从头上淋了下来。

  直到一瓶酒倒完时,方长才把瓶子往桌上一放,淡淡道:“饭钱是别人给的,酒钱也是别人给的,你有什么资格慷他人之慨啊,草尼玛的!”
  一句话,喷得在场那三个煞比愣是没有一点脾气。
  方长今天的脾气已经算好了,请他们喝了一瓶飞天,没让他们吃瓶子。按他以前的性,进来之前就先把朱集他们招呼过来,保证让这几个煞比爽到极点。
  不过站在商人的立场上,不要轻易撕破脸,这是底限。所以方长还保留着这个底限,给他们留着脸呢。
  “朋友,过份了吧,酒桌上谈生意,这是规矩,喝个酒找图个乐,怎么还就动上了手了呢?”
  雷鸣一脸铁青地看着方长,怨气难消。

  要知道雷鸣这些年混迹医疗器械界,从原来被医院各大办公室往外赶的代表,一直混到今天南方分部的总监,各大医院的领导争相接待,他什么样的人特没见过啊?偏偏是今天晚上在阴沟里翻了船,而且在方长的面前,他还真是一点脾气都不敢撒,因为方长此时的气势实在是太吓人了,雷鸣多看他几眼就有点心惊胆颤,说起话来一点底气都没有。
  听到他的话,方长哼了一声道:“说我动手人?你一定不知道我动手时是什么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