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古眼:拥有一双看透世间一切赝品的眼睛后》
第1325节

作者: 金元宝本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祖宗尸骨未寒,011、叶布依还有长缨彭方明都偏向夏玉周接掌老祖宗的班,这样的结果最为平稳……夏玉周的希望非常大。”
  “周皓的潜力更不容忽视……他这些年拿到的军功章都能装满一个屋子……”
  “金锋只能算是一一匹黑马。他资历太浅,行事乖张。远不及周皓稳重,更不及夏玉周占尽的天时地利人和。”

  “我们要送他上位,难度真的很大。”
  曾子墨双手握住自己最好闺蜜的素手,微笑说道:“你看你,你还说不关心他。”
  王晓歆顿时沉下脸,满是寒霜。
  曾子墨神色肃穆而温柔,心平气和却又云淡风轻的说道:“爷爷明天会过来。”
  “三天后,大决战。”
  “没有爷爷办不成的事。”
  王晓歆面露一抹从未有过的惊喜,却又一下子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马上调整了姿态。
  曾子墨静静的靠着王晓歆的胳膊,握住王晓歆的手五指扣紧,低低说道:“歆歆。谢谢你关心他,爱护他。”
  “我们……一起陪他吧。”
  听到这话,王晓歆浑身剧震,一时间径自懵了,脑海一片空白。

  随着白昼的降临,神州活化石夏鼎陨落仙逝的消息传遍全国,全大洲,全世界。
  一时间,举世哀痛。
  吊唁慰问如雪片般从全世界各地飞来,互联网上每一个新媒体毫无例外的开辟了吊唁专区,深切缅怀这一位不世出的大宗师。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boss巴巴腾为此发表了专题讲话,沉痛悼念夏鼎、这一位为人类考古事业做出不可磨灭贡献的英杰。

  全世界各个王国公国和组织机构纷纷派遣专使过来出席夏鼎追悼会。
  二环内的亲王府每天车流滚滚,人潮汹涌,那是全世界各国的神州血脉们自发的赶来面见老祖宗最后一面。
  国内的无数豪门贵胄,大佬贵胄也推掉了所有的应酬在第一时间赶到亲王府,亲自悼念老祖宗。
  整个一个亲王府附近四条街全部交通管制,送的花圈花篮每天的数量高达数千个。

  天都城,万人空巷。
  每一个人神州血脉和同胞,不管贫穷或是富贵,无论是高高在上还是市井草民,都规矩的排队进入亲王府与夏鼎做最后的告别。
  一个人在生前有多风光,并不能说明什么。
  在死后,能得到亿万同胞的首肯和礼遇,这就是夏鼎在人们心中的地位。
  他的一生,本就是个传奇。
  他为神州立下的功劳,三天三夜都说不清。
  功标青史!
  光是那治丧委员会成员都高达数百人,足见夏鼎在每个人心目中的位置。
  一个时代,就此终结。
  在后夏鼎时代,谁?又能扛起神州考古这面大旗,带领神州走向更大的辉煌?
  谁?又能接过夏鼎的旗帜,继往开来?
  谁?又有哪个资格?哪个份量?哪个勇气?

  谁?又担得起那份责任?
  风起云涌的时代,已经到来!
  天亮之后,刚刚睡醒的金锋就被电话叫醒,换上黑衣直奔亲王府。
  “你做师尊的扶棺人。”
  “八个之一。”
  “这是师尊跟你在古玩大会上的戏言,也算是他老人家……的遗愿吧。”
  罗挺将一分名单交在金锋手里,轻声告诉金锋。
  “昨天晚上的事不要介怀。玉周师兄也在气头上。”
  “师尊对你……很器重。”
  一向邋遢的罗挺今天穿着黑色的衬衣和西裤,头发一丝不苟,双目红肿如枣,眼眶血丝满布,声音沙哑得不像话。
  金锋平静点头:“人死为大,其他都是小事。”
  “能做他老人家的扶棺人,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夏老……他真的没有什么遗言吗?”
  罗挺静静摇头:“白彦军和叶布依全部查过,监控也看过。”

  金锋轻声说道:“罗院士,我想求你一件事。”
  “把夏老手里的……”
  罗挺听到这话,勃然变色,双目爆射出无尽怨毒和悲愤,狠狠的推了一把金锋,厉声低吼。
  “你他妈这个狗日的。连这个都不放过……我师尊他还躺在那里呀!”

  “老子眼睛瞎了,看错你个狗日的。”
  金锋凄然一笑平静说道:“你以为,我真的在乎这个?”
  罗挺呆了呆,愣了愣,猛然回过神来,一下子张大嘴,无尽骇然。
  金锋轻垂眼皮,轻声说道:“我等你。”
  “去拿吧。”

  罗挺深吸一口气,狠狠戳着金锋的胸口,呜咽说道:“神眼金,老子……老子服了你,服了……”
  “东西,被叶布依拿走了。”
  金锋轻声说了一声谢谢,低低在罗挺耳边说了两句话,转身走人。
  梵青竹陪着金锋刚走出第五进的院落,却是赢面正正撞上曾子墨跟曾元青夫妻俩。
  见到曾子墨一家三口,梵青竹微微错愕,面带笑容客气的向曾元青夫妻俩问好。
  “曾伯好,叶姨好。”
  “子墨你好。”
  曾元青夫妻俩对金锋那是一直就没有任何好脸色过的。
  当曾元青看见金锋跟梵青竹在一起的时候,更加的愤怒和不屑。
  重重冷哼一声,看也不看金锋当先走人。
  对于自己的这个未来的女婿,曾元青简直就恨金锋到了骨子里。

  第一次仲秋节,曾元青就被金锋骂得狗血喷头哑口无言,在众多宾客面前丢尽了脸面。
  第二次又在锦城西城区工地上,被金锋指着鼻子的威胁谩骂,就跟骂龟孙一般,就差没把自己骂吐血。
  第三次,第三次……
  自己竟然还被这个混蛋连推带搡,就差没摔骨折了。
  对于这个无法无天的女婿,曾元青那是相当的无奈的。

  可曾元青也只能无奈而已,因为这是老战神的命令,更是老战神的遗言。
  自己再不愿意,再不甘心,也只能憋着忍着。
  想想自己在金锋手底下受过的气,遭过的罪,曾元青就恨不得将金锋扒皮抽筋,挫骨扬灰才解心头之恨。
  老子是你老丈人呐!
  唉!!!
  曾元青的妻子、曾子墨的母亲陈佳佳鄙夷的扫了金锋一眼,又看了看的梵青竹,破天荒的没有理睬梵青竹,当先走人。
  曾子墨神色平静跟梵青竹点头见礼,柔柔凝望金锋:“有事要办?”
  “有事去趟特科,青竹那里熟。”
  曾子墨笑了起来,轻声对金锋说了句你忙你的,转头朝着梵青竹说了句谢谢。
  待到金锋和梵青竹走后,曾子墨轻然垂下美眸,心里一阵刺痛。
  自己虽然得到了金锋的承诺,但现在一没有订婚,二没有到确认关系的那一步。
  自己再大度,也觉得相当的难过。
  忽然间,曾子墨蓦然回首,轻声叫住了金锋。
  梵青竹回头一瞥,知趣的现行离开。

  金锋静静的走到曾子墨的身边:“有事?”
  看见金锋眼眸中的柔情,曾子墨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却是咬着唇强着逼着自己问出自己不愿意问出的话来。
  “昨晚……你睡得好吗?”
  金锋怔了怔,看着冰清玉洁的曾子墨,瞬间明白了曾子墨话中的意思。
  “一个人睡的,淋了雨有些着凉,没怎么睡好。”
  听了金锋的话,曾子墨双瞳深处的乌云顿时消散开来。
  这一刻,曾子墨有些意动,低着头默默整理金锋胸前佩戴的小白花,用几乎蚊子般的声音低低细语。
  “如果晚上方便的话,我,我能陪你吗?”
  “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